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情感文学》|赵英男:追梦(小说)

情感文学期刊 2018-12-05 15:41:34


(《情感文学》17期,4月前截稿)


追梦

作者:赵英男


  刘河自小元气不足多梦。也因光怪陆离的梦境,让他朦朦胧胧觉得浑身烦恼。经历过十年寒窗的拼命挣扎,终于逃离了尘土飞扬的乡间小道,出人意外的挤入如同大小魔方交织着车水马龙的都市。根本没兴致品味灯红酒绿,就熬煎大学毕业会像没有巢穴的小鸟。万幸的是好像雷电劈开了幸福之门,他如愿签约一家大型央企。

  那天他醉了,哭得一塌糊涂。工友们眼圈也红红的,天知道他在哭什么……

  刘河还记得是几个师傅推着平板车接他们去的工区。当年正值隆冬,西北风冷硬如刀,路上他冻得浑身筛糠,抬眼望去,穷山环抱。左顾右盼,路边枯萎的小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的情绪骤然跌落,次日就卧床,高热伴着恶寒。没有诊所,甚至连一片扑热息痛都找不到。是老班长的一碗姜汤驱散了风寒。事后他在电话中和女友小可夸自己农村娃股子硬朗。

  小可原本打算与刘河一起进军父亲的私企子承父业。母亲却坚决不认这个穷小子。现实彻底击碎了他们的美梦。也许是刘河逮着天上掉下的饭碗生生砸伤了他们的情缘。

  刘河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火车汽笛长鸣,站台上小可使劲唔着嘴哭得泣不成声,刘河在列车起动的车厢内困兽般挥泪走动。

  接下来的事态可想而知,微信不断,小可不离不弃。刘河劝她早点了断,伤感是一时的,毕竟双方的生活层次有别。时间和距离会疗伤。

  谁知小可尽管美白富,但内心深处的空虚和躁动需要实实在在的填充与安抚。她更念念不忘也想重温刘河苦心积虑营造的那种令人陶醉的温馨气息。无奈,刘河只能在微信上故意有气无力地涂鸦。

  事实再明白不过,车子、票子、房子这对刘河而言样样相距甚远。况且,眼下落脚于乌鸦都冷落遗忘了的偏僻小工区,怎么安放他们的爱情。

  刘河深知自己的身份与处境,他必须和时间赛跑。尽快掌握专业技能。

  也许能混出个名堂。老班长的话让他看到一线曙光。其时恰好工区选派他先期脱产半年学习业务知识。他想争分夺秒用必备的新技能武装自己。但小可的执着搅动着他那颗受伤的心。他隐隐约约觉得现实再残酷,对小可的眷恋始终无法割舍。

  学习繁忙十分耗神。疲惫的梦魇却很是诗情画意。小可突然飞进了他的怀抱,他们紧紧地缠绵着回味那久别的甘美,在时间凝固的窄小空间天旋地转传导着灼热,久久地品味。小可由不得颤抖了,刘河下意识用双手捧起她那张瓷娃娃般细腻粉嫩的脸,零距离对视小可满眼委屈的泪水。正思寻想说点啥,忽尔感觉一阵无力的棉锤敲打着他那类似排骨的后背。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抱着小可阵阵唏嘘。

  梦醒时分泪水已印湿大片枕巾。都说梦是相反的。当天他在青工培训班以第一名的好成绩取得了上岗证并得到千元奖励。

  刘河的脸上再次绽放出金榜题名般的得意。当然小可几乎也是同步得到了喜讯。她让他买部上道点手机视屏。刘河说我给你买个惊喜吧。小可哪知道刘河正思谋着几个花钱项目。诸如他想给小可留点永久的纪念。他觉得是自己悄悄偷走了小可永远逝去的初恋;还有老家的土地也嘴馋,不吃化肥就让你赔了种子空欢喜,多孝顺的孩子;再者老班长那碗热气腾腾的姜汤治病又暖人让他记忆犹新,知书达理的刘河好早就懂得感恩。

  想来思去,他趁金价暴跌给小可选了枚造型精致的戒指。他在微信上留言:请抹去那些如饥似渴的缠缠绵绵吧。是我不配,更怕你家的万贯资产毁在我的手里。假如你哪天从天堂突然蜕变成《茶花女》中的玛格丽特,估计我们会走进神圣的婚姻殿堂。原谅我给你带来了无法赎罪的伤害。过几天你会收到一个快件,请你千万不要打开,它是用作永久珍藏的。

  临回工区,他给老班长带了几瓶高度酒。老班长是江南人,很憨厚,大辈子过着与妻儿聚少离多的单身生活,他早已喝惯了北方的烈酒,也习惯了当地早穿棉午披莎围着火炉吃西瓜的气候。可以说他整个人都归公了。也许是缘分,老班长看重刘河的文化。俩人很快签订了师徒合同。

  时光似水,转眼间刘河转正定职。恰巧迎来省级青工技能大赛。

  老班长告诉他,机会难得啊,你们年轻人不是喜欢看非常6+1和星光大道嘛。你小子要是拿了名次可就出名喽。有本事就硬拼,向幸福出发。这句时髦话刚出口,他自个乐得一阵爽朗大笑。

  刘河很有心计,他暗下决心,脱皮掉肉也要对得起老班长的厚望。工余和工友们休息的时候,刘河心事重重,老班长眼瞅着他语重心长地说,要注意身子股吆。有个健健康康的身体比什么都好。干体力活儿可得留神。有安全才有一切!懂吗?当然了《爱拼才会赢》,要不师傅给你唱唱。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创造。经过勤学苦练,再加老班长的精心点拨。刘河一路冲关。闯到最后,单位专门组成技术团封闭集训。

  高级别比赛,赛前荣誉给人带来了无限压力。刘河的精神几乎崩溃。此时此刻他多想和老班长碰碰杯喝上一盅。哪怕是说说家常。可惜手机被收交统一保管。

  刘河想,或许老班长有大赛绝招。只是信息中断他也无法知道老班长是否想着赛事。

  其实老班长那几天已回老家探亲。而刘河通过最终角逐,艰难夺魁。收获万元重奖。

  紧张又压抑的情绪喷涌而出。刘河喜得满眼泪花,首先传捷报给精心栽培他的老班长。谁知几个电话过后,刘河意外的失声痛哭起来。旁人以为他喜极而悲。仔细观察发现大事不好,刘河哭得抽抽噎噎。

  原来是老班长暴病落叶归根了。刘河怎么也想不到师傅会匆匆忙忙离开人世。明明说是请假回去探亲,难道是命运故意上演了一场悲剧!

  刘河苦思冥想后最终还得回到现实。只是比平时多了沉思。那天雨夜的梦境千奇百怪,只记得好像是在沐浴中吟诗:

  投撒流星雨,开闸现天幕;演绎万年历,无非古今戏。

  生活日趋平静。刘河反反复复怎么也抹不去老班长生前的音容笑貌。特别是夜深人静后,一种百年孤独常常袭击或笼罩着他的整个心身。他甚至在梦里哭喊到小可,或许是想让她来救救自己。苦闷的长夜他熬出一首思恋悲歌:

  梦碎沉醉在记忆不起\谁曾想\冰破意外的浮现\像一道闪电\劈开了厚重的沉淀\突现箱底珍藏的老照片\瞬间泪流满面\伸手五指不见\从此又是一万年。

  他曾试想如果有师傅和小可一起分享他的成长成果那该多好。但刘河现下不敢有过多的奢望,他正慢慢调整心态,以免工作中发生闪失。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天中午收工。只有在影视作品中可以看到的场景出现了,工区的小院停着一辆大奔,工友们以为是上级领导莅临指导检查工作。谁知小可抢先推开刘河的宿舍门,随之跟进她的父母。刘河一身工衣装扮,黑红的面颊上不经意挂了几道油污。他惊讶得手足无措,也有点语无伦次,声音颤抖着寒暄了几句。

  还是小可她爸老练。说小伙子没想到吧,是你阿姨想去草原旅游,顺路小可也想来看看你。

  整个下午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隐约像是小可她爸在劝说刘河。偶尔听得小可她妈插话,央企也就是个在册职工,咱家的私企已经做大,现在是如何做强,你还怕屈才?

  长时间的沉默,刘河依稀记得自己在思考中想说点什么但却没有。

  傍晚时分,奔驰车绝尘而去。工友们端着饭碗探听秘密,刘河笑而不答。

作 者 简 介


赵英,笔名赵英男,高级技师。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首发短篇小说《饭碗》。已创作《一起枪杀案》、《摧毁毒蘑》、《印象》等短、中、长篇小说、散文、诗歌、纪实等多体裁文学作品百余万字。作品散见于《铁马》、《草原》、《内蒙古铁道》、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杂志、报刊、知名网站、自媒体。


(《情感文学》2018年春季号出刊效果图)


投稿须知

1、《情感文学》是情感类纯文学民刊。所设栏目有:情感主打歌、情感故事林、情感絮语集、情感诗歌汇、情感私语间。主要刊发诗歌、散文、小小说、散文诗及少量书画作品。

2、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要求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3、来稿请附100字内作者简介、详细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及个人照片一张。附件形式发送至邮箱:598885825@qq.com。

4、作品入选,赠阅《情感文学》样刊一份。

5、平台打赏60%作为作者稿酬,平台推出后5-10个工作日结算(10元以内不结算),入选作者请加微信13891588562领取。 











主编 | 瀚海

《情感文学》(季刊)选稿基地

情感 | 诗意 | 远方


用情感充实文学

用文学抒写情感

识别关注“情感文学期刊”

苹果手机专用赞赏通道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