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于光远:主张打破“大锅饭”改变历史

经典旧闻 2018-07-12 14:32:47


他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经济学家,曾为邓小平起草十一届三中全会讲稿,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参与者和见证人。他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我国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中的许多重大理论问题都是他率先或较早提出的。2008年,他被评委“改革开放30周年风云人物30年30人”。他,就是于光远。



抗日战争爆发,放弃物理学家梦想

学界认为,中国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中的许多重大理论问题都是他率先或较早提出的。但1934年转学到清华读书时,于光远的专业并不是经济,而是物理。他的同班同学有后来成为著名物理学家的钱三强、王大珩、何泽慧等。他的物理学家之梦并没有成为现实。

抗日战争的爆发,挑起他的爱国心。他在后来回忆说:“投身挽救民族危亡的抗日战争成为我唯一的选择。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彻底放弃了成为一个物理学家的梦想。”

“老师是学者也是革命家,于老和武汉颇有渊源”,据江汉大学文理学院教授时永松介绍。“因为已入党,导师于光远错过了赴法留学的机会,钱三强是他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同学,当时就去了法国。”

据武汉党史网记载:于光远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中旬来到武汉,在武昌育婴堂街7号,成立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队部武汉办事处。在汉参加了湖北省工作委员会民委的工作,曾被派到洪湖整顿党的组织。1937年12月至1938年2月任中共中央长江局青年工作委员会书记,1938年2月宋一平担任青委书记后,于光远任委员,直到10月。离汉后历任中共中央西北局调研局研究员、延安《解放日报》言论部副主编、延安大学财经系任教。

于光远后来在他撰写的“纪念胡耀邦的六篇文章”中回忆:1938年1月后,我在武汉的中共中央长江局工作。也就在1938年初,以项英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在江西南昌建立起来了。党中央决定这个分局由中共中央长江局代管。……分局提出希望派一位对城市青年工作有经验的同志过去……于是长江局就派当时担任长江局青委委员的我前往南昌。

因为革命需要,一开始并没想过当一名社会科学家的于光远,成了一个“死不悔改的马克思主义者”,开始钻研经济和哲学。他和苏星主编的《政治经济学》是20世纪60年代全国唯一的一部政治经济学读本。20世纪80年代一些地方党委书记看到于光远都说:“我们是你的学生。”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他兼跨“两科”,被人誉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



“大跃进”时做的丢人事,于光远记了一辈子

早些年,特异功能喧嚣一时,甚至国内许多知名人物都对特异功能持肯定态度。作为反对派,于光远是挂头牌的。为了取得科学论据,他把特异功能当成一门学问来研究,短短几年,在国内外报刊撰文上百篇,发出了“与伪科学至少还要斗争一百年”的讨伐口号。于光远后来把他几十年间批判和揭露伪科学以及人体特异功能的言论收集在《评所谓“人体特异功能”》一书中。

对于“坚持真理”,于光远的眼中揉不进沙粒。这一次,他没有选择一团和气的通达,而是择善固执。

于光远经常对人讲起自己的“丢脸”事儿:1958年“大跃进”,他曾写过文章帮着鼓吹小麦高产。他还到毛主席那里汇报过一个省委报告下面把苹果嫁接到南瓜上,南瓜和苹果都长得多么多么大的事情。未经核实,他就把这事报上去了。事后,每当想起,于光远说都会感到脸红。

于光远说:“这些丢脸事,我记了一辈子,时常讲起,讲给别人听,更是讲给自己听,时常警示自己。发生这件事情后,使我有了一个明确的指导思想,那就是我们不仅要重视发展科学事业,而且要重视捍卫科学精神。我认为,把丢脸的事讲出来就如同洗脸。讲一次就洗一次,越洗越干净。”为学是开门见山,水清见底;处世是境由心造,事在人为。这就是于光远,历史会记住这个名字。



十多年写作,留下两千个铅笔头

于光远说,一个人要取得成功,天赋和机遇固然重要,但勤奋对于每一个成功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他说自己是一个很勤快的人,没有人批评过他懒惰。如果说自己在学术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成功原因恐怕就在于此。

曾在他手下任职12年的龚育之,专门撰文回忆于老。龚记得,于光远的床头总挂着铅笔和纸片,“夜里想到什么就随手记下来,以免忘记。”晚上召集大家开会讨论问题时,如果累了,就在会议室将先打个盹,休息够了就接着讨论。

于光远是个闲不住的人。他说自己有“无时不思、无日不写”的习惯。他可以在飞机上、甚至在汽车上写作。也能边主持会议,边写作,一心二用。

他还收藏了约两千多个铅笔头。这些是他从1978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十几年里使用过的。铅笔头每个长约两厘米,摊在桌子上,有一大片,“花花绿绿很好看。”他说。



主张打破“大锅饭”,提出员工按劳分配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他在中国率先发起对社会主义经济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并将这一学科定名为“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他是较早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问题的学者之一;他也是较早主张在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学者之一。

“他最大的贡献是打破计划经济,打破吃大锅饭,提出按劳分配制度。”吴晓波说,按照这个提法,企业可以有奖金,企业就有自主权激活生产力,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尽管这个理论在当时争议很大。同时,在建议实行商品经济方面,于老又利用马列所所长的身份,用马、恩原著,提出私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扫除了部分理论障碍。



曾是中宣部最有钱的人,也是最不在乎钱的人

已逝的中宣部原副部长龚育之说:“他是中宣部里最有钱的人,也是最不在乎钱的人。”于光远每个月都请科学处办公室的一位服务员给他在上海的母亲寄钱,那位服务员却偷偷克扣了一部分。于光远从没觉察。这位服务员一次作案时被抓了,被起诉到法院。他供认说,偷于光远的钱最多。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通知于光远作为证人出庭。于光远在回答法官询问时一问三不知,说不清楚钱是什么时候怎么被偷的,更说不清楚被偷了多少。他那副狼狈无奈的窘态,惹得法庭上下哄堂大笑。

于光远之所以有钱,是因为他稿费多。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国各地都学习他编写的《政治常识读本》和《经济建设常识读本》,印量极大。后来,他和苏星主编的《政治经济学》是当时全国唯一的政治经济学读本,印量极大。稿费怎么用?那时时兴交党费。于光远用稿费交了很多党费,但也没全交,他留下一部分自己支配。他有一些想法,比如,资助公益事业。中国人民大学的剪报公司,也就是今天的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最早就是于光远出钱办起来的。




见证改革开放,曾为邓小平起草十一届三中全会讲稿

于光远不仅仅是一个勤于思考的学者,许多经济建设和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都是由他率先或较早提出的;他还是一个长于行动的学者,参与了许多重要的决策。

1978年,在中央工作会议的分组讨论上,于光远和其他代表一道,延续陈云提起解决冤假错案的话题,突破了大会指定的原有议题。

改革开放曙光即将来临前,他更是受邓小平委托,准备起草一份邓特别看重的讲稿。

他至今还保存着邓小平交给自己的那3页微微发黄的白纸,16开大小的纸上,短短500余字,凝结了邓的改革蓝图。

接下来,于光远找到执笔起草的人,向他们传达,在限定时间内交稿。

很快,3天内初稿写成,又经4个上午与邓小平等人的当面逐字修订,《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最终出炉。这也是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

从1981年起,他又利用参与讨论中央文件的机会,多次主张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概念和基本特征写入中央文件。他的意见,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可以说,于光远是中国当代思想解放运动和改革开放的重要参与者和见证人。




86岁学电脑,有人称他是“大玩学家” 

世界麻将组织的主席是他,提议召开“流行歌曲歌词的文化批评”研讨会的也是他,出访欧洲时大讲特讲苍蝇对人类贡献的也是他。

20世纪90年代初,他住进了医院,无法继续从事经济学研究,他转而写起了散文、随笔,重拾当初自己那“可爱的文学细胞”。从《古稀手迹》开始,一发不可收拾,2005年一年就出版了5部作品。

90多岁的于光远常说自己“身老心不老”,有一颗年轻的、不服老的心。

86岁生日时,孩子们给他买了一台电脑,他开始学电脑。使用汉语拼音输入法,对于他这样一个老上海人来说,有一定难度。因为发音不准,常常找不到字。嫌自己打字慢了,他学会单指打字后,敲下的第一句话就是“于光远笨蛋”。

也正因为使用电脑,启发了于光远的思考,写出了《我的“四种消费品理论”》。而让他唯一遗憾的是,他的手稿从此绝迹了。




【链接阅读】于光远小传

于光远原名郁锺正,1915年7月5日出生于上海一个受到西方民主思想影响和近代科学技术教育的知识分子家庭。1932年考入上海大同大学,1934年转到清华大学物理系三年级。1936年毕业。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遴选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1977年至1986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顾问。1978年兼任马列所第一任所长。2006年当选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科学处和理论宣传处处长。1964年至1982年任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1975年任国务院政策研究室负责人之一、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第一任所长。曾任第十二届、十三届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2013年9月26日凌晨,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原中顾委委员于光远因病去世,享年98岁。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