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一眼万年(连载)

长笛一声人倚楼 2019-01-16 03:44:33

伴随着小弟弟的如期归来,这生活总算也冒出了那么点光了,虽然还有个人被锁在监狱多日不见,不过男人心里总那么觉得,昔日的颓废已散,该重新拾回往日的自信。


在刚消磨的夜晚里,他将小儿子轻轻安放在床上,自己就干巴巴的坐在凳子上打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盹,并不是他没有想要睡觉的奢求,可那么点小床如何还能拥挤下他这个成年怪物。在太阳六七点出阳的时候,他赶忙起了起来,今天是个好天气,难得的雨季消停了,繁华的城中村里的人们,一个个都像出头的苍蝇,该出来的出来了,该藏匿的也选择不藏匿了,这是个象征幸福的天气,妙不可言。


城中村里的懒汉们选择在这一天继续着日复一日的倦怠。三三两两像蛆虫似的汇集在一起,嘴儿里磕着瓜子,那种一块钱的无味瓜子,嗑瓜子是个耐人寻味的动作,不会停止,这正是嗑瓜子的妙意,仿佛像溜了冰一般。他们点着烟,两元钱的大前门,进步的时代里,烟斗已被渐次被淘汰。他们望着男人,像望一个不明生物种一样。


“哎,你家的孩子回来啦?”他的代称就谓路人甲吧,头发打扮的很油亮,穿着白色的西装,下身也是件批发市场里捡来的涤纶裤,穿上的白皮鞋美其名曰写着意大利老人头,不过还是个批发市场里按斤称重的劣质皮鞋。


“哎,你家的女人还在牢子里吗?”路人乙吧,是个靠老婆整日帮人做保洁养活的家伙,本村的人都说他是个怪人,没有干过什么重活,四五十岁的年纪里手却如此之嫩,专好喜事丧事,颇对这些东西投巧。


“以后啊,还要好好赚钱啦!”


“哎,是啊是啊。现在养小孩子不容易啦!何况你家还有三个孩子!”


“女人也可真惨啊!”


他们一个个如丧考妣一般,专揭露别人的伤口来慰藉自身空洞的灵魂。令人发指又发不了,只能自身对此无视。男人本来对这些陌生之人毫无交流过,所以坦荡荡的走过这一片被众人包围的路口,就像个那孙大圣被虾兵蟹将们包围的时刻,他总算像个男人啦!


“嘿,这王八蛋!还不吊我们!”


待男人走后,这群人们反而生了那么点神秘的气,仿佛觉得自己被无视,找不到存在感了,又或者这就是严重侮辱了他们的人格!不过也不管啦,这样的情况,男人在将来的每一天如吃家常便饭一般。


他走出了路口,便搭上了本地24路的公交,不可挽回的走上了一条他觉得如意的路。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