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南瓜布丁的做法,喜欢的不要错过哦

口袋厨房 2018-06-25 07:04:25

识别上面二维码,加微信:koudaicf ,领红包!

这世间,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楔子(一)
 

  浓浓夏日,福芸熙却感到浑身冰冷,她衣衫褴褛的蜷在角落里,三天了,水米未进。满头秀发也已粘结一团,失去往日的光华。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那钻心的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

  呯的一声柴房的门被推开,两个家仆把福芸熙拖到院子里。她头皮一痛,家仆抓住了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紧接着口中便灌入甘苦的汁液,她知道,那是折磨她又不让她死的人参鸡汤。

  “咳咳……”福芸熙被呛得咳嗽,可那人一直没有停手,直到一碗汤见底才扔掉碗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答不答应?”沈夫人坐在太师椅上冷冷的问道。

  福芸熙喝下人参鸡汤,恢复了些许力气,她虚弱的说道:“媳妇生是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绝不答应。”

  她声如蚊呐,沈夫人却听得清楚,脸上一寒,瞪了身旁站着的布衣妇人一眼,那妇人吓得一哆嗦,小跑来到福芸熙身前。

  妇人上前就在福芸熙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狠狠的说道:“死丫头,这入宫是多好的事儿啊,你怎么就不答应?”随即她又压低了声音说道:“那沈少爷根本就不能人道,你跟着他怎么生儿育女?现在沈家是怕那沈小姐未婚先孕的事迹败露才找你顶替她,入了宫你就是娘娘了,要什么没有啊?”

  福芸熙苦涩的说道:“娘,女儿只爱玉辉一个人,玉辉也不会答应女儿入宫的。”

  妇人眼神一冷,说道:“我已经用一千两银子把你卖给沈府了,是生是死你自己看着办。”

  福芸熙闭上眼不做声,她不过是自己的后娘,当初用一百两卖了她的自由,如今又用一千两卖了她的性命,只恨她有个懦弱的爹。

  沈瑶熙附在沈夫人耳边嘀咕了几句,沈夫人脸上浮现笑容,点头道:“好,娘这就去办。”

  沈夫人离开后,沈瑶熙来到福芸熙面前冷笑道:“福芸熙,要怪就怪你占据了程文哥哥的心,他只能属于我。你还是乖乖代我入宫去吧,哼!”

  福芸熙的心随着她那一哼跌落谷底,原来一直是小姑作梗,刻意害她,否则凭沈府的实力随便买个女子代替都轻而易举。如今她的心都在沈玉辉身上,哪怕他们有名无实的过一辈子她都心甘情愿。她的确曾经同程文青梅竹马,可自从她嫁给沈玉辉后,她的心都在沈玉辉身上,哪怕知道他不能人道,和他有名无实的过一辈子她都心甘情愿。至于程文,她只是把他当成普通朋友而已。沈瑶熙设计和程文一夜欢好,怀了他的孩子还不满足,还把自己当成她的情敌。她未免也太多心了吧。她脑中浮现沈玉辉的脸,俊秀儒雅的他身子孱弱,却温柔多情,他作画,她研磨,中途二人还会相视一笑,情意浓浓……

  沈夫人去而复返:“福芸熙,这是我儿的休书,你看看吧。”她扔下一张纸,飘落在福芸熙眼前。

  熟悉的笔迹跃入眼帘……看见大大的休书二字立即模糊了福芸熙的双眼……他竟如此绝情,写下了休书,她的心被生生撕成碎片……

  “玉辉,我要见玉辉……”福芸熙拼命挣扎着想起来,她一定要当面问问,这不是真的。

  沈夫人闪开身子,不远处站着一个男子,他低眉敛目的盯着地面。

  “玉辉……”福芸熙看见那男子想站起来,却因一阵头晕目眩而跌倒,她早已饿的双腿发软。她咬了咬牙努力爬向沈玉辉,一手高举那封休书,视线无转移的望着他,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丝不舍。然而她错了,那张俊秀的脸上除了病态的苍白外没有任何表情,眼中也没有一丝怜悯……

  福芸熙爬到沈玉辉的脚下,她高举着休书问道:“玉辉,告诉我,这不是你真心的,你爱我,对不对?”她满眼的期盼,奢望他能点一下头。

  然而,沈玉辉薄唇蠕动了两下才吐出几个字:“是真的,我不爱你。”

  福芸熙闻言发疯一般抓住他的衣摆嘶吼:“不,玉辉,你骗我,你说过你爱我的……”

  沈玉辉拿起她手中的休书,冷漠的说道:“无所出的理由太牵强了,不如说你不守妇道与人私通如何?”

  福芸熙难以置信的望着沈玉辉,这个男子真是她朝夕相对的温柔夫君么?

  沈玉辉冷冷一笑,把手中的休书摔在福芸熙的脸上,说道:“你若继续顽抗下去,我就把你卖入青楼。”

  “不……玉辉,玉辉,这不是你真心的,你一定是被逼的……”福芸熙用力扯着他的衣摆,想借力站起来。

  岂料沈玉辉的身子娇弱,竟然被她拉扯的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沈夫人见儿子摔倒,顿时慌了,大喊:“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抓住,狠狠的打。”

  两名健硕的家仆架起福芸熙,沈瑶熙的侍女翠玉在柴房找了根竹棍出来,幸灾乐祸的举起竹棍就要打下去……

  “慢着!”坐到椅子上沈玉辉突然喝道。

  福芸熙心中一喜,眼中浮现希翼,玉辉是爱她的,否则他不会阻止自己挨打。

  沈玉辉诡异的一笑,说道:“在竹棍上缠一些布条,若打出外伤就不能入宫了。”

  福芸熙惊愕的看着沈玉辉,眼中的希翼灰飞烟灭,平时自己被针刺到他都会心痛不已,如今却说出这样无情的话来,他真的是那个柔情似水的沈玉辉吗?

  “啪——”缠着布条的竹棍打在身上钝痛无比,可是却比不上她心中的痛。她凝望着沈玉辉,奢望在他脸上寻找一丝怜悯,可是他低着头只顾着把玩那枚扳指。可笑的是那枚扳指是她买来送给他的,他如今不敢看她,又把玩着扳指,那就证明他心里还是有她的。

  翠玉打了几下便累的气喘吁吁,沈夫人见福芸熙紧紧咬着牙关,如小兽一般盯着他们,心中气恼,冷哼道:“说,你答不答应?”

  福芸熙盯着沈玉辉,一字一顿的说道:“不-答-应!”

 
楔子(二)
 

  沈夫人咬牙说道:“好,你们两个去打,若不答应就打死她,就当我们沈家养了一年的野狗!”

  两名家丁拿过绑了布条的竹棍,狠狠的抽打在福芸熙的身体上,男人的力道岂是女人能比的,福芸熙扑倒在地顿觉胸腔里刺痛,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然而那沈玉辉仍旧一脸淡漠,她抬起头用尽力气嘶吼:“沈玉辉,你是爱我的,否则你不会那么珍惜这枚扳指!”

  沈玉辉把玩着玉扳指,嗤鼻道:“福芸熙,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只不过是沈家买来哄我开心的一条狗!我岂会爱你?”

  “一条狗……”福芸熙重复他的话,这就是她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只是把她当成一条狗……她心中的那团火被泼灭,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冰寒……

  沈玉辉从拇指退下那枚白玉扳指,冷然说道:“这扳指跟你一样,都是廉价货,本少爷怎会稀罕?”他甩手抛了出去,无暇的白玉碎在福芸熙身侧。她呆呆的看着那洁白的碎片,心也如同那扳指一样碎裂了……

  沈玉辉来到福芸熙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她:“痛么?”他的声音如暖阳春风,听着是那样舒服。

  福芸熙美眸转动,望着眼前的男子,他又如初见时的温文尔雅,柔情似水,他的笑永远是驱散她霾的阳光。“玉辉……”她伸出手想抚摸他的脸却被他无情的避开。

  他脸上暖如艳阳的笑容瞬间变冷,残忍的说道:“拿针来。”

  很快,就有人递上一包针,从大到小排列整齐。

  沈玉辉捏起一根极长的针,然后抓起福芸熙的手,问道:“答应么?”

  福芸熙立即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毅然摇头,不争气的泪水随着动作滚出眼角……她不信,她不信沈玉辉会这么残忍,她不信……“不……玉辉……不……”

  沈玉辉眼神一寒,钢针飞快的没入她手指半寸!“啊——”福芸熙的惨叫凄厉的荡在沈府大院。

  “答不答应?”沈玉辉狠戾的问道。

  福芸熙痛的身子缩成一团,泪如雨下,却仍旧摇头。

  沈玉辉手上用力,钢针再次没入她手指,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用力,福芸熙感觉到钢针刺骨的滋味让她痛不欲生,浑身颤抖的打起滚来。

  “来人,给我扎,直到她同意为止!仔细着点,别弄出明显的伤来。”沈玉辉猛的站起身背对着她。

  福芸熙拼命的挣扎,嘶吼:“沈玉辉你为何如此对我?你说过一生一世一双人,你为何要骗我……”

  沈玉辉回头瞥了她一眼,俊颜上浮现一丝诡笑:“因为我不想陪你玩了!”

  福芸熙闻言如五雷轰顶,他说不想玩了?难道过去那些温言软语、海誓山盟都是说着玩的?

  家仆拿着钢针迟迟不忍下手,十指连心,这娇滴滴的女子怎么能忍受得了?

  就在这片刻犹豫间,福芸熙用尽浑身的力气挣开束缚跪起身子扑向沈玉辉,死死的抓住他的手做最后一搏:“玉辉,你就没有一点点爱过我吗?”

  沈玉辉伸出另一只手用力捏住她的下颌,阴冷的说道:“我说过,你很美,但是美丽的女人不会为我守住贞洁,所以你只有两条路,要么入宫,要么……死!”他抬起脚无情的踹上福芸熙的胸口。

  福芸熙孱弱的身子被踹倒在地,扑倒在那堆碎碗旁边,她口中喷出鲜血,洁白的瓷片上洒下无数红梅。

  “福芸熙,我也说过,你不过是一条狗,养你是让你逗我开心的,不是让你来咬我的。既然你不识抬举,又知道了我沈家那么多秘密自然是留不得。这女人赏给你们玩了,哈哈哈……”沈玉辉绝情的大笑着,两名家仆对视一眼,脸上皆浮现淫笑,他们觊觎这个貌美的少夫人许久了。

  沈玉辉的话,如一把尖刀,直接插进福芸熙的胸口,痛的她无法呼吸。整个人如掉到冰冷的寒潭里,刺骨的冰寒,带着深深的绝望。原来……这便是心碎的感觉!她用力闭上双眼,过往的记忆飞快的在脑中闪过……

  是沈玉用他阳光般温暖的笑容驱走了她心中的阴霾,让她忘记继母的凌虐。

  是他教她识字、作画,他总是爱出对联来为难她,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模样然后开怀大笑……

  她病了,他不辞辛苦的日夜守护,直到她痊愈……

  他抚琴,她起舞,最爱那四目相对的柔情四溢……

  可是,今天她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场梦!如今,梦醒了,心碎了……沈玉辉根本就不爱她,她对他温柔体贴,无微不至,而他……竟然要她死!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时美眸无泪,溢满仇恨,她迅速抓过一片碎碗架在脖子。“哈哈哈……”看清事实的福芸熙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又低渐渐高亢起来,最后尖锐得直冲云霄,带着满腔的愤与恨,不甘与诅咒,令闻者战栗,听者惊心。“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什么缱绻温柔的夫君,什么赫赫的富贵荣华,到头来,都是一场镜花水月的骗局!

  她的笑声越来越尖锐,以至于她的血泪蔓延在苍白愤恨的脸上,燃烧怒焰的双眸,宛如幽冥厉鬼,死死地盯周围的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她用锋利的碗片划破了自己白嫩的脖子,鲜血喷涌,一地鲜红……

  至死,她都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她要记住这里每一张脸,记住今天发生的一切,记住她所听到的每一句话……就算身入阿鼻地狱,化为厉鬼,永世不得超生她也要拉着这些人一起下地狱!

  沈玉辉惊呆了,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倒在血泊里的福芸熙,谁也没想到柔顺如水的福芸熙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诅咒,他眼中浮现痛苦,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早已攥的麻木,连指甲嵌入了肉里都没察觉到痛。

  突然间,狂风大作,乌云如猛兽狂奔般迅速覆盖了天际,大雨如豆狂怒的砸着一切!闪电如游龙在天空蹿动,用利爪撕裂天空,上苍开始愤怒了,凌虐着万物,洗刷着罪恶……

  一个闷雷在沈府上空炸开,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就在此时,躺在地上的福芸熙忽然猛的坐了起来,一双美眸环视众人,红唇一弯泛起妖媚而诡异的微笑……


 
第一章 入宫惊闻皇帝崩
 

  夜,死水一般沉寂,月亮挤出乌云的笼罩,银色的月光覆盖着广阔的皇宫。然而乌云却如巨大的野兽凶猛的吞下月光,雷声如野兽胜利的咆哮响彻天际。紧接着倾盆大雨就砸了下来,像天河决了口子,狠命的砸着屋顶。狂风卷着雨丝像无数条鞭子,抽打着万物,闪电像巨蟒在云层上飞跃,一个暴雷猛地在窗外炸开……

  然而这一切,对屋里那个男人丝毫没有影响,他依旧稳稳的坐在书案前。他的脸俊美异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令人目眩的笑,但是他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他就是星月国的太子——宫逸轩!

  宫逸轩看着手中的奏折剑眉微锁,思索片刻后用御笔在“改堵为疏导”几个字上圈了一下并写了一个准字。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长河水患是该换个方式去治理了,这个新官破旧立新,是个人才。”

  “太子殿下,皇上出事了。”东宫首领太监,祥福匆忙跑进来禀报。

  宫逸轩头也没抬,淡淡的说道:“死了?”

  祥福额头冒汗,这太子的反应太过于凉薄,却不敢指责:“没,御医说……说皇上挨不过这个夏天了,您看选秀的事?”

  宫逸轩依旧淡淡说道:“选秀继续。”

  “太子殿下……其余皇子如今都围在皇上榻前,皇上会不会一时糊涂……”祥福欲言又止,只能用余光打量着主子。

  宫逸轩眼中闪过异光道:“祥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好吧本宫就看在你的面子上走一趟。”外面大雨肆虐,宫逸轩看似不急,却不知不觉间加快了脚步。

  皇帝寝宫被众皇子围得水泄不通,宫逸轩嘴角泛起冷笑,他从低贱的庶出爬上太子之位何其不易,怎么会在这最后时刻让他们夺了位子?

  “儿臣参见父皇!”宫逸轩躬身行礼,却不正眼看那榻上的皇帝。

  “轩……轩儿,他们反对……咳咳咳……反对秀女入宫……”皇帝虽然满面病容,却依然可以看出他年轻时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

  宫逸轩眼中闪过鄙夷:“父皇放心,儿臣会让秀女尽快入宫。”

  “嗯……还是轩儿知朕心意,只有你才配做太子……都下去吧……”皇帝眼中闪着柔和的光,他看着宫逸轩却又像是从他身上寻找另一个人的影子!

  “儿臣告退!”宫逸轩片刻都不想多留,立即转身离开。

  他没有回东宫,而是去了宫里最高的塔楼,他站在顶端双手藏入袖中,闭着眼睛感受高处的烈风穿体。十五年了……十五年的隐忍终于看见曙光了……他嘴角一弯,笑了,紧接着便是肆意张狂的大笑,滚滚霹雳让这笑声听起来格外悲凉……他眼角滑落一滴泪,是为欣喜而流还是为了那个男人的油尽灯枯……

  宫外的人却不知道宫内的境况,载着秀女的马车依旧一路狂奔,马车上一共四位秀女,那三位都是大户人家的姑娘,这一路都在指责福芸熙矫情而耽搁了行程。福芸熙对她们不理不睬,她一直都想不通为何自己附身后,福芸熙身上的伤痕就不见了。想起那日自己的灵魂附在死去的福芸熙身上就觉得可笑……

  那日……

  滂沱的大雨洗刷着福芸熙身上的污秽,她站了起来,瞬间晴朗的天空洒下温暖的阳光,蒸发着罪恶的痕迹。

  福芸熙抬手把一缕发丝掖在耳后,她欣慰的一笑,原来活着的感觉是这么好啊!

  她望着天空,红唇蠕动,低声呢喃:“福芸熙,我占据了你的身子所以我会为你复仇,你就安心去吧!”她脸上又浮现一抹忧伤,她本是一缕幽魂,无意间看见了福芸熙自尽的场景,她本来想去阻止她自杀,结果却被拉进了她的身体,她告别了二十一世纪将在这里代替福芸熙活下去。

  沈家人都惊愕的看着福芸熙,她依旧是那么美,但望着却让人从骨子里透出寒意,沈玉辉直接翻了白眼,其余人皆尖叫着连滚带爬的跑远,场面真是狼狈至极。

  “我答应你们,我会乖乖入宫!”福芸熙的声音清晰而冷漠。

  沈夫人见福芸熙答应了,本该欣喜,但福芸熙盯得她遍体生寒,心底反而涌出了无尽的恐慌……

  福芸熙收回思绪,撩起车帘,外面居然是一望无尽的红墙,怕是到了皇宫了吧!她接收了这个身体的记忆,也接收了她的仇恨,福芸熙知道摆在面前的是一条不归路,她不知道这一条铺满荣耀的不归路能走多远,但,她发誓,总有一天要让沈家人如同狗一样跪在自己脚下,报这一命之仇……

  到了宫门口,赶车的太监不待马车停稳便跳了下去大喊:“康爷……康爷别关门,行行好让小的带姑娘们进去。”

  被唤作康爷的人体态颇胖,一脸肥肉把眼睛挤成细细的一条,看不出是睁着还是闭着。他抬手挥了挥,关门的两名小太监顿时停下,就让这偏门半开着。

  康爷哼道:“小起子,不是我没给你活路,是祖宗规定时辰到了就关门,如今时辰到了,可这门似乎坏了啊……”

  小起子一听赶紧对马车里的姑娘们喊道:“快下车,都跑进去,迟了会被问罪的。”

  姑娘们一听就慌了,也不顾什么仪态,下了车便往门里跑。福芸熙慢吞吞的,小起子却急了,一把扯住她就给拉进了门。

  小起子进去后在康爷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小起子多谢康爷的关照,以后定当好好孝顺您老。”

  康爷点点头道:“赶紧带她们进去吧,以后你若是被哪个主子看上领了去,可别忘了今个儿啊!”

  小起子奉承道:“哪个主子能看上小的呢?要富贵也是康爷才有的好运,外面马车上有两坛陈年女儿红,是小起子特意寻来孝敬康爷的,只不过小的赶去带这几个姑娘领名牌,就劳烦康爷大驾,亲自去取一趟了,小的日后定当上门赔罪。”

  康爷的脸上显出喜色,除了金银珠宝,他最好的就是这一口,于是笑道:“行了,算我平日里没白疼你,快去吧。”

  小起子和另外三位秀女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只有福芸熙神态悠闲不紧不慢,那康爷看着五人的背影一怔,便对福芸熙上了心思。

  他心道:“这姑娘不急不躁,稳重端庄,模样又生的俊俏,怕是将来要当个大主子。”他心思一动便低头对身边的小太监耳语了一阵,小太监领命而去。

  福芸熙虽然在前世见过许多皇宫样本,却没见过这般恢弘的。她们走的虽然是偏门,但入内后就可看见一大片宽阔的广场,地面是青砖铺就,整齐平坦。广场上太监、宫女往来众多,还有列队整齐的禁军巡视。

  约五百米外,有一座朱红色大门,此刻紧闭着,那便是百官朝拜走的正门。门口站立四个手拿长枪的士兵,阳光照耀下,四柄长枪寒光闪闪,给皇宫增添了几分肃穆。

  他们到达内务府的时候就看见门口的太监在那里收拾桌子,首领太监把一卷名册抱在怀里准备离开。

  小起子急的大喊:“李爷,李爷……您老等等,这里还有四位姑娘。”

  那李爷似乎跟小起子没什么交情,斜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时辰已过,我也爱莫能助。”

  小起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李爷小的求您了,就通融一下,可怜这些姑娘背井离乡的来到皇城,给她们一条通路吧!”

  李爷嗤鼻哼道:“哼,咱家看,你是怕掉脑袋吧?”

  小起子额上的汗哗哗往下淌,福芸熙看不过去便站出来规矩的行了一个礼,说道:“李爷请息怒,都怪奴家途中生病耽误了行程,奴家是否能入宫不打紧,请李爷宽宏大量,绕了小起子的性命,奴家回去定当给李爷立一个长生牌位好生供着。”

  李爷一怔,听她吐语如珠,声音柔和且清脆,动听之极,仔细打量一下,见她衣衫普通,头上也未带什么值钱的首饰,但她那镇定柔顺的模样让人不忍拒绝。再看她的脸蛋儿,阳光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环姿艳逸、娇柔婉转之际又美艳不可方物,这女子若入了后宫必定会得圣宠。

  他正在暗想的时候,方才康爷身边的小太监跑了过来,附在李爷耳边嘀咕了几句,李爷点点头笑道:“行嘞,你回去告诉康爷,多谢了。”

  小太监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福芸熙,这才颠儿颠儿而去。

  李爷笑道:“行了,小起子,算你有贵人,今个儿我就破例,当做这事儿没发生过。起来吧,赶紧把她们的名字报上来。”

  小起子伸手一抹额头上的汗珠子,谄媚的笑道:“多谢李爷,小的定当为李爷瞻前马后的效劳。”

  李爷似笑非笑的嗯了一声,重新坐下,他摊开名册便有太监递上蘸了墨的毛笔。

  那三个发呆的秀女此刻来了精神,一拥上前,争先恐后的报着名字,然而李爷脸色一沉,说道:“没规矩,排好,一个个来。”

  站在的前方的姑娘伸手把身边的两位秀女给推到身后,然后拿出一包东西放在桌上说道:“奴家叫应采莲。”

  李爷斜了一眼那包东西,点点头,认真记下应采莲的名字,然后由身边的太监拿起一个竹牌递给她。应采莲兴奋不已,视如珍宝的捧着竹牌走开,还不忘向她们抛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就在此时,皇宫上空响起巨大的钟声……

  所有太监皆是脸色一变,就连那李爷都猛的站起来倾听片刻后突然跪地号丧道:“皇上归天了……”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皇后成长记》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