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无名小卒 企业老板 绝世神医 吊丝逆袭谁与争锋

伴红尘书社 2018-07-02 15:13:17


第一章 意外

陈重提着酒菜回家了。

今天他要加班的但是却意外升职了,准备提前回家给老婆一个惊喜。

从农村出来上大学、工作,熬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同事,黄天不负苦心人,从一个沉默寡言的小职员,总算爬到了一个小部门主管的位置。这一次升职让陈重觉得像做梦一样,但也觉的这么些年的忍气吞声看人脸色都是值得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老婆马艳丽。


马艳丽是跟他在农村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长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眼,身材高挑,很多见过老婆马艳丽的同事都说漂亮。

但是陈重有个隐疾。

他小时候在老家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过,留下了一个病根。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种隐疾很难出口。陈重也去医院看过,老医生对他摇摇头,说没办法治疗,加强身体锻炼吧。这也是陈重觉得心里亏欠老婆的原因。


不过现在好了,总算盼来点好日子,多少可以给老婆马艳丽一点物质上的安慰,陈重胡乱琢磨,打开了家里的门。

窗帘拉着,房子里有点暗,平时这个点马艳丽应该已经下班了,难道还没回来吗?

陈重刚想看看是不是在厨房的时候,这时卧室里传来马艳丽的一声轻呼:“你别这样,还是不要了,我老公马上回来了。”


“哼,他今天加班,离下班还早着呢,快点来吧。”

陈重的脑袋“嗡”的一声作响,一片空白,手里的塑料袋掉在了地上!

这是他的家,卧室里那个说话的女人声不是别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马艳丽!她居然这样说自己!平时那个清纯的马艳丽到哪去了!看样子,这件事不止是一次两次了,这么肆无忌惮的给他带绿帽子!这他妈还是自己的家吗!


陈重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握紧了拳头,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马艳丽见突然有人进来了,尖叫一声,慌忙用衣服遮住光着的身子,那个男的也脱得精光,看着陈重冲进来惊慌失措。

男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秃头,挺着满是肥肠的肚皮,这张脸陈重再熟悉不过,今天就是这个人在公司宣布了他的升职决定,是公司的管理人事的副总周凯!


看清楚跟自己老婆偷情的人,陈重微微一愣。

这时候周凯居然对着陈重笑了笑,笑容包涵着一点尴尬,更多的是眼神里面的那股子戏谑和嘲笑。

而且经过短暂的惊慌,马艳丽异常平静淡然的看着陈重,就好像刚才那男盗女娼的一幕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陈重浑身颤抖的厉害,低着头紧紧的捏住了拳头,看着马艳丽说声音哽咽的说:“我平时怎么对你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马艳丽不冷不热的看了眼陈重:“你今天升职了吗?如果我不这样做,你以为像你这样的软蛋能有这样的机会吗?”


陈重低着头恍若隔世,他满心欢喜的以为这个位置是靠他多年辛苦煎熬才为之不易获得的,没想到居然是靠这种耻辱的方式获得的!!!


看着陈重低着头不说话,周凯以为是他副总的身份,让陈重心里得掂量掂量,讪讪的笑了笑:“老弟,你看你平时在公司业绩不突出,这次要不是我在暗中帮你操作,部门主管这样的实权位置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再说了,你不是身体也不行吗,你媳妇这块肥田也白白荒废了……”


没等周凯话说完,陈重怒吼一声:“荒废你麻痹!”,陈重的拳脚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周凯肥硕的身体上。

一开始周凯还想反抗,也许是陈重愤怒的缘故,陈重今天格外凶悍,将周凯揍的毫无还手之力,一拳下去,崩掉了周凯的一颗门牙,周凯满脸是血的在地上连连求饶。

但就在这时,陈重只听到头上一声玻璃碎响,一股滚烫的鲜血顺着他的眼角滴答在地上。


陈重回头看了一眼,往他头上砸碎花瓶的人,居然是马艳丽。

这一刻他的心彻底碎了。

这个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让他付出一切去爱她的女人,现在在陈重眼里变得熟悉有陌生,他很想张口问问为什么,但是无力感又让他如鲠在喉。


视线也开始模糊,不知道是血还是眼泪,陈重没有管头上留着血的伤口,站起来,狠狠的一脚踢在了周凯的子孙根上,听到周凯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陈重满意的冷血的笑了笑,没有再看马艳丽一眼,随着模糊的视线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家门,这个大房子是租来的,只为了马艳丽的虚荣心,现在这里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值得他留恋了。


漫无目的的乱走,陈重眼前一黑晕倒在路上。

等他醒来,躺在一条马路中央,两边的车辆呼啸而过。

路过的行人看着满头污血的陈重,纷纷绕道而行,没有一点同情。

陈重咧着嘴难看的笑了笑,世态炎凉,就在今天,他失去了一切拥有的,活下去还能干什么呢?


想着,陈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飞驰而过刺眼的车灯,他现在只要轻轻的这么往前一跳,就让自己悲惨的生命这样结束吧。

就在陈重下定决心要自杀的时候,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陈重拿起手机的那一刻还没有死心,这个电话会是马艳丽打来的吗?


陈重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掏出了手机,他甚至能希望马艳丽能够回心转意,他爱马艳丽的程度,甚至让他愿意忍受这种屈辱,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和马艳丽重新开始。

但让他失望的是,不是马艳丽,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应该是他在世上接的最后一个电话了吧,陈重绝望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崽啊,是你吗?”

第二章 回村

“崽啊,你快点回来一趟吧,你娘……你娘她……”说着,电话那头陈重的老爹带着哭腔。

“俺娘她咋了?”陈重心头一震。

“你娘她不行了!……你快点回来吧!”

他爹是用村部的电话打的,很快就挂断了,陈重重重拍了拍脑袋,他懊恼自己就是个傻x!

他失去了马艳丽,但是他还有爹娘,家里就他这么个独子,爹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这么大,他为了个贱女人就连命都不要了?

想到这里,陈重取出卡上仅有的几千块现金,连夜坐车往老家赶。

陈重的老家桃花村,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坐完火车倒长途汽车,还有坐一段村里乡亲的拖拉机颠簸好远的路才能到,原因都是因为桃花村前有一条长宽的河。

河水有近两百多米宽,水深的地方连自小在这里游泳的陈重也不知道有多深。所以回村里就两条路,一条渡河,一条绕更远的路从河水浅的地方坐拖拉机回去。

陈重站在河水面前的时候,心里感慨万千,他十来年前去上大学的时候,就是爹娘在河那头送他坐小船上大学的,现在他身无长物两手空空的又回来了。

这里只有一个摆渡的人,是驼背的周家老三。

周家老三今天病了,是他的媳妇翠柳嫂划船。翠柳嫂看到陈重憨厚的笑了笑,说:“重儿啊,回来了啊?”

“恩,回家来看看。”陈重答应一声。

翠柳嫂笑了笑,唇红齿白的别提多好看了。

翠柳今年已经三十多了,但年轻的时候也是十里八村的大美人,眼睛水汪汪的,不知道驼背周老三哪来的福气,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的。

翠柳张口要和陈重唠唠家常。但是陈重家里老娘病着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心急催着翠柳快点划船。

桃花村村民多数都是熟人,一听陈重回来是探病的,翠柳也不含糊,往手上啐了口唾沫,就卖力的往村子的方向划。

谁想到划到一半,不知道又从哪里刮来一阵妖风,船在河心里打起转来,摇摇晃晃,陈重一个重心不稳,一头扎进了河水里。

刚入春,河里的水冰凉刺骨,慌忙之后,陈重想仗着自己熟悉水性游回船上,但是不知道砸回事,腿肚子抽筋,慢慢往河底沉了过去。

陈重心说这下坏了,这河底中央谁也不知道又多深,水面上的声音也听不到,估计翠柳都急坏了,他越慌忙,这一口气劲也就散了,呛了一大口水整个人泡在昏暗的河底里意识开始昏迷。

难道自己就这样死了?

陈重手忙脚乱想在河底抓个能使上劲的东西,慌忙之间手捡到了一根碧绿色,似石非石,似玉非玉,一尺来长的东西,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东西就像活了的虫子一样,化为一股暖流一下钻进了陈重的身体里。

陈重一口气没使上来了,昏迷在河水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苏醒了,睁开眼看了一眼,翠柳正抱着他,嘴正对着他的嘴吹气。

陈重有点不好意思,推了推翠柳:“嫂,我醒了。”

翠柳见陈重已经醒了,脸色一红,连忙擦了擦嘴上的水渍:“醒了就好,刚才可是把俺吓坏了,幸亏俺会水性,把你救上来了……”

翠柳很担心。

是翠柳给他做人工呼吸,他才留了一条小命,陈重脸一红说:“那啥,嫂子,我没事就先回去了。”

“恩。”翠柳红着脸点了点头。

回到家,陈重他娘的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是血压高,静养两天就好了。

眼看到六月份了,农民靠地吃饭,地不能没人管,第二天,陈重让他爹在家照顾老娘,自己一个人扛着锄头去了地里。

村里大部分的壮劳力都像陈重一样出去打工了,下地的都是家里留下的女的。

几个熟悉的女人笑着和陈重打了招呼:“重啊,回来了?”

“恩,回来了。”

熟悉的环境,让陈重感到放松,正在地里干活,不远处传来两个女人嘀咕的声音。

“你看那是老陈家的儿子,咋突然回来了。”一个穿着碎花衣裳的女人嚼着舌根子。

这个女人三十岁出头,声音大,站在村尾说话,村头都能听到,说话也没辙没拦,村里人都叫她刘辣子。

另外一个说:“哼,这是被俺闺女踹了,没地方住,只好回来了。”

“咋回事?”

“他那家伙事儿不行,还算是个男人吗,俺闺女打电话,说找了个大公司的经理,比他有钱多了!”

陈重心里一凉,说话的是马艳丽的娘,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她就知道了。

看到陈重冰凉的眼神看着自己,马艳丽的娘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转身走了。

刘辣子反而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她家的地临近陈重家的地,就撅着身子在陈重身后干活。

感觉到刘辣子在身后边,陈重回头一撇,看了一会

谁知道刘辣子站起身来,用手背抹了抹脸颊上的汗珠,笑盈盈的说:“大学生,看的爽不?”

陈重脸一红,但知道村里这些小媳妇和大婶子能开玩笑,也不含糊:“俺看的爽,就是太远了,没看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刘辣子故意挺了挺,大咧咧的笑话他:“你当婶子不知道,你是因为身体不行,要不马家姑娘也不会把你踹了。”

话说到这份上,陈重脸颊发烫,那种羞耻感又涌上心头,低着头看着坐着的田地,但是这么一看不要紧,自己身体发生了变化。

这是咋回事?从来没见这么精神过。

第三章 治疗中暑

这事,弄的陈重挺不好意思的。

刘辣子声音这么大,弄的周围的小媳妇都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陈重正准备跑到田地边远处的小树林里检查一下异常,这时不知道怎么了,刘辣子闷哼一声,栽倒在田埂上。

“辣子,你咋了?”陈重扔下锄头跑过去问。

刘辣子意识昏迷哼哼唧唧的也说不清楚。


见她面色赤红,浑身大汗把衣裳都湿透了,陈重用手摸了摸刘辣子的脉搏,是虚脉,呼吸弱,陈重可以肯定,这是中暑缺水导致的。

陈重上大学的时候是一所医学院的学生,原本毕业后是要进大医院当医生的,前途肯定一片光明。


谁知道分配工作的时候,被学校主任的亲戚顶了名额,为了留在城市打拼,不得已进了那家医药公司做销售,如果这件事不发生,恐怕陈重现在的命运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陈重叹了口气,还是救人要紧,背着刘辣子放在一片通风阴凉的树荫下。

救治中暑的正常方法,是要解开病人的胸前的衣扣,让她尽快散热。


解开了两颗扣子,刘辣子没穿内衣,陈重尽量把眼睛避开,又给刘辣子灌了些凉水,用衣服兜着给她扇风。

但是刘辣子的情况并没有好转,陈重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滚烫无比,知道这是晒得时间太久,严重脱水,还好村里还有一个破旧的公家小诊所,了胜于无,去打一瓶葡萄糖也总是好的。


就是听说那个诊所这阵子好像也关门了,之前的医生嫌这里的工作条件艰苦,工资也不高,就辞职不干了。

就在这时,陈重突然觉得,他摸着刘辣子额头的手心里,似乎产生了一股暖流,正在往刘辣子的身体里流动。

这股温热的气流从陈重的脉络的四面八方涌过来,陈重有点吃惊,但是还没等他回过味来,这股暖流就消失了。


随着暖流消失,刘辣子嘤咛一声,苏醒了。

“俺刚才是咋了,好像一下晕过去了,然后一股暖流进了俺身子里,麻麻痒痒的还挺舒服,俺就醒了,到底咋回事?”刘辣子砸吧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陈重。


“恩,你刚才中暑了,喝了点水没事就好。”陈重答应一声,又摸了摸刘辣子的脉搏,见已经恢复了正常,心里琢磨他还不知道咋回事呢,不过刚才那种情况就好像某种气功一样,很神奇,刘辣子居然没有吃药没有打针就好了。

刘辣子兴奋的和几个大老娘们叽叽喳喳的走了之后,陈重又到无人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又恢复成了以往那样。


昙花一现。陈重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悻悻然的回了家。

回家,陈重的老娘已经能下床了,听儿子回来也高兴,油汪汪的鸡蛋汤,喷香的小鸡炖蘑菇,让人一看就有食欲,连下了三碗米饭。

陈重他爹一直默不吭声蹲在一边抽旱烟,院子里跟着了火似得。

“孩他爹,咋不过来吃饭?”陈重他娘问。


陈重他爹在地上磕了磕烟灰,愁眉苦脸的坐下来:“崽儿啊,工作没了没事,身体不行,媳妇没了就难办了。俺家的地不好,俺去了几次。村长也不给换地,一年下来只能勉强糊口,要不然还能存点钱给你在邻村再取一门媳妇。”

没想到他家伙事不行的事,这么快就传遍了,连陈重他自己老爹也知道了。


陈重恨马艳丽,恨马艳丽的娘,还恨大嘴巴的刘辣子,但是生他养他的老爹不管说啥,他也不能生气,知道老爹是为他以后的生活发愁,陈重心里不痛快,借口到村长家里换地,出门溜达溜达。

晚上的桃花村,月明星稀,能听到草里虫子的叫声。

陈重深一脚浅一脚在黑夜里走,心里也静下来了。


家里的那块责任田确实不如别家的,每年产量少的可怜,只勉强够老两口糊口的,辛苦一年下来,存不下钱,更别说干别的了。

不管怎么样,想让家里过上好日子,得换块好地才是正事,以前亏欠父母的太多。

陈重想着就进了村长张得财家。

张得财正一个人美滋滋的在院里喝小酒,看老脸通红,应该是没少喝。

见陈重进来,张得财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张得财有个闺女叫桃杏,是陈重初中时一起在乡里上学的同学,要模样有模样,那会还是班花,不知道为啥,还没出嫁,现在成了村里唯一的老闺女,现在在村里的小学当老师,陈重这次回来还是第一次见她。

见到老同学,桃杏挺高兴:“爹,陈重来了。”


别说,那会陈重学习好,和桃杏是同桌,两个人就有点男女方面的意思,但是那会年龄小,也始终没有说破。

张得财这才抬了抬眼皮子,故意挑了一块好肉放进嘴里吧唧:“咋,大学生回来了?找俺有啥事?”

陈重说:“张叔,是家里面分地的事,这没有一块好地,不出粮食,家里要喝西北风了……”


“唉,你是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难处啊,现在村里也没钱,谁家都想要块肥地,但是哪有那么多好地?现在能勉强糊口就不错了。”张得财喝了口小酒,不耐烦得打断了陈重的话。

陈重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心里骂道,村里没钱,别人糊口,你天天有酒有肉?


“张叔,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俺爹也来说过好几回了,你看村部能不能解决一下……”陈重忍住火气耐心的说。

“别说了。”

张得财站起来,脸红脖子粗的训斥道:“天天就这个破事,你不是大学生吗?不是挺有能耐吗?怎么在城里混不下去了?让女人踹了,还有脸跑到我这里要饭?”

有句老话说的好,叫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第四章 野地有发现

陈重压住心里的火气,他要换地也是为了父母和家里,“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张得财的鼻子说:“就问你一句,咋样才答应给俺家换块好地?”

“哼,还敢指老子,只要上面人发话,俺就可怜你!”

“好!你等着!”陈重搁下一句话,气冲冲的出门了。

但是出来被冷风一吹,陈重也冷静下来了。


他哪里认识什么上面的人,刚才也是气头上的话,陈重苦笑,回家闷头睡了一觉,又舀了两瓢凉水灌进肚子里,想到地里去看看。

路上碰到村子里几个在树下纳凉的娘们:“重啊,回来了?干啥去?”

“恩,回来了,晚上睡不着到地里看看。”

还没等陈重走远,背后的几个人就嚼起了舌根子。

“听说是被马家姑娘踹了,又回村子的。”


“咋回事?”

“说是身体不行,头上带了帽子呦……”

“看着还挺壮实的,不会吧?……”

没想到这件事情已经搞得路人皆知了,陈重紧紧的握起了拳头,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低着头假装没听到继续往田地的方向走。

走到小路上,陈重路过一片深深的苇杆荒地,听到地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


还以为是有什么野兽,陈重停下脚步细细一听,居然是两个人的喘息声。

陈重心里一乐,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慢慢拨开芦苇杆子,轻手轻脚往深处走,等能听清声音才停下细听。

“你快点,俺要回家了。”一个中年女人催促说。

“哼,咋样?厉不厉害?”男人压低声音吭哧了一句,好像更得意了。

距离还是有点远,分辨不出是村里谁的声音。


陈重拨开芦苇丛子,看了一眼,有个女人趴在地上,没注意来人了。

女人吱呀呀回头看了一眼说:“厉害,比俺家那个死鬼厉害多了。”

这一回头,陈重借着淡淡的月光看了个清楚,这女的居然是马艳丽的娘!李春花!

那个正在后面的男人,虽然背对着陈重,但从身形上看绝对不是陈重的岳父,要不两口子怎么会到这野地里乱来?


陈重心里的火一下起来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怪不得马艳丽水性杨花,原来她有这么个不要脸的老娘。

还敢在村里传闲话,说陈重身体不行被她女儿踹了?

报复的怒火涌上心头,陈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站起身想拍个照片,脚下却跑过一只慌不择路的野猫,那边的一男一女听到声音,看到陈重在这,男的提了裤子就跑,李春花的也慌乱的穿衣服。


陈重跑了过去,李春花一见是陈重腿都吓软了,妈呀一声一下坐在泥巴地里。

“呦,这谁啊?在野地里勾搭汉子?”陈重故意问。

李春花赶忙背对着陈重,慌忙把衣服扣好,两脚发软实在是跑不掉了,那个天杀的又自己跑路了,只要咬着白牙回过头来。

“重啊,是俺……”李春花见躲不过去,转过身子,声音都有点发抖。


“那个跑了的是谁?”陈重故意拿手电照着李春花的脸问,

“那是俺家汉子,你岳丈啊?”李春花脸红的都快熟透了。

陈重以前的老丈人是李春花的汉子,叫马大壮,是个屠户,人高马大,走路干活风风火火,挺憨厚的一个庄家汉子,绝对不是刚才那个矮小的身影。

这事要是让马大壮知道了,估计拿杀猪刀宰了李春花的心都有。


陈重嘿嘿一笑,哼了一声:“俺马叔?两口子能到这野地里?被人发现了跑的比兔子还快,你逗俺呢?”

李春花脸色一变,见瞒不下去了,一下给陈重跪下了,带着哭腔说:“重啊!这事你千万别说出去,说出去,俺这张老脸可在村里没法活了!”

李春花说完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李春花是陈重的岳母,马艳丽的娘。当时他娶马艳丽的时候,李春花没少刁难他,又是彩礼又是排场,弄的陈重家脱了一层皮,再加上这次,她闺女马艳丽把陈重踹了,李春花在村里嚼舌根子宣扬陈重身体不行,让陈重在桃花村头都抬不起来。

没想到这次居然也有把柄落在了陈重的手里。


陈重假意拿着手机对着狼狈不堪的李春花拍了几张照片,李春花吓得抱着陈重的腿说:“重啊,你就饶了俺这一次吧……!你要钱吗?一千块钱够不够?”

看样子李春花真是吓傻了。

一千块钱在市里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在桃花村可不少,够一家人几个月的口粮了。

说着,李春花哆哆嗦嗦的从兜里准备掏钱给陈重。


想着李春花刚才干的事,这钱指不定怎么赚来的,陈重说:“我不要。”

李春花一愣,身子瑟瑟发抖,半天才带着哭腔说:“重啊,俺好歹是你丈母娘,你可不能害俺。”

“我呸!”陈重啐了一口,这老娘们什么玩意?

陈重晃了晃手机:“我手上有证据,你要是不想让我说出去,就得交换。”


“啥条件你说,俺都能答应。”李春花慌不跌的把头点的像拨浪鼓一样。

“你在村里别乱嚼舌根子,再让我听到,这照片……”陈重扬了扬手机。

“好,俺答应你,俺以后啥也不说了,俺保证!”李春花披头散发的跑了。

回到家里时间不早了,陈重刚睡下,一阵急促的门响把他吵醒了。

“谁啊?”就听他老爹问来人。


“是俺,桃杏的娘,俺姑娘这大半夜的闹肚子,疼的在炕上直打滚呢!”是村长张得财的老婆来叫门。

“看病找卫生所医生,你到俺家来敲门干啥?”陈重老爹说。

“这不是原来卫生所的小赵医生不干了,村子里又没人会看病,重啊不是学过医吗?能不能快点给俺家闺女看看去?”桃杏的娘在门外催促。

第五章 巧治阑尾炎

虽然很想报复为难他们家的村长张得财,但毕竟桃杏没有错,她还是陈重的高中同学,陈重琢磨了一下,穿上衣服和桃杏娘回了村长家。

张得财在院子里着急的直打转,看到陈重来了,面色有点难看,“大学生,你看能不能给俺闺女看看病?”

下午张得财还骂陈重。一口一个让女人踹了的废物,现在又恬着脸来求陈重了。


陈重哼了一声,懒的搭理他,径直进了桃杏的屋子。

桃杏穿着一条小裤,露出一双修长的腿,尤其是上身,只围了一个红色肚兜。

见陈重进来了,桃杏有点不好意思,可是肚子疼的也顾不上了,脸是蜡黄色,额头上汗珠直往下淌。

看着抱着肚子满床打滚的桃杏,陈重翻了翻桃杏的眼皮,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问道:“哪疼?”


“这…这里。”桃杏虽然衣不遮体,但疼的顾不上羞涩了,指了指自己小腹一个部位。

陈重一看,她指的这个位置是阑尾,心中一惊,不会是急性阑尾炎吧?

阑尾炎不是病,但疼起来要人命。

如果患的是急性阑尾炎,必须进行手术治疗。如果没有及时手术导致阑尾穿孔,引起腹膜炎,也会死人的。

现在怎么办?


陈重一脸焦急,在房间里来回转。

张得财在旁边担心问道:“陈大夫,我女儿这是怎么了?”

“她是急性阑尾炎,不及时手术搞不好要送命的!”陈重说道。

张得财一听,慌了手脚说道:“这会送去医院开刀,先不说离这里最近的手术医院两百多公里,用拖拉机送,等到地方我闺女都疼死了!”

陈重想了想,说道:“张得财,你相信我不?”


“信!咋不信呢,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娃娃。”张得财听他这么问,楞了一下答道。他现在也是没办法,村里就陈重这么一个懂点医术的人,自己闺女的命在人家手里呢。

“好,那你出去,我有办法给她治病。不过你听到什么都别进来。”

“好,好。”张得财急忙答应两声,走了出去把门关上。


“桃杏,我这是给你治病啊,你别骂我是色狼。”陈重厚着脸皮,大手摸上桃杏的小肚子阑尾的部位。

“你要干嘛!”

桃杏疼的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看到陈重不想办法给自己医治,先探向自己的小肚子,立马瞪圆眼睛怒斥道。

“不好意思,以后再和你解释。”

陈重不管桃杏怎么挣扎,先把她按在炕头,手摸上了她的小腹。


桃杏又羞又臊,刚想用指甲狠狠掐一下登徒子陈重,这时一股暖流涌进了她的小腹。

这股暖流进入桃杏身体,似乎像是识路一般,往她身体有病患的地方盘旋二区,桃杏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次陈重也感觉出来了,他体内的那股暖流像是从筋脉里涌出的气旋一样,从他的手上进入了病人的身体。

陈重还想细细感受一下,但是发现那股暖流又消失不见了。


“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听到桃杏的声音,陈重回过神来,赶紧松开手问道。

“咦?一点都不疼了。”桃杏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阑尾也不疼了。

“好了的话,麻烦你先松开手好吗?”

桃杏回头一看,原来因为害怕指甲盖深深的掐进了陈重手背上,脸色一红,电打似的缩回了手,说道:“谢谢你了。”

“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陈重跟门外张得财交代了两声离开了。

第二天清早,陈重刚睡醒,桃杏就来了。

“早上好。”

“嗯,早上好,肚子没疼了吧?”陈重为了避免尴尬,主动问道。

“没有再疼了,谢谢你,就是早上起来肚子有点胀气。”


桃杏想起昨晚的事情,面色微红低声说道。

“哦,没事。这个是阑尾炎后遗症,注意不要受凉,我再给你点药,过两天就好了。”

陈重习惯性的打开包,这才想起来没有药了,只好尴尬一笑,说道:“回来没有买药,不好意思。不过不吃药也不会有影响。”

“哦。”桃杏答应一声,坐在凳子上,没有离开的意思。

“怎么,还有事吗?”陈重问道。


“那个……”桃杏脸色绯红,低低问道:“你能告诉我,昨晚是怎么治好我的吗?”

桃杏上过学,知道急性阑尾炎必须开刀,谁知道被陈重的手摸了一下,病就好了,她心里很奇怪。

“这…”陈重沉吟一声,笑道:“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难道见不得人啊?”桃杏白了他一眼,还挺有风情的。


陈重心中一乐,开玩笑道:“好啊,告诉你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当我女朋友,或者我当你男朋友,你可以选择一个。”

“去死吧你!孩子要上课了,我先走了。”

桃杏娇嗔一声,脸蛋发烫准备离开,好像又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陈重,你现在刚回家,有事做不?”


“我这刚回来,也没啥事,咋了?”陈重问。

“我看你还懂点医术,村里的小诊所以前的赵大夫调走了,现在村里没医生,要不你去干上一段时间,一个月还能给八百块钱呢!”桃杏说。

陈重想了想,八百块不多,但是好歹也算个正经差事,靠治病糊口不丢人,这样家里也多份收入,就点头答应下来,但是害怕村长张得财为难他。


或许是因为陈重治好了他女儿的病,张得财这次没反对,哼了一声就算答应了。

桃杏把诊所钥匙给他之后,陈重就正式上岗了,他大学的时候考过医生执照,这些年又干医药行业,知识也没有搁下。

小诊所是村上的直接领导乡镇上管理的,简单的医疗设施都有,但是唯独药品柜里就剩几瓶药了,看样子还是得找找村长张得财,看能不能申请点药钱下来。


收拾完诊所,村子人少,多数又在外面务工,也没什么病人,陈重正锁门的时候,就见昨天见过的刘辣子刘淑芬扭扭捏捏的走过来。

”淑芬婶咋了?找我有啥事?”陈重问。

“那啥……这白天人多,不好说,你晚上到瓜棚找俺,俺有事求你帮忙。”刘辣子说完就一路小跑离开了。


晚上,陈重吃完饭,看见月亮升起来了,想起刘辣子说的话,问了他爹刘辣子家地在哪,就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这会正是西瓜熟透的时节,一刀下去“咔嚓”切成两半,鲜红的瓤饱满的瓜子,一口咬下去甜丝丝的让人爽快。

陈重吃了两牙瓜,又问道:“瓜也吃了,你找我到底有啥事啊?”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