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南瓜梦

橙长ing 2018-08-09 13:59:40

小魔女麻咪飞过一片田园,一道闪光让她眼前一亮。

  闪光来自田园,忽明忽灭,似乎是某种信号。

  麻咪拍拍飞天扫帚,一个漂亮的俯冲,落在了光源处。

  发光的是一个南瓜。南瓜会发光?噢,南瓜叶上积着一小摊露珠,摇一摇就能反射阳光。

  麻咪问南瓜:“你找我有事吗?”

  南瓜向下颠了颠,像是在点头,但没有发出声音。噢,南瓜不会说话。但这难不住麻咪,她采了一片叶子,手指比成剪刀的形状,“咔嚓咔嚓”,剪好了一张嘴。

  这南瓜胖胖大大、皮糙肉厚,而麻咪剪的也是一张大嘴,贴上去后,就听见了南瓜粗犷豪迈的声音:“你是小魔女吧?请帮我一个忙!”

  “帮什么忙?”麻咪问。

  “我是一只熟透的南瓜,快要被吃掉啦。”

  “你不想被吃掉吗?”麻咪有点为难。食物不想被吃可以理解,但这事她该管吗?那不等于和全世界的吃货作对?麻咪自己都挺爱喝南瓜粥的。

  谁知南瓜说的是:“比起当食物,我希望能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哦?这可挺新鲜,麻咪问:“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马车!”

  麻咪明白了,难怪南瓜要跟她求助。想当年,一位魔女把南瓜变成了马车,载着灰姑娘去皇宫参加舞会,这可是相当有名的事例呢。

  “好吧,我帮你,正好我刚学了变形咒。”

  麻咪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唱起了魔法歌诀:

  “别气馁!

  旧观念抛到一边,

  现在就开始改变,

  南瓜也能跑到天边!”

  唱完跳完,魔杖一指,南瓜“噗”地落到地上,体积膨胀,形状改变,长出了轮子,开出了车窗……南瓜真的变成马车啦!麻咪又把飞天扫帚阿箭变成白马,自己坐在了车夫的位置上。

  “我们去拉客人吧!”麻咪兴致勃勃地说,“阿箭——驾!”

  总在天上飞的阿箭迈开四蹄,欢快地跑了起来。凉风扑面而来,南瓜心旷神怡。

  巧的是,跑了一阵子,他们还真遇见了王子和公主!当时,他俩正在路边挥手。

  “总算来车啦!”公主庆幸,“我们出来约会,约着约着忘了今晚有舞会,正发愁赶不及回去呢。”

  “到皇宫起步价多少?多少我们都给,快开车吧。”王子一马当先上了车。

  南瓜发出了“嗷”的一声,麻咪忙问:“怎么啦?”

  “他……他太重了!我的腰都快断啦!”南瓜呻吟道。

  王子脸一红:“车子怎么可以嫌客人重?你也太不专业了!”

  “是呀,载重是一辆车的基本素质,你坚持一下吧。”麻咪也对南瓜说。

  可是,随着公主上车,南瓜彻底崩溃啦,它“哇”地一声吐了。王子公主双双从车上滚了下来。

  “又怎么啦?”麻咪捂着脸说。

  “她的香水味太熏人啦!我差点儿连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了!”

  “身为一辆车,这些都是必须包容的啊。”

  “我……我不要做车了!”

  骑上变回原形的阿箭,抱起变回原形的南瓜,麻咪“嗖”地飞到了王子与公主看不见的地方。南瓜在她怀里哭丧着脸问:“我是不是只能被吃掉啦?”

  麻咪本来是挺不高兴的,听到这腔调又心软了,她想了想,说:“不当车,当灯怎么样?”

  “灯?”

  “对啊,南瓜灯!”

  在魔法的作用下,南瓜变成了一盏灯,一团火苗在它的身体里跳动着,橙红色的光透过皮肤映出来,既别致,又温暖。

  麻咪提上南瓜灯,骑上阿箭,飞往皇宫。在大门口,她遇见了被侍卫的车接回的王子与公主。

  “刚才真不好意思。”麻咪向他们道歉,“这盏灯送给你们当赔礼吧。”

  公主总是喜欢新奇玩意儿的,看到这么漂亮的南瓜灯,立刻就把怒火抛到了脑后。王子见状,也就不方便说什么了。

  两人端详着南瓜灯,暖洋洋的灯光照亮了他们的笑脸,然后……

  “我说,你俩看起来不怎么般配呀。”

  南瓜灯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王子与公主双双变脸,麻咪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这位王子,你太胖啦,一不小心就会把你和宴会上的烤乳猪弄混的。”南瓜灯说,“这位公主,妆怎么这么浓?一不小心就会跟宴会上的奶油浓汤弄混的。”

  赶在公主与王子把南瓜灯大卸八块前,麻咪再次抱着它夺路而逃。

  “你疯了!为什么要说那种话?”麻咪气急败坏地质问。

  “我……我也不想说的……”恢复了原型的南瓜不知所措,“但不知为什么,我刚才脑子稀里糊涂,就跟发烧了似的……”

  发烧?噢,对了,刚才南瓜灯里一直有一团火在烧,是它把南瓜的脑子给烤糊涂了?人一发烧就说胡话,南瓜也不例外!

  这么说来,这次倒是麻咪考虑不周了。为了弥补过失,她主动帮南瓜规划了接下来的职业:“你要不要当面具?”

  麻咪第三次见王子和公主时,给他们施了健忘咒,让他们忘记了之前与南瓜有关的可恨遭遇,否则,恐怕开场白都没说完,南瓜就被打入天牢啦。

  “两位,”麻咪举起了手中的南瓜,“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个面具真是棒极了吗?”

  这是一个化妆舞会。会上,人人都戴面具,都是些颇为恐怖的面具:干瘪的僵尸、多毛的狼人、绷带缠身的木乃伊……王子与公主扮演的则是一对吸血鬼,但他们一看到南瓜面具立刻喜欢上了,他们甚至用“石头剪刀布”决定该谁戴呢。

  这一次,南瓜是真的扬眉吐气了,作为面具的它,任务十分轻松:让公主(她猜拳输了,但仍然得到了面具)套在头上就好啦,当公主顶着它穿梭“妖怪”间而大受好评时,南瓜激动极了!

  麻咪坐在舞池外,边吃自助餐,边欣慰地看着“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南瓜,心说:可算帮这家伙圆梦啦。

  谁知这时,舞池突然一片哗然:戴着南瓜面具的公主忽然用力甩起了脑袋,而她的双手却拼命摆动,显示不是自己想甩!

  “那南瓜是恶魔吗?”

  “公主被恶魔附身啦!”

  “天哪!这可怕的南瓜怪!”

  听着众人的惊叫,麻咪急忙将南瓜面具从公主的头上取了下来,第三次落荒而逃。

  “你又怎么了……”麻咪有气无力地问。

  “我不小心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原来你把我变得那么丑啊!”南瓜抗议。

  你见过南瓜面具吗?在南瓜上挖出眼睛和嘴巴,眼睛黑洞洞,嘴巴像锯齿,看上去是怪可怕的,但不这样,参加恐怖化妆舞会不就没意义了?

  “这么丑不是我的梦想……我想当华丽的马车、风情的提灯……”南瓜说着,想起那两样职业都是它的“黑历史”,声音小了下去,萎了。

  沉默半晌,南瓜对麻咪说:“请你把我送回去吧。”

  “那你的梦想怎么办?”麻咪问。

  “没办法了,只能放弃了……”

  麻咪不知如何安慰这只“折翼”的南瓜,她怀着复杂的心情,把南瓜送回了田园。

  邂逅南瓜的地方,一位大爷正对着空荡荡的藤架发呆,当看到麻咪抱着南瓜回来,又露出了失而复得的笑容。

  “你什么时候吃它?”麻咪于心不忍地问。

  “吃?”大爷失笑,“这个南瓜不是拿来吃的。你看这皮、这颜色、这形状……经验告诉我,它不好吃!”

  麻咪傻眼了,连被吃都不够格,这南瓜得自卑成什么样啊!

  大爷又说:“它不能吃,但可以拿来做种子呀!”

  麻咪离开时,大爷在卖力地挖一个坑,南瓜要在里面睡上长长一觉,醒来后,它就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麻咪想好了,那时她一定要来看那些小南瓜,要给它们讲爸爸或妈妈追求梦想的故事。

更多精彩,尽在《少年儿童故事报》。

本报全国发行,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31-38(高段新潮版)、31-39(低段拼音版)。

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少年儿童故事报

新浪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netgsb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