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李凡 || 我的外爷外婆

金水文学 2018-11-07 15:18:06


我的外爷外婆

文/李凡


近来不知什么原因,对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用痴迷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先是利用工作之余如饥似渴的对路遥的《人生》看完,紧接着已将《平凡的世界》看完了一半,两本书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暂且不提书中少安少平以及高加林那段悲惨而又让人感动的爱情故事,单是对书中陕北黄土高原的描写让我情有独钟,在特定的时期,从大锅饭到生产责任制的改革,也让我这个后生有幸在书中寻找到爷爷那辈常说的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黄土高原的宽广就像朴实勤劳扎根在黄土地的人们一样,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让我对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他们饱经风霜的磨难深表同情,无论从高加林的父亲高玉德还是少安少平的父亲孙玉厚,朴素而又善良勤劳的庄稼人在路遥那细腻的人物刻画下体现的淋漓尽致,虽然他们没文化却一心扎根土地,用勤劳的双手在与命运作斗争,把光景过到人前,在子女过的更好,让我深受感动,也不由得让我想起远在一千多公里外渭北平原老家的外爷外婆。朴素而又勤劳辛苦了一辈子的庄稼人,同样经历过那个悲惨的年代,善良的心对子女的初衷又何尝不是呢。


(一)


外爷外婆今年已70有余,外爷身体依然硬朗,只是略微有些瘦弱,背略显佝偻,伴着一点耳聋,日渐深邃的眼眸,脸上的皱纹日渐增多,但骨子里那股劲儿丝毫没有减小,敲锣打鼓还是能和年轻人一决高下,外婆身体却不那么理想,常年需要人照看,好在有外爷每天无微不至的照顾、陪伴、按时吃药,才慢慢让病情有所稳定,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外爷的形象依然是那么高大,爽朗的性格,乐观自信,为人豪爽,勤劳勇敢,外婆还是那么的温柔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在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就像黄土地般的博大的胸襟和黄土地特有的那种淳朴善良。


(二)


小时候,记忆中外爷总是骑着个三八大杠的车子,粽黑色的擦的锃亮,提着个黑色的皮包,每逢南渠西过古会或者逢我放假,总把我从和家庄接到南渠西,俗称“停外家”,前面大梁那个就是我的专属位置,伴随着路上外爷那爽朗的笑声及大嗓门的聊天,一来路上解闷,二来害怕我打盹掉下去,走在凹凸不平的小路,穿过长洼,不一会儿,便到了外家,于是,外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吃的,做上可口的饭菜,给上几毛钱,不一会,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一溜烟跑到南渠西广场前小商店,买点弹球外加几张麻辣片。


上了小学,正赶上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于是一部分青年怀揣手艺,不满足在农村种田的现状,便出门打工,补贴家用,改变落后的农村面貌,父母亲便是这样一类人,自然而然我就成了留守儿童,所以外婆外爷对我格外照顾。上小学时,不知谁立下的规矩,一到学校举办活动,男生总是深蓝运动服,女生则是红色运动服,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会多少有点不开心,不是练不好或者老师批评,而是家里穷,我没有衣服,爷爷奶奶总是到处借,托合阳的姑姑姨姨,到处寻人借衣服,小时候身材矮小,借的难免有些不合身,到学校害怕同学老师笑话,再说,借别人的,人家也不情愿啊,时间一长,外爷知道后,便带我到合阳给我买了一身,并搭配一双当时流行的钉子鞋,并在南街照相馆门口照了张相,吃了一碗踅面后,便把照片寄给我在新疆打工的母亲。虽说已过去十几年,直到现在,那张照片依然留存,那双钉子鞋当时是多么渴望能有一双,后来虽然缝缝补补将就着穿着,还是舍不得扔,相比我家,外爷外婆条件就稍微好点,回想起童年的时光,家里相对较穷,爷爷奶奶管我吃住,不至于挨饿,但外爷外婆,总是能在精神世界满足我,一套运动服,让我不再彷徨,甚至期待学校举行节目,好炫耀我的新衣服。你可曾知道,在童年里,每天放学,经过踅面店,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对于一个少年是多么的渴望,所以我很期待放星期或者放长假,便能盼到外爷骑车接我去外家,外爷总带我去商店后面那家踅面店,至今还记得,当时1快5一碗,外爷总会说“给娃下上半碗,辣子少点。”现在每次回合阳,总要先去吃上一碗,从南街的合阳踅面店,到茂林世家踅面店,再四处打听哪家的好吃便去尝鲜,可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不是调料和荞面不行,而是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


再到初中,转去新疆上初中,对外婆外爷的记忆当然就只能在电话中及过年时回去匆匆见一面。


高中时,转回路井,外爷又开始了对我的关心,外家对面的娃跟我一般大,也在路井上学,偶然间说起学校有时候吃不好,外爷一想,一个女生如此,男生更是,娃还在长身体,便买了电饼铛,每周会让对门娃帮我带去学校,一袋烙饼20元零花钱,一直持续了整个高中,有时还会骑电动车专程去路井,买点吃的,去看我。高中正是叛逆时期,也没少在学校惹事,有一次严重被老师要求回家反省两周,学校便通知家长,是家里我爷爷去接的,从学校把我带出来,没说我也没骂,把我送到东头路井车站,便说“爷爷年龄大了,管不了了,也不会教育,你去合阳你姑那,叫你姑管教管教,看你姑咋办”,去了合阳,过了两天,被外爷知道,匆匆骑电动车到合阳,先是带我吃了顿饭,这件事压根没提,等到了大姨房子,便说“老师怎么能这样,在咋说也不能在家里,娃还要念书里,把他的,让我去学校找老师去”。一瞬间,让我内心难受,外爷这么大年纪专程跑来,骂我一顿还好受点,也舍不得骂,我说我会解决的,便给老师打了电话道歉,老师让我周日按时来上课,有时候就是这样,至亲的人不管你再怎么样,总是支持你,想着你,过去我承认也怪自己,毕竟还太年轻,年轻时犯下的错就交给时间去慢慢冲洗抹平,但外爷的行为让我记忆尤深。


每次去外家,外爷总是留好多吃的给我,记得有一次,不知谁送了点腊肉,便放在冰箱,正好过了几天三姨来看外爷,爷爷就说“给你带回去吃,我跟你妈妈都咬不动。”可外婆戳戳外爷,微微地说:"给凡凡留着,娃爱吃里。”在过年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三姨当作玩笑说出来,惹的大家哈哈大笑,还有一次,外爷在合阳吃席,不知何时行情主家不是给瓜子糖了,而是给一张羊肉票,我正好在合阳姨家,爷爷打电话说,让我过来,把票给我,对我说“拿着去吃,爷爷牙口不好,咬不动。”其实,我知道,他是舍不得。哥哥长我几岁,我上高中时他便已参加工作,其他娃的父母都在身边,好照顾,所以外爷把更多的爱给我,回去立马给母亲打个电话,说娃今天吃了啥,买了啥,其实也是变相的让自己的子女省心啊。


在小姨家娃还小的时候,有次跟我一同停在外家,娃要喝饮料,可不知为何,外爷没看,回来拿回来一瓶罐装啤酒,那一刻,心疼的同时却一瞬间觉得外爷老了。


在上大学时,有次外爷中煤毒,住在医院,几个儿女都不在身边,正好赶上我放寒假,便回来陪着外爷,听大姨说当时昏迷不醒,被村里人送去医院,可当我去了医院,他还是笑哈哈,说没事。在早上打吊针时,他对护士说“你先给叔扎,叔不怕疼,随便扎,吊完还要去广场看戏里。”他用他的乐观感动着其他的病人,也使得实习护士没有那么胆怯,当然效果可想而知,他是出院最早、恢复情况最好的,出院那天,外爷算了我为他花了多少钱,我一直拒绝,他却说“你还没挣钱,挣了再给爷爷”硬是把我买早餐的钱给了。


(三)


在去年工作间隙,我回去办事顺便看了下外爷,在得知我来后,一大早和好面,等着我,中午,做了顿油泼面,并特意拿出两瓶啤酒,让我视频发给舅舅、妈妈,说家里都挺好的,吃的好,喝的好,在外面不要操心。


在今年,恰逢合阳县锣鼓队比赛,外爷知道后,饶有兴趣,并认真排练,最后,南渠西社区在老中青三个鼓手中选了外爷,凭着那股不服输以及对锣鼓的爱好,当然重要的是他那娴熟的技术,在比赛前两天,外爷给妈妈打电话说“你妈就先交给你了,让大在好好的敲一回。”其实不是不想让他去,真的是担心他的身体,可他就是这样倔强,还是去了,铿锵有力的鼓点,优美的抡锤摆锤,敲出了庄稼人的强悍,舞出了庄稼人的乐观,以至于在和家庄中学预选赛时,外婆在我家隔了一条马路,在十几个社区鼓手声中,给我妈说,“你听,这个是你大敲里。”


外爷就是这样,因年龄大,地给了别人,还是会帮门前人粉玉米,帮小爷爷喂猪,卖猪,帮三爷爷看门,重要的还是每天陪着奶奶,因外婆爱操心,加之轻微脑梗,外爷陪着从村广场走到家,从南头走到东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现在在外工作已有两年,每次回去总会给外爷钱,可到了买东西这一环节实在头疼,他爱喝酒抽烟,可总是担心身体,最后,还是妥协,带瓶酒、带条烟,我想,就跟小时候的我一样,当我喜欢也希望别人给我买,外爷又何尝不是呢。


(四)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节目,叫做《家风》,便想到了外家这一个大家族,坐落在南渠西这个贫穷的小村庄,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却用实际行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后代,先从外爷这辈来说,大爷爷虽人在外干事一辈子,但时刻还是牵挂着家里人,嘘寒问暖,关心着老家的一切,从十几年前把旧家具寄给农村老家,足以说明他一生勤劳节俭,三爷虽沉默寡言,但从他写的书里,我看到了就像平凡的世界中,对孙少平描写的那样,博学多才,热爱学习,一生勤劳善良,小爷爷的身上就是劳动人民的真实体现,不怕苦,不怕累,用勤劳的双手拉扯着子女长大,两个老姑更不用多说,子女现在的事业有成,那就是她们最大的功劳体现,再说,其他舅舅姨姨,更是继承了父辈的特点,为人谦逊,善良,用双手为子女默默付出一切,关心着这个家族的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什么是家风?我觉得不是留下什么宝贵财富,而是留给后代更多的思考、值得学习的东西,更多的是一种品质,一种精神的传承,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家的家风。


(五)


现在离开家在外工作,说白了,最牵挂的还是家里的老人,愿善良的外婆外爷身体能健健康康,多活上几年甚至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比啥都强,一生为儿女操劳,我无法想象没有他们的日子,更无法想象在我有能力却无以报答的时候,那时的我活得是多么悲哀,无奈。


在24岁的我没有什么大道理可言,但我知道知恩图报,记住对我帮助的人,并在今生付诸于行动,祝愿我的外婆外爷身体健健康康的,也希望全天下的儿女都能尽孝,别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想那才是枉活这一世,人生莫大的不幸与悲哀。


(六)


写完后,放下笔,抬头一看,天色渐晚,便起身准备洗洗就寝,可以仔细看,发现不对劲,这窗户都关着呢,风又进不来,把他的,不知从哪钻进来一股溜溜风还把眼睛吹的通红通红的。

李凡,陕西和家庄人,目前就职于深圳地铁,热爱文字,偶有不成文的作品发于各个网络角落,热爱家乡,愿会同天下文友,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作者简介】


金水文学  感恩有你  感谢您的赞赏支持

总编:金水(赵晓罡)   编辑:周洁

投稿邮箱:

290160438@qq.com

1825341594@qq.com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