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千斤记忆之十一 大山寨(上)

红薯南瓜 2018-09-16 16:11:56


12月21日,回老家探望母亲。冬日午后,阳光很好,我又攀爬上大山寨,寨墙已坍塌的几无痕迹,荆棘丛生。


我所上的初中,是位于大山寨脚下的徐畈中学,上学时,学校有劳动课----打柴禾交到学校,学生们上后面寨上砍柴,多次爬上山寨。有同学挖树蔸子,挖出一捧弹壳。

我的童年到少年,村里的长辈总是提到大山寨,讲“红军三打大山寨”的故事,一代名将许世友两次出任敢死队队长,“死了好多人”。

站在寨顶,极目远眺,群山巍巍,绵绵起伏。战争的硝烟,已消散了近百年,山上的乱石,无言地诉说历史的伤口。



红枪会一打大山寨



《新县县志》《围攻大山寨》如是记载大山寨位于千斤大吴湾地区,此寨内围两个山头,外高内洼,呈元宝形。四周寨墙丈余高,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寨内大地主吴锦伯,胡领山和邱晖熙(邱积山)等率团练乡丁及村民四千余人把守,同红军赤卫队对抗。

这段话,说的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事。说大山寨,就要先说说我家乡的“红色历史”。

1928年1月,“黄麻起义”失败后,工农红军进入新县(当时没新县称呼,隶属光山)深山,以湖北红安七里坪为中心继续开展革命活动。在三省交界地的箭场河、郭家河、陈店、陡山河发动贫下中农组建赤卫队、红枪会,“吃大户”、向地主“借粮”,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

其时,千斤属光山县白居区千斤堡,有大地主。为对抗红军赤卫队,上山筑寨,让附近村民上寨。千斤“土豪”多,寨就多,有“九里十八寨”之称。

这些寨里,大山寨最有名,因为地势险要,“外高内洼”,四面是山,内围洼地有池塘,水井,易守难攻,四方有寨门。

那时是乱世,武装力量有保安团,小保队,有地主民团武装,还有土匪。农民文化低,一时间也搞不清“红军”是干啥的,心有恐惧,觉得“进寨里是安全的”。

1929年7月,工农红军在陡山河组织了“白沙关万人暴动”,惩办了当地几个恶霸地主。

白沙关山寨被破,农民赤卫队要进军大山寨了。

大山寨周围几个乡(堡)的一些有田产或有头脸的村民举家上寨了,三四千人。一些普通农民,上了其他山寨。我的爷爷当时10岁左右,被自己父亲带上寨。寨里的武装力量,主要是几个大地主(寨主)的团练团勇,有枪、鸟铳,寨墙上还架着“白龙”(土炮)。

第一次攻打大山寨是在1929年的秋天。

第一次攻打山寨,以刚在白沙关暴动胜利的农民武装力量红枪会为主,主要是陡山河、郭家河等“南边人”(这些地方在千斤南)。

我小时,爷爷给我讲过这次攻寨---

寨上的人老远就看到红枪会(也叫红学会)的人来了,乌压压一片,光着膀子,头上系着红布条。领头的人扛着旗子,人人扛着“红苗子”(红缨枪)、提着大刀一路走来,时不时停下来祭旗,烧黄裱纸。一路走,一路喊刀枪不入”。大山寨南门是正门接近寨墙时,城门上白龙响了,土炮里装的是铁砂,一打一片,打头的一面旗子打断了,人也打倒在地前面的旗子倒下了,后面的第二杆棋手,继续冲,喊刀枪不入”。城门的土炮又响了,第二杆旗又倒了,人被打伤一大片。“红苗子”就撤退了。

这一次攻寨,死伤的人多,成“麻子”的人也多。

爷爷说,去郭家河、陡山河南边,别说自己是大山寨附近的人,“不给你饭吃”。




徐向前二打大山寨


第二次打大山寨,是在次年,1930年的4月,总指挥是徐向前。

徐向前当时的职务是红十一军31师副师长。你别看“十一军”、“31师”,好像红军队伍很多,其实是迷惑敌人。

1929年,31师师长(戴光浩)牺牲了,中央派徐向前从上海来到七里坪(这时新集还没攻克,要等到311月王树声的红四军攻克新集),为了不让敌人知道师长牺牲,公开职务是副师长,实际是队伍的总指挥。

徐向前的指挥部设在北杨湾村、我家门口的檀树岗,率领31师二十八团、三十团打大山寨。你别看这些团的番号排到“28”、“34”,也许就两个团。

这次回老家,大山寨下面一个古稀老人,他的爷爷当时是山寨的团勇,后来不知所踪。他给我讲徐向前“二打大山寨”的过程----

寨里的几个大地主,知道这次是红军的主力部队,就请求了县里保安团增援,保安团长黄古儒派了两个小队来协助守寨。国民党政府正规军武装来不了,翻翻中国近代史就知道,这时的蒋委员长正在和阎锡山、冯玉祥进行中原大战,全国的各地军阀几乎全部卷入这场混战,顾不上大别山山窝窝里的“赤匪”。

许世友当时是一名连长,组成敢死队,任队长。带着梯子、方桌攻寨。敢死队员,头顶着方桌,爬梯子登寨墙。寨里的守卫把油锅烧沸,往下浇热油,搬石头往下许世友着一个大方桌已经冲上寨墙口,被两个人抬着一个大石头砸中,方桌砸破了,许世被砸了下来,昏死在山寨脚下

许世友“死”了,徐向前伤心不已。昏死三天后,徐让“葬了吧”,两个红军战士抬着尸体,突然发现许的嘴唇动了一下,就想,“许连长好喝酒,让他喝口酒再上路”,找来酒,灌了几口酒,许世友醒了。

大山寨只有南门是缓坡,就是徐畈中学后面山坡。红军的进攻线路,只有在这面施展的开。

看到红军上来了,上面的地主武装扔烧水壶做的土炸弹。农村火塘有用来烧水的铁壶,橄榄形,立火塘旁烧水。寨里反动地主武装在铁壶里装上火药,点上引线,扔下来,铁壶顺着山坡滚,追着人跑,炸伤多人。

寨里南门正门还有一个神枪手,叫杨德禄(音),是团勇,枪法好,山鸡飞起来,一枪打头。红军接近城墙,他一人就射杀多人(破寨后据说被活埋)。

进攻一再受挫,红军就想了另外一个办法:南门佯攻,北门山势陡峭,距城墙近,秘密掘地道,用炸药炸开城墙。

寨里的反动武装感觉到了此信息,只是不知道具体掘进线路,就在寨里找来水缸,附耳听地下声音,然后从里往外掘地道,两边即将贯通。

红军的地道往前掘进,测不出来到城墙根没,突然听到里面人的说话声,就认为是到了寨墙,用棺材装满炸药,准备引爆。里面人挖地道到墙外,和外面地道接近时,引燃了炸药。炸城墙的计划,又失败了。

徐向前领军的二打大山寨,以失败告终。(待续)


              20171225日于郑州


注:

1. 本文参考相关史料,以及村民讲述,内容仅供参考;

2. 续篇将写几个寨主及命运,有了解情况的乡亲,请在后台留言,先致以谢忱;

3. 本人公号为“红薯南瓜”,“关注收听”可如下操作:点击文章右上角的蓝字“红薯南瓜”,然后点击“关注”,点“查看历史消息”,所有先前的文章都可查看。




热门推荐

千斤记忆之十一 蛮子

千斤记忆之十 徐畈中学邱洪珠老师

千斤记忆之九 檀树岗与檀香寺

卡房记忆之十四 正在消失的古村牛冲

卡房记忆之十三 生态古村老叶湾

卡房记忆之十二 老陈老师陈鸿升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