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女人最敏感的三个部位,事前须知!

夜间事 2018-05-18 16:56:22

  董二宝今年十八,个头不下一米八,长相很是俊俏,就是皮肤不像城里那么白,健康的小麦色,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爹娘顾着地里的活儿,瓜园子完全就是董二宝一个人伺候。晌午是浇地的最佳时间,所以董二宝才在这个时间来浇水。

“哟呵,那是谁家的女人?”

  离井还有几十米的时候,董二宝见一个穿着花布衬衫的女人正蹲在井边洗衣服,顿时就咧开嘴乐了。

  农村的女人都大胆的很,尤其是结过婚的,跟她们说荤话她们根本都不当回事,有时候还能占点便宜呢。

  一见有人在那洗衣服,董二宝便快步的朝前走去,快走到井边的时候董二宝才看清楚洗衣服的人,是村长家的女人陈秀莲。

  这陈秀莲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厉害,董二宝可不敢跟她扯荤话。而陈秀莲也听到了脚步声,抬头一看是董二宝,顿时笑呵呵的说道:

“呀,是二宝子呀,干啥呀?给瓜园子浇水呀?”

  原来董二宝上面还有个哥哥,不过在四岁那年夭折了,所以他才叫董二宝。把井里的水桶拽上来,把他的两个水桶灌满,董二宝笑呵呵的说道:

“是呀,给瓜园子浇水,婶子,你咋大中午跑来洗衣裳呢?”

  低头看了陈秀莲一眼,董二宝的眼珠子当时就直了。陈秀莲的衬衫上面两个扣没系,董二宝居高临下,刚好能把她胸前的情景一览无遗。

  农村妇女都没有戴奶罩的习惯,这陈秀莲也不例外,一对白花花的肉球随着她的动作在她衬衫里不停的乱晃,晃的董二宝眼睛都有些发花。

“店里不是离不开人吗,也只能这时候来洗,二宝子,你……。”

  话说到一半,陈秀莲见董二宝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胸脯,顿时“嘿”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

“小王八崽子,往哪看呢?眼珠子不想要了啊?”

  见董二宝好像是没听到她的话,眼珠子还落在她的胸脯上,陈秀莲紧走两步,走到董二宝的身前,一把将他耳朵拧住。

“还看是不?信不信我把你那一对骚眼给你挖出来。”

  这陈秀莲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董二宝被他拧住耳朵,疼的呲牙咧嘴,急忙说道:“婶子,我没看,你快松手。”

  见董二宝求饶,陈秀莲才松开了手,无意见眼睛扫到了董二宝的裤裆上,顿时就是微微一愣。

“二宝子,听说你的家伙什儿特别大,是不是真的?”

  刚才看到陈秀莲胸脯的时候董二宝的那根东西便坚硬如铁了,但毕竟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伙儿,被陈秀莲这么一问,董二宝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婶子你听谁说的,哪有的事儿,别听他们瞎咧咧。”

  董二宝越是这么说陈秀莲就越是怀疑,见董二宝要走,陈秀莲一把将他拉住,随即就将手伸到了他的裤裆上。

“是不是瞎说我摸摸不就知道了吗?唉呀二宝,你这裤裆里塞了啥呀?咋这么胳手呢,好像是一根老黄瓜。”

  手一抓上董二宝的裤裆,陈秀莲就吃吃的笑了起来。而董二宝的东西一被抓,顿时就感觉到一阵舒爽,不过董二宝毕竟是未开封的小伙儿,马上就躲开了身子,不让陈秀莲继续抓。

  陈秀莲是个欲望很强的女人,她家黄全贵根本就满足不了她。董二宝长了根不一样的东西全村人都知道,陈秀莲当然也不例外。

  刚才那一抓虽然没抓实,但陈秀莲还是感觉到了董二宝的不一样。看来村里的人传的没错,这个董二宝确实长了一根与众不同的家伙。

“二宝呀,你那真像的根老黄瓜,可真不小?”

  呵呵一笑,陈秀莲朝董二宝抛了个媚眼,随即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陈秀莲又对董二宝说道:

“二宝子,你刚才光看了,你想不想摸摸婶子这里?”

  说着陈秀莲便挺了下胸脯,把她那衬衫给撑起来老高,一对硕大的胸脯也露出了一半,看着很是勾人。

  而且她这衬衫还是半透明的,那一对樱桃虽然被掩盖在衬衫里面,但还是能隐约看到,比刚才更加的诱人了。

  见董二宝被自己勾住,陈秀莲伸手把衬衫的一边拉开一点,让她的胸脯又露出一些,媚眼含春的盯着董二宝,摆明了是在勾引他。

“想……想摸。”

  盯着陈秀莲的大胸脯,董二宝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磕磕巴巴的说道。一听这话陈秀莲又说道:“那你得先让婶子好好摸摸,刚才还没摸仔细呢。”

“啊?还摸呀?那我不摸了。”

  听到陈秀莲还要摸他,董二宝的脸顿时就变成了酱紫色。不过他的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陈秀莲的胸脯,始终都没挪开。

“咯咯,还不好意思了,反正这又没别人,你让婶子摸摸能咋的?”

  见董二宝一直都盯着自己胸脯看,陈秀莲知道有门,伸手就又抓到了董二宝的裤裆上。虽然隔着两层,但也能摸个大概。

  东西再次被陈秀莲抓到,董二宝也不躲了,伸出手来就抓到了陈秀莲的胸脯上,脸上洋溢着阵阵的兴奋。

“二宝子,下午你没事儿的话就陪我在河套里逮虾子,到时候让我姐用油炸一下,那吃着可香呢。”

  就在董二宝摸的来劲儿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把他和陈秀莲都吓了一跳。两人急忙分开,董二宝回头一看,见是二傻子潘小柱才长出了口气,心里也有些失落。

  二傻子叫潘小柱,比董二宝大两岁,两个人也是一块长大的。也幸好撞见这事儿的是他,要换成别人在村里一传,那董二宝都没办法在村里待了。

“二宝,你是一个人在瓜园子吧,那晚上婶子去找你,到时候婶子先让你摸。”

  见二傻子出现,陈秀莲知道不能再干什么了,随即小声的问董二宝。见董二宝点头,陈秀莲低头接着洗衣服。

  而这时二傻子已经走到了两人跟前,说道:“秀莲婶子也在啊,刚才我看你们站在一块,那是干啥呢?”

  潘小柱虽然有些傻,但并没有傻实心。而董二宝一听到他问话,急忙说道:“刚才不是帮秀莲婶子拧衣服呢吗,行了小柱,下午我陪你去河里逮虾子,不过我得先干完活儿。”

  听到董二宝的话二傻子也没继续追问,董二宝见这事儿糊弄过去了,不由得松了口气,提起水桶就往瓜园子走。

  潘小柱手里也拎着个小水桶,可能是想着董二宝能早点干完活好陪他去逮虾子,所以他也用自己的小水桶装水,帮着董二宝干活。

  又跑了几趟,董二宝总算是把瓜园子浇了一遍,累的他动都不想动。潘二傻见他这幅模样也不让他逮虾子去了,自己蹦蹦哒哒的走了。

  躺在床上缓了一会儿,董二宝便拿起昨天去乡里赶集买回来的书。那书摊老板说这书以前是禁书,里面什么花活儿都有。

  昨天回来就一直干活儿,也没顾得上看,现在没事儿了,董二宝立刻便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日不死的地摊佬,骗了老子一块钱。”

  刚看了几页董二宝就发现内容不对,前几页看着还像是那么回事儿,但后面的都变成农业知识了。

“这是骂谁呢?小兔崽子也不学点好,嘴里竟蹦些歪话。”

  刚把书摔到一边董二宝他爹董大全就进了瓜棚子,董二宝急忙挪了下身子,把那书压到屁股下面,嘿嘿一笑:“没骂谁?爹,你咋来了?”

“还不是你妈让我来看看,怕你一个人浇水浇不过来。行了,你先回家吧,下午地里没啥活儿,我在这看着,去吧。”

  说完董大全就晃晃悠悠的朝外面走去,董二宝知道他爹肯定想出来打牌,所以才跟他妈说要来果园子看看。

  急忙把那书藏起来,董二宝这才出了瓜园子,摇摇晃晃的朝村里面走去。

“你爹是不是又打牌去了?那个董大全,老娘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刚一进家门,董二宝他娘冯翠兰劈头盖脸就问他。董二宝连忙晃脑袋,说他爹在瓜园子呢。

  一听这话冯翠兰脸上才见着笑容,顺兜里掏出两块钱塞到董二宝手里,“去买两袋咸盐去,家里的盐快用完了。”

  接过老妈给的钱,董二宝晃晃悠悠出了大门,朝村里陈秀莲家的小卖店走去。

到了小卖店董二宝见陈秀莲正靠在躺椅上打瞌睡呢,看看四周没人,董二宝立马就上前往陈秀莲胸脯上抓了一把。

“哪个狗日的……?”

  胸部被抓,陈秀莲顿时就醒了,正要开骂,抬头一看是董二宝,脸上顿时就现出一丝笑意。

“哟,是二宝子呀,你咋来了呢,是不是想婶子了?不是跟你说了晚上去瓜园子里找你去吗,你咋跑到我这来了?”

  小心的朝外面看了一眼,见附近一个人都没有,陈秀莲便靠在董二宝的身上,一把抓住他的裤裆,说道:

“现在没人,不过可干不成那事儿,等晚上去你瓜园子咱俩再弄,现在你就让婶子好好的摸摸吧。”

  中午的时候虽然已经摸了董二宝的东西,但毕竟隔着两层呢,陈秀莲也没弄清楚董二宝具体是啥型号。

  而董二宝听到陈秀莲说起瓜园子才想起她中午的话,顿时就兴奋不已,说道:“婶子,你晚上去瓜园子找我干啥呀?你想让我骑你呀?”

  本来董二宝还有些不好意思对她说这种话,不过一看到陈秀莲发骚的样子,这话顺嘴就出来了。

  这时陈秀莲的手已经伸进了董二宝的裤子里,从里面抓住了他那根东西。“想要骑我也不难,就看你这东西好使不好使了。”

“呀,二宝子,你这东西咋这么大呢,跟根大茄子似的,这要是让你捣鼓一下还不得升上天呐。”

  在来的路上董二宝就一直想着陈秀莲的大胸脯,裤裆里的东西早就硬邦邦了。被陈秀莲这一握,董二宝当时就深吸了口气,心说女人握和自己握真是两种感觉,实在太他妈刺激了。

“个小芽子,还挺会享受。”

  见董二宝居然闭上了眼睛,陈秀莲顿时就笑了起来。此时陈秀莲的沼泽地也是水流潺潺了,要不是顾忌现在是白天,她真恨不得立马就脱下裤子让董二宝给她捅捅。

  董二宝被陈秀莲抓的舒服,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抓在了陈秀莲的胸脯上,像和面一样揉了起来。

“婶子,你这胸脯可真大,都快赶上我家瓜地里的西瓜了。”

  胸脯被董二宝这么一揉,陈秀莲感觉下面越来越湿,就在她想要把另一只手伸进自己裤裆里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

  陈秀莲慌忙把伸进董二宝裤裆里的手抽出来,说道:“你叔回来了,你晚上在瓜园子等是不?我去找你。”

“在,在,我哪天都在瓜园子。”

“那婶子给你摸你还摸不?”

“摸,咋不摸呢,到时候我可得好好的摸摸婶子你。”

  这时不远处已经传来的脚步声,陈秀莲赶紧走进柜台里面,董二宝也听到了脚步声,于是说道:“婶子,给我拿两袋儿咸盐,给你钱。”

  本来陈秀莲还以为董二宝就是来摸她的,一听这话立刻就给董二宝拿了两袋咸盐,随后找给他一块钱,就收他个成本价。

“哟,二宝子呀,今天咋上我家来买东西了呢?”

  刚把钱接到手里,身后就想起了村长黄全贵的声音。董二宝转过身子,朝黄全贵呵呵一笑,说道:“以后买东西就来叔家买,别家都不去了。”

“嘿嘿,这话我爱听,以后你来我家买东西我给你最低价。”

  跟黄全贵两口子打了个招呼董二宝就出了小卖店,一溜烟的跑回家,董二宝把咸盐往灶台上一放就进屋躺下了。今天他干了大半天的活儿,也的确累了,往那一躺瞌睡就上来了。

“小崽子,一回来就睡觉,周大发家明天娶儿媳妇儿,活儿肯定不少,你去帮着忙活忙活去,别在这躺着了。”

  董二宝虽然想睡觉,但一想到能见着周小燕也不感觉累了,跐溜一下就跑了出去。

  周小燕是周长龙的妹妹,和董二宝同岁。上学的时候他俩是一个班的,要不是董二宝打架让学校给开除了他俩没准还在一个班呢。

  这丫头不仅长的跟朵花似的,而且胸挺屁股翘,董二宝一直就喜欢她。不过自从一年前董二宝摸了周小燕一下这一年来周小燕都不理他,也不知道现在还生气不生气。

“哟,二宝子也来帮忙了啊?”

  院子里支了个大锅,此时几个妇女正坐在一边摘菜呢。董二宝朝几人嘿嘿一笑,便跑到一边劈柴火去了。

  劈了半天,董二宝见周小燕和周长龙从门口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不少东西,看样子是去乡里买东西去了。

“燕子,你回来了。”

  一看到周小燕董二宝就笑呵呵的跟她打了个招呼,不过周小燕只是哼了一声,瞪了他一眼便进了屋。

“看来那气还没消呢,不就摸了一下吗,这都一年了,至于吗?”

  今天周小燕也穿了一身新衣服,而且这丫头应该是戴了胸罩,把她那胸脯衬托的十分高耸,董二宝真想再摸她一下,不过怕这丫头彻底发飙。

“二宝,来烙忙啊,晚上多喝点。”

  周小燕虽然没搭理董二宝,不过周长龙却憨憨的朝他笑了一下。董二宝轻轻点了点头,转头过继续去劈柴火。

  一直到开饭董二宝总算是把那些柴火全都劈完了,也把他给累的够呛。

  烙忙的有不少,晚饭也摆了两桌。董二宝在男人这桌,拉着周长龙喝酒。别看周长龙平时蔫了吧唧的,但喝酒可不含糊,一口气连干了五杯,把董二宝喝的直打酒嗝。

  啤酒一喝多就想上厕所,董二宝跟桌子上的人打了个招呼,转到厕所那边,也没进厕所,就在外面开闸放水。

  水放到一半,董二宝便听到一声轻呼,转头一看周小燕正站着一边瞪着他,不过当她看到董二宝转头立马转身就走了。

“这丫头应该是想去厕所吧?”

  舒舒服服飞放完水,董二宝抖了抖自己的家伙,系好裤子走了出去。周小燕正在房山头站着呢,一见董二宝出来顿时就瞪了他一眼。

“撒尿不知道进厕所里面撒去呀,你这人可真没规矩。”

  哼了一声,周小燕便往厕所那边走,路过董二宝身边的时候她又说道:“董二宝,你那东西长的真丑。”

“啊?我东西长的丑?啥东西呀?”

  看着周小燕的背影董二宝脸上挂起一丝狐疑,随即他便想到周小燕肯定是看到他那根东西了,说的也是他放水的东西。

“丑?以后这东西还能让你舒服呢。”

  嘿嘿一笑,董二宝便又回去接着喝酒。不过他并没喝多,晚上陈秀莲还要去瓜园子找他呢,董二宝可不想喝的烂醉错过了这个机会。

  一会儿的功夫,周小燕也回到了桌子上,她坐的是妇女那桌。董二宝笑兹兹的看着周小燕那高耸的胸脯,心想想着要是摸一下是什么感觉。

  周小燕仿佛也感觉到了董二宝在看他,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董二宝立马就装作喝酒,把眼神儿收了回去。

  酒席散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董二宝打着饱嗝往出走,刚出门口就看到周小燕站在那里。

“董二宝,明天你早点来,帮忙放鞭炮,要是来晚了看我不收拾你。”

  朝董二宝扬了扬小拳头,周小燕转身便有进了院子。看着周小燕那挺翘的屁股,董二宝嘿嘿一笑,心里想着早晚得把这丫头给弄到手。

  晃晃悠悠的往瓜园子走,一边走董二宝一边哼着小曲。但一想到晚上就能摸到陈秀莲的大胸脯,董二宝马上就兴奋不已,步伐也加快了许多。

  到了瓜园子一看,他爹根本就没在,肯定是跑出去打牌去了。一想到过一会儿就能摸到陈秀莲的大胸脯,董二宝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把裤子都顶起来老大一块儿。

“小兄弟,别着急,今晚就让你开开荤,嘿嘿。”

  陈秀莲已经答应让他骑了,董二宝还从来都没体验过骑女人是什么滋味,但想来肯定是销魂的很。

  刚才在酒桌上虽然极力控制,但董二宝还是没少喝,等了半天陈秀莲也没来,他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他梦见陈秀莲光着腚跑到草棚子找他,躲在西瓜地里喊他过去。等他进了西瓜地里陈秀莲就不见了,不管咋找都找不着,把董二宝给急醒了。

“董二宝,买西瓜。”

  眼睛刚睁开就扭着大屁股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床上躺着的董二宝下面支起来老高,眼睛顿时就死死的盯住董二宝的裤裆,一刻都不肯离开。

“哟,婶子,你来买西瓜呀?”

  一见陈秀莲进来,董二宝的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陈秀莲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在董二宝撑起的裤裆上轻打了一下,说道:

“二宝子,你这是干啥呢?这地方咋支起来这么高?你想吓唬婶子呀?”

  被陈秀莲轻轻这么一打,董二宝顿时就打了个激灵,笑嘻嘻的把陈秀莲抱住,董二宝的另一只手就攀上了陈秀莲的胸口,轻轻的揉了起来。

“我就是想吓唬你,咋的,怕了?”

“呵呵,我陈秀莲长这么大就不知道什么叫怕,谁知道你这是不是真货呀?”

  下午买盐的时候陈秀莲已经摸过董二宝的东西,哪能不知道他那玩意是真是假。董二宝也知道陈秀莲是在逗他,把手伸进陈秀莲的衬衫里,一下就抓在了她的胸脯上。

“呀,婶子,你这里面咋啥也没穿呢,别是下面也没穿东西吧?”

使劲揉了几下,董二宝嘿嘿笑道。陈秀莲被董二宝这一揉也来了感觉,轻哼了一声,说道:“想知道我下面穿没穿东西,你自己掀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