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李稚姑 | 樱桃奶奶

野蛮厨房 2018-11-07 21:57:47

樱桃奶奶


       就在平宁在他的小公司里忙乱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母亲打来了电话。

       “……樱桃奶奶走了。就在前几天。”

       “啊,那个樱桃奶奶?她……走了?”

       “对,再过三天就是她的头七,你……你有时间回来吗?”

        刚打算委婉地回绝母亲,可话到嘴边,平宁突然顿了一下。

       樱桃奶奶是平宁家院子里的一个老太太。

       樱桃奶奶养了一只小白狗,因为头顶有一撮高高竖起的“呆毛”,便取名叫樱桃。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叫她樱桃奶奶,她的真名却似乎没几个人记得了。

       “樱桃奶奶,又出来散步啊!”大人们微笑这和樱桃奶奶打招呼。樱桃奶奶点点头,裂开干枯的嘴呵呵地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豁牙。樱桃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紧紧地黏在樱桃奶奶的屁股后面,一步不漏。

       平宁记得,印象里的樱桃奶奶,总是坐在楼下的那一大块水泥台上,双手倚着根十分光滑的旧拐棍。她的脸上皱皱巴巴的,深深的沟壑几乎遍布了整张脸,就像——呃,一个缩水的核桃,挤得她原本就较小的眼睛更加看不清,也不知道她是她是坐在那里发呆,还是在默默观察人群。樱桃奶奶坐在那里,樱桃就乖乖地趴在地上,一会儿睡觉,一会儿无聊地左右观望,总之,它就是趴在那儿不动,任你怎么逗,都丝毫不理示你。刚开始,平宁每次见了樱桃奶奶都害怕得远远躲开——那张脸着实有些吓人,后来,实在受不了樱桃的“诱惑”,才慢慢地敢 靠近她俩。

       樱桃的脾气可好了。

       小时候,平宁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和樱桃玩。小孩子,手痒,平宁每次见到樱桃时,除了照例要去摸摸樱桃那又长又顺滑的白毛,就是“欺负”樱桃。平宁的小手一会儿拉拉樱桃软软的耳朵,一会儿又去按按樱桃的湿润小鼻子,喜欢得不得了。樱桃从不咬,也不叫唤,只是乖乖地让平宁玩。

       樱桃奶奶挺喜欢平宁。看到平宁来找樱桃,她脸上的褶子就堆积得越发深了。“像我拧水时的毛巾!不知道她说话的时候脸上一挤会不会滴出水来?”平宁暗暗地想。樱桃奶奶那只洗得发白的布袋像魔术师的帽子,她瘦小的手一伸进去,掏一掏,随即变出了一个又一个小零食——有时是一块五毛钱的果冻,有时是一小把瓜子,平宁总是如获珍宝地捧去,放在上衣口袋里久久舍不得吃。渐渐的,在平宁眼中,樱桃奶奶那干瘦的体态不再像骷髅那样看着害怕,相反,倒有一种专属于老人的慈祥和温暖。平宁喜欢樱桃,更喜欢樱桃奶奶。

       有一次,小平宁偶然听到了爸妈的谈话中的一句——

       “她真是把樱桃当儿子养了啊!一个老人孤零零地在这儿过,也不容易。她儿子啊,唉……”

       小平宁很是不解——当儿子养?那她自己的儿子呢?

       如果是我,肯定不会离开妈妈的!她撵我我都不走!小平宁冥思苦想了好久也没想出那个叔叔为什么要离开樱桃奶奶,索性不管了,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奶油瓜子,放进嘴里嗍起来。

       樱桃不见了。

       樱桃是公狗,发情期到了,只知道在外面四处乱窜。每天下午,樱桃奶奶都得拄着那根老旧的拐杖,跛着小脚满院子找,看见一个熟人就远远地喊着问:“看见我们家樱桃了吗——”总是要等到天快黑了,樱桃奶奶才能在某一处草坪找到正撒欢子的樱桃;或是哪一家狗主人把它抱来。

       可是那天,樱桃真的不见了。

       那天下午,樱桃奶奶在院子里转了几圈也没找到樱桃。从太阳高挂到华灯初照,樱桃奶奶不知走了多久。只眼看着西边的落日挣扎着布下了最后几道温暖,又渐渐被凄冷的黑夜所蚕食。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樱桃奶奶在路灯下拖着长长的影子呼唤着樱桃,可除了嘶哑的虫鸣,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

       那一阵子,樱桃奶奶每天都按时按点地出来,似乎和往日一样,只是她的脸上挂着一幅失魂落魄的表情,就像以前的笑容从未出现过一样。平宁每次看到都忍不住避开——他受不了那双失了焦点的眼睛。

       全院的人都自发地开始找樱桃,可樱桃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连一丝它曾呼吸过的空气都寻不见了。

       樱桃奶奶一天天瘦了下去,原本就在身上寻不到几块肉,这下连皮都紧紧地吸在了骨头上,兀的一看很是吓人。

可樱桃还是没有出现。

       妈妈找到了樱桃。

       那天她去几站远的农贸市场买菜,在某家铺子门口发现了被拴起来的樱桃。尽管那时的樱桃浑身泥垢、十分狼狈,但头顶上那一抹熟悉的白——虽然有些脏了——还是让妈妈一眼认出。

       菜铺的老板解释说那天他去院里送菜,偶遇了正在闲逛的樱桃,以为是野狗,看着乖,便抱了回来。妈妈无力与他争辩那么乖巧得狗怎么会被看作野狗,只是赶紧抱了回来,匆匆给它擦了擦身上的泥巴,就和平宁去找樱桃奶奶。

       那天天上的阴云有些多,昏暗得不像那时应有的亮度。平宁记得,当他风风火火地往楼上冲时,正遇上下楼寻狗的樱桃奶奶。房子很老,公共设备就像樱桃奶奶的身子一样不大中用,声控灯早就坏了,樱桃奶奶就一手拄着那根从不离手的拐棍,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往下蹭,每迈下一步,都像下注一样叫提心吊胆。这么大年纪的人,就像一间摇摇欲坠的草屋,一根茅草的掉落都会引起大面积的坍塌。

       平宁隔着楼梯喊樱桃奶奶,告诉她樱桃在这里。

       转过楼梯口,由于逆光,平宁看不清樱桃奶奶的表情,只看见她动作停了一下,顾不得手上的棍子,伸手便来抢樱桃。棍子落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路磕磕绊绊地滑下去,“哐啷啷”地响,紧接着“砰”的一声撞在了谁家门口。平宁赶紧放下樱桃去拾拐棍,跑上去送到樱桃奶奶手里。

       樱桃奶奶艰难地弯下腰去,抱起不慌不忙跑上去找她的樱桃,僵直着胳膊一下又一下地摸着。她忽又重重拍了樱桃几下,却又舍不得用劲,只是张着干瘪的嘴一个劲数落着,声音有点变调。末了,只是喃喃地叨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不知怎的,平宁的脑中突然蹦出了一个陌生的人影——樱桃奶奶的儿子。此刻的他,正在做什么呢?

       这不怪小平宁想得突兀,只是那个情景太像一个母亲抱着久别重逢的儿子。

       平宁忽然想到了什么,向电话里问道:“那个……妈,樱桃奶奶的儿子,他过去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平宁想起,他刚上大学那会儿,妈妈就打来电话,说樱桃在哪一天沉沉睡去后再没醒来。樱桃奶奶没哭,只是笑,乐呵呵地笑,说樱桃终于解脱了。

       后来,樱桃奶奶发了一场高烧,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忽然就看不到了。

       妈妈说,樱桃奶奶的儿子在听说消息后当天就奔了回来,可呆了樱桃奶奶出院没多久又匆匆地走了,说是和一个大客户约了,急着回去。临走前,他付清了医药费,给执意不肯随他走的樱桃奶奶请了一个工资不菲的保姆——听说以前就打算请,但樱桃奶奶坚决不同意——并且给樱桃奶奶留了八万元钱。

       妈妈说,那个小保姆告诉她,樱桃奶奶的儿子走后,樱桃奶奶整天坐在沙发上只是发呆,手里握着樱桃以前最喜欢玩的橡胶小球。

       “她儿子啊……对,樱桃奶奶去世那天他回来了,只是一路地哭,我们也不想理他,樱桃奶奶辛酸了那么些年,他这个当儿子的回来过几次?!樱桃奶奶看不见的那几年,他也就第一两年跑得勤,后来呢?一年才回来几次!幸亏那小保姆挺善良,工作也做得认真,只是每次她见了我,也都替樱桃奶奶打抱不平!”妈妈愤愤的。

       平宁不语。

       他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妈,樱桃奶奶走的那天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么大的事。”

       妈妈有些恼:“那几天?我还要问问你前几天到底在干什么呢!打你手机总关机,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要不是我打电话到你办公室,人家告诉我你出去办事了,我还真打算冲去找你!”

       平宁想起来,那几天,他在山区里查看公司进货区的情况。公司刚刚起步,一切都得亲力亲为他才放心。那地方也偏僻,下了场大雨便一连停了几天电,手机没电也无计可施。

       平宁解释道:“啊,那几天!我……”

       忽然,不知怎的,一个熟悉的影子钻进了平宁的脑海。平宁睁大眼睛看着,只看得樱桃奶奶孤单的背影渐行渐远,后面,老实的樱桃扭着屁股亦步亦趋地跟着,头顶上那一撮毛随着步伐摇摇晃晃。

       樱桃奶奶……樱桃奶奶……

       平宁惊雷般的想起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自己也成了“樱桃奶奶的儿子”那样的人。他仿佛看见妈妈,他那日渐衰老的妈妈,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独自一人——平宁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坐在餐桌前吃饭,右手边放着一个漆黑的老式手机。但它几乎从未亮起。

       平宁突然满心愧疚。

       有多少个那样的夜晚,你呼唤着我。可我在哪?

       究竟要受怎样的痛才能让我们领悟到现有的美好?为什么,不能在伤痛来临前,早早地去珍惜?

       电话那头的妈妈见平宁迟迟不说话,有些着急:“你刚才说什么?喂?喂!”

       “妈……我想我……我明天就去买车票。”平宁努力让妈妈听不出他已经变调的声音。

       一滴泪滚下,摔在地上碎成一片。他哭,为樱桃奶奶,也为他自己、为他的家。还有他最最亲爱的妈妈。


 园长点评

     《樱桃奶奶》看起来是一个关于樱桃奶奶和小白狗的故事,其实说的是樱桃奶奶和儿子的故事。儿子远在他乡不常回来,樱桃奶奶就与小白狗为伴,聊慰晚年的寂寞,这是传统的老套故事。在这里略为不同的是,儿子并非是母亲的抛弃者,也并非不赡养母亲,而是因为远离家乡,不能经常回来看望母亲。因此,这不是一个因匮乏而导致的不孝故事,而是一个儿子因工作忙碌而不能回家侍亲的故事。这不是一个传统的道德说教,而是一个现代社会的悖论症候。

      狗比人有情意已不是什么新鲜的情感想象,远亲不如近邻的亘古传训也不足为凭。富有戏剧性的是,当平宁在电话中义愤填膺地指责樱桃奶奶儿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变成了樱桃奶奶的儿子那样的人。这一戏剧性的情节昭示了现代社会造就的结构性悖论:个人的发展难道都要以牺牲家庭伦理为代价?因此,《樱桃奶奶》并非一种简单的社会激愤,更是一种自我审视式的内心批判。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食材一号

【野蛮厨房出品】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