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当一颗西瓜籽遇见一个大西瓜...

鳳凰花滿樹 2018-11-07 18:18:42

  


原本的计划要写“谁是你的贵人,你又是谁的贵人?” 正琢磨着题目,闻见清香沁鼻每次想吃不敢多吃的西瓜,忆起一个跟西瓜有关的成长故事,马上乐乎。


 话说,我们有一家挺大型的针织面料合作伙伴。故事主角之一是14年间从研发主管到研发主任晋升到研发总监的周先生。带领20多人研发部门的周先生,勤奋认真,总是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刚认识他那会儿他说他明天早上跑步一个小时。


  两年前的夏天,公司迎来了一位技术顾问,60多岁的陈博士(也是英国染色学会的院士)。陈博士在毕业于斯的香港理工当教授。他曾担任澳州一家染厂和斯里兰卡一家染厂的董事兼总经理,也曾当过国内一家纱厂和染料厂的总经理。


我曾有机会与身材高大和蔼有神又自带威严的陈博士有过两次简短的午餐交流,请教过他比如在澳洲与在中国管理工厂的异同;比如降低染整车间温度的技术问题,因为每年夏天很多工厂的染厂人员流失率非常高(40多度的高温下持续工作几个月非常辛苦)。


在跟陈博士见面之前,我听说了周先生已经不眠不休地跟着这位师傅大半年了。

属于那种师父一直在找好徒弟以便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而徒弟某一刻忽然心里一亮意识到面前真的有一位上天派来的师父。于是,这位本职工作已经很忙的本来就很勤奋的周先生,更加废寝忘食,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似乎进入一种走火入魔的初级症状。



一天,我们殚精竭虑(起初呕心沥血)支持该企业创建精益文化的准专家维维安同学早上到工厂后,有缘目睹了周先生的这种奇特的看似迷离实际清醒看似冷静实际兴奋的状态,就关心地问候了他是否还好。


周先生用以上所述之眼神回应了维维安,隔了几秒钟,淡淡地像是自言自语的对着空气说了一句,

“我感觉我快要开悟了。”然后继续埋头。


“我好羡慕周生啊”,维维安在与我同去这家工厂的路上跟我分享道。


看官再耐心一点,西瓜就快出来了。



再几个月的后来,在和我们驻厂项目团队里的一位面料专家摩根同学一起午餐时,我好奇问起他与是否经常有机会与陈博士碰撞各类技术话题技术话题以及小专家遇大专家的心得感受。


摩根同学领了问题兴趣盎然娓娓道来:经过多次交流后,我发现陈博士不仅仅是精通织染整每个生产流程,还精通纱线,不仅懂cotton(棉)也懂polyester(涤纶)还懂polyamide(尼龙),还懂配色懂化工,哇,真是难得一见的全才。更加绝无仅有的是大学教授经常泡在辛苦的工厂生产现场。

罕见摩根同学眉飞色舞地对一个人由衷的赞赏有加。


“他让我在某些方面更加自信,在一些问题上原来自己的发现和分析与大师不谋而合,有些技术话题可以共同深入探讨,也得到过他的嘉许。当然,跟大师相比,我意识到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可以走。”


隔了半分钟,摩根再加了一句,“Stella你可能没有想到,陈博士还出版过诗集!”


真是惊讶!我知道陈博士管理工厂经常在车间初到新厂有习惯去看工人的厕所。不知道是出自他的道德之心人性关怀,还是因为他深信工人的厕所其实是工厂实际管理水平和企业文化的一面镜子。


我随后问起周生的学习情况。


“周生学得挺苦的,不过他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有一次我问周生跟师父学得怎么样。他是这样跟我说的。” 我提起耳朵。


“在陈博士面前,我觉得自己懂的东西就像一颗西瓜籽那么小,而他,陈博士,他知道的就像一整个西瓜!” 周生一面说一面用手比划着西瓜籽和西瓜的比例。

我举着的茶杯停在半空中,这个画面让我出神。


Voila,这便是本文的西瓜主题!


不过,周生用西瓜来做比喻是不是因为刚好吃过西瓜?有机会一定问他。


Anyway,我们取的是这个sense而已。


便如“千里马常在而伯乐不常有”一般的逻辑,职场生活各领域里,我深信“西瓜们常在而非仅夏天有”。有人曾经分享过我一句话,好老师一直都在的,也一直在寻找好学生,关键是,要让自己成为那位学生。


如果摊开A1大纸描绘一下“我的西瓜地图”,或者用思维导图勾勒一下“我的西瓜长成记”,盘点总结自己成长过程中从环境公司团队朋友老师家庭等构成的生态系统各根茎获得的各种滋养,真可以为感恩节准备一份致谢清单是不是?这幅图一定述说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如果被邀请分享一两个,我敢打赌一定是饱含感情或者热泪盈眶的述说。


              

我的西瓜地有数不清的西瓜,有至今关系密切的,也有藕断丝连的,也有暂停联络的,然而,每当想起他们总深深的感恩。总有些人,他们的能量场如此之大,就算跟他们相交甚浅甚至寥寥几次会面甚至仅仅萍水相逢,你都能立马清晰觉察到在他们面前我就像是一颗西瓜籽望着一整个西瓜。

而所有“大”西瓜之所以成为“大”西瓜,他们卓尔出众的不仅仅是专业之人,还有人性的感召力。(上篇的关于sense一文也适用于描述大西瓜们的特质)


我觉察的升起,并非因为常常有醍醐灌顶,或者逼我从实践中小有开悟的体验(感激的确有这样的时常敦促解脱知见的恩师),很多时候源自共同工作过程中的发现:他们对“易变不确定多元模糊的”混沌时势里信念坚定运筹帷幄;有时候被他们就某些话题的洞见所启发;有时候是发现他们在回应某些问题上的智慧;有时候是被他们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水准感染;当然,有时候是纯粹感受到他们对自己真诚的关爱…… 他们都无一例外提升了我的能量,滋养了我的成长。


对了,不能忘记许多古老的近代的西瓜都安静藏在书本里。芒格有句名言(他有好多),大致意思是,“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智者不是每天都阅读的,一个都没有”。


那么,你会是谁的西瓜吗?



(注:插图出自蔡志忠作品。致敬这位觉者)


 上篇链接:make sense的sense是什么鬼?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