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诡异的西瓜田

离奇事件 2018-09-13 16:43:01


  自从毕业之后孙进宇就一直没有精神,他给我总体的感觉就是一点都不像美国回来的学生,因为我在美剧里看到的美国学生都是蹦蹦跳跳的,我也不好问他什么,所以他几乎每天都不说话,窝在图书馆里,直到今天早上,他才开口对我说道:“思铭,这几天我一直不舒服,很想回趟中国,但是我实在是懒得动弹,你回国的时候能帮我顺便拜访一下我的家人吗?帮我拍几张照片回来啊!”原来是想家了!还以为他和女朋友闹掰了呢!看来这八卦是听不成咯!我干笑了两声,接着打包我的行李。

  孙进宇一直把我送到了机场,一到登机口,他就从包里掏出了几百美金,让我给他家里买点东西,剩下的就算是小费,我白了他一眼,虽说表面上装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但是内心里还是对金钱毫无抵抗力的,在他的目送下,我安然无恙地上了飞机。

  飞机上的时间自然都是很无聊的,下了飞机,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来接机的姑姑推进了汽车里,一路颠簸,到家的时候差点吐了出来,跟家人寒暄完后,第二天清晨就又踏上了看孙进宇家人的路,我心说为了几十美金我何必这么拼呢?不过这也只是想想。

  到了他家门口,我不禁长叹一声,有钱人家的孩子,果然不一样!瞧这别墅,真是奢华啊……思铭!先干正事!我敲了敲自己的头,提着中国制造的美国特产,大包小包地走进了孙进宇的家门,他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家里只有爷爷和几个佣人,他的爷爷很热情,见我进来,很开心的迎了上来,大呼小叫地问孙进宇在美国的情况,我被他这么急促的一问,反而语塞,支吾了几句算是应付过去。

  他爷爷似乎也挺无聊,我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跟我扯起孙进宇小时候的事,什么捏泥人啊、跳皮筋啊,听得我一头雾水,心说一直以为这小子只会玩电脑,没想到小时候还会这么多玩意儿!聊着聊着,他爷爷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说道:“你发没发现小宇的胳膊上有一道疤?”

  我忙点头,记得之前问孙进宇那道疤的事,那小子死活都不说,看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老爷子见我有兴趣,也来了兴致,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宇小的时候可皮了,怎么打都没用,所以我就想了一招,大晚上的和他一起看瓜棚,心说这小子一定得吓个半死,这大晚上的伸手不见五指,上个厕所都提心吊胆的,不吓一顿才怪嘞!”

  说着,老爷子笑了笑,似乎陷入了以前的回忆里,过了一会,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道:那天晚上,我早早就在瓜棚里睡了,小宇在地上用西瓜籽拼着图画,没过多久也倒在地上睡着了,黑夜中的瓜田黑黝黝的,月光透过云层,清冷的光辉散落在地上,給漆黑的瓜田又添加了几分阴森,小宇睡觉从来都不老实,那天晚上,他起床起夜,我被他翻身的声音吵醒了,跟着他走了出去,他在田里上厕所,我就在田里观察看看有没有猹窜出来吃瓜。

  他尿完了突然嚷着要吃西瓜,我就让他在田里随便摘一个,我去瓜棚里找刀来切,过了一会,他抱着一个脸盆大的西瓜跑了进来,我一看就惊了,这么大的瓜是从哪摘来的?我问他,他却不回答,不过我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了他胳膊上正在向地上淌血,我赶紧给他包扎了一下,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去偷了隔壁老王的瓜!这老王是个狠角色,全村只有他的瓜田围上了铁丝网,小宇的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我看他好像已经缓过来了,就把瓜一刀劈了开来,想让他吃点瓜享受享受,结果那瓜一劈开,一股血腥味就冲了出来,我捂着鼻子,扒开了瓜皮……

  天啊!这**的还是西瓜吗?硕大的瓜皮下没有一点瓤,里面满满的都是黑色的血水,血水里还漂着黑色的长发,一团一团的浸在血水里。

  我放开瓜,在瓜棚旁边干呕了起来,看到小宇竟然在对着月亮发愣,突然,他用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出了一句话:“今天的月亮好圆啊……当时被埋进去的时候,月亮还是尖的呢……负心汉,欠我的东西,早晚要还上!”说完,小宇咬牙切齿了一会,然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我吓了一跳,赶紧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达了案发现场,我也吓得不轻,带着小宇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听到老王家里哭天喊地的,就好像死了人一样,我披上衣服,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老王家门口已经围上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村民,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和我一起下过棋的几个人就七嘴八舌地跟我讲起了事情的经过,说是老王年轻的时候沾花惹草,前两年带回了个姑娘,听说怀了老王的孩子,吵着要和他结婚,结果老王死活不同意,又怕那个女的把事情闹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大半夜的把那个女的大昏之后,活生生的埋进了西瓜地里,坏人,终究还是有恶报的啊!”

  语毕老爷子笑了笑,又喝起茶来,我起身告辞,在回家的路上,我经过了一片槐树林,听说一起是片瓜田呢!走着走着,隐约中,我看到了一个满脸泥土的少妇挺着肚子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看到她的脸,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把手机掉在了地上,逃命似的像家的方向狂奔,她的脸,真的好熟悉,好像……是孙进宇的女朋友?难道,她是来报恩的?

  我的脑子很乱,跑着跑着,突然脚下一滑,掉进了河里,昏过去之前,我隐约中看到了那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连衣裙,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微笑地看着我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