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童年,那些事

贵哥茶社 2018-08-28 07:51:28

                                          童年,就像一罐成年老酒,时间越久越醇香,小酌一口,就让人心儿也醉了。就忍不住回味或甜、或涩、或酸的往事。

我出生在70年代初,那个年代还是生产队的时代。生产队,是指中国社会主义农业经济中的一种组织形式。在国营农场中,它是劳动组织的基本单位。在农村,它是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的合作经济,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生产队的土地等生产资料,归生产队集体所有。那个年代,大家主人翁意识薄弱,出工不出力,时间混通,拿到公分就行,到了年底,生产队将收成总数÷总公分,来分粮和钱物,由于公分数字太大,收成总数少,即使公分多的分得粮食也不多,粮食基本够吃,我家人口有7个,出劳力的只有3个,我大姐当时年纪较轻,虽出工,但公分较轻,所以我家年年缺粮,母亲想办法在食物配上玉米面和红薯,还是没有填饱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的肚子,父母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每天空着半个肚子到大自然里寻找食物。


有一天,小伙伴小明神神秘秘把我拉到一个墙角,打开一个纸袋,纸包着几只烧的金黄的蜂蛹,他笑眯眯地说,快吃,可香了。我尝了一只,很香。小明说:“香不香。”见我点头,又说:“想不想还吃,如果想吃,我们到村后竹林拿吧。”“竹林上有,走走走。”我非常急切的说,见状,小明一把拉着我往村后跑去,到了村后,有许多小伙伴都在,他们见我来,都兴奋的大叫起来。“快来,快来”。“我们用土块扔蜂窝,把蜂窝打下来,团结,你就去捡蜂窝。”“好好好。”我回味那个蜂蛹的鲜美味道,满口答应了。小伙伴一起发力,土块就像子弹向竹子树梢的蜂窝冲去,终于蜂窝在激烈的炮火冲击下掉下来,小明见到,立即对我喊到:“团结,冲上去。”我就像一枝离弦的箭,冲到竹子树下,“啊,哎呦。疼”,突然,我的脸上一股像针扎一样痛。“哈哈哈,你上当了。”耳边传来小伙伴的笑声,“什么,上当了!”脑海闪过小明诡秘的笑脸,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时小伙伴围过来,赶走了蜂子,让我解一点小便,擦在被蜂子蛰的地方,过一下,痛苦有些缓解,小伙伴纷纷向我解释,让我原谅,我心里想:“还不是自己口馋,否则咋会上当呢?平时,小伙伴就是这样互相捉弄,又有啥生气的。”嘴里咕嘟说:“以后不能这样做了。”“好好好”,小伙伴们满口答应。我就原谅他们了。不过这个套路不错,我们把小脑袋聚在一起一边吃着刚才打下来的蜂蛹,一边商量下一个吃货是我们捉弄的对象。哎,下一个倒霉蛋是谁呢。这都是肚子饿惹的祸呀。


除了树上的蜂蛹和鸟蛋,地下的植物也逃不脱我们这些吃货的口,春天来了,万物苏醒,植物在春雨的滋润下,拼命的长,一些植物的嫩芽就成为我的口福之食,记得小时候,不知谁说石榴嫩芽,揉揉蘸盐吃,口味不错,我也乘着邻居家不注意,带领小伙伴偷偷采一些,揉揉蘸一点盐,迫不及待塞进嘴里,苦中带咸,口味不好,看着小伙伴吃的津津有味,我也装作很好吃的样子吃下去。石榴花,黄黄的,小伙伴说,这是黄牛肉,也可以吃,我记得吃了几个,口味不是很好,但也可以吃,不是有句俗语“肚子饿,啥都好吃。”说这句话的人,肯定与我们有相似的经历。否则,咋会说得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呢。当时,本地没有西瓜,听大人说,有一种瓜,外皮是碧绿色的,心里是红色的,咬一口清凉爽口,汁水从口中涌到心口,听着就心动,可惜没有。有一天,小东吹口哨叫我们到他家集合,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他家,他非常神秘地从厨房拿了一个圆圆的瓜,他说是西瓜,看着我们疑惑的样子,他解释道,南瓜是扁扁的,东瓜是长长的,西瓜是圆圆的,至于北瓜有没有大家都不认识,这个西瓜是他在村后地里背着生产队长偷来的,特意让大家解个馋。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信了,小东把那个瓜使劲摔在石头上,瓜立即摔成很多块,小伙伴一拥而上,拿起西瓜就啃,“呸”“呸”“呸”啥味道?这不是南瓜,还是啥瓜?小东也不知说啥好,也许是大人们骗我们吧,本来就没有西瓜,还是西瓜就是这个味道。方正从那以后就没有人提起过西瓜,直到遇到真西瓜,我心有余悸不敢下口呢!也才明白西瓜真的有,大人们没有骗我们。


阻碍我们填饱肚子欲望的人,可以说是生产队长了,记得当时的生产队长是一个大胡子,不拘言笑,被我们称为“活阎王”对我们这群饿鬼偷队里的东西,他从来就不心软,小到对我们脚踢手打,大到扣大人公分,所以小伙伴们都称他“活阎王”,至于村里的社员对我们这些饿的前胸贴着后背的人都是怀着宽容的态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说,我们偷生产队的食物,只要背着“活阎王”就行。当时,生产队有一种动物可以自由在吃蚕豆,还不怕生产队长,那就是耕地的牛,牛料多数是玉米和蚕豆,蚕豆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好东西,因为蚕豆用火烧后,味道可香了,放在嘴里先让唾液把蚕豆浸泡,大约2、3分钟后,就可在嘴里把蚕豆皮剥掉,然后,用牙齿轻轻咬脱了皮的蚕豆,顿时一股脆香味溢满了口腔,接着慢慢咀嚼,那种滋味让人觉得天下的美味莫过如此,现在想起来,口水直流。每次发现队里要耕地,我们都比较兴奋,因为可以偷蚕豆了,生产队长有时他有事忙不过来让牛自己吃,我们就趁机跑到牛的料筐前,用手抓一大把,溜之大吉,反正牛又不会告状。与小伙伴躲到村后,找一些柴火,烧起蚕豆来,不一会儿,大家就迫不及待将裹满黑灰的蚕豆放进嘴里,大家哈哈大笑,互相指着对方的大黑嘴,哈哈哈大笑,开心极了。这种与牛抢吃的行动,不一定每次都成功,因为草料少了,牛吃不饱,耕地就没有力气,工作效率就低,生产队长偷偷观察就发现原因,每次喂牛就守着,不让我们有可乘之机,。但这也阻拦不了我们填饱肚子的行动,等生产队的队员们把蚕豆栽种到地里,我们就等到生产队的社员回家做午饭的时间,悄悄地从蚕豆种子窝里,把蚕豆挖出来,用水洗洗,就喂进嘴,这样隐蔽性比较强,“活阎王”也发现不了,等几个月后“活阎王” 才发现种子出芽率低,他怀疑种子被虫子咬坏了,第二年,他让社员用一种叫“六六粉”的杀虫剂与蚕豆搅拌均匀后,再播种,这样也吓不倒我们,社员们今天下种,当天夜里,我们就出发,把有涂有杀虫剂的蚕豆挖出来,回家用盐水浸泡一夜后,照样做蚕豆汤,现在想想,也许那时候农药质量不过关,还是上苍眷恋我们,那时,我们病也不多,吃了有农药残留的食品也没有事。至少被毒死的人就没有听说过,但肚子胀死的人到听说过,邻村一个会计的儿子乘村里利用父亲的社里的关系,混进社里的厨房,偷吃马骨头熬红豆,越吃越好吃,吃了好几碗,当天夜里红豆在胃里发酵,肚子越来越痛,最后胀死了。当时我们这群馋鬼听到这个消息,不但没有吓到,还在心里羡慕他报餐一顿,如果自己报餐一顿,死了也愿意。一句话,只要得吃,死也高兴,可以想想当时我们有多饿。


说起童年往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火烧蜻蜓的事。那时不得吃肉啊,听小伙伴说,火烧蜻蜓,口味不错,因为蜻蜓瘦肉多,火烧后蘸盐吃,很好吃,有一天,我们到田野里捉到很多蜻蜓,可以没有打火机,就让小明去找他爷爷借,小明乘爷爷不注意,偷来了打火机,我们几个躲在草堆后面用火烧起蜻蜓来,突然一阵风吹过,火苗顿时窜到草堆上,把火堆烧着了,火借风势,越烧越大,一下子就把社里的公房点着了,“失火了”“失火了”“失火了” 人群顿时大叫起来,纷纷拿起水桶,奔向公房,我们吓坏了,都说,这次玩大了,要被枪毙了。还不及回家自杀算了,我与小伙伴分手后回到自己家屋后用土埋自己,但土越来越厚时,妈妈回来了,她拖着我的耳朵,把我从土里拉出来,用木管敲打我的臀部,责问我,改不改,我说改,她才告诉我,火已灭了,社里房子烧了一间,扣了我们家50公分,把我父亲的信息已报派出所了,如果我还犯错误,就让我父亲去坐牢,当时我的确吓坏了,还多天都没有出门了,肚子也好像没有那样饿了,嘴也没有那样馋了。哎,这都是肚子饿惹的祸啊!


童年,那些事,真的与吃有关,一切娱乐和乐趣都与吃有关,邻居的枇杷、桃子、李子等水果树,从刚刚挂果到成熟,每棵树我们都去爬过,有时候还为小伙伴站岗放哨摘自己家的水果呢。因为家里的人想等水果成熟后去换钱购买粮食,不让我们摘,为了满足自己口腹之食,才会做“家贼”的,也只有只有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才知道吃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事。


在改革开放快要40年的今天,食物品种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供人们选择。特别是孩子们的食品更是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大人们在帮助孩子选择食品时,不光注重可口,更注重食品营养价值,今天的孩子怎么会知道,我们那个年代的事呢?

编辑:贵哥茶社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路人乙

           投稿发至我们的邮箱2912788790@qq.com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