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毕业日

STAROSE 2019-01-15 15:43:54




毕业了。


拍完毕业照的第三天,深夜,一向没什么动静的班级群突然弹出消息。


打开一看,还是专业里本来就数量很少、平时都不怎么来上课,连说句话的机会都很少有的男生。


“我加一下各位同学的微信,好多人都没”


“+1”


“怎么这么突然”


“舍不得吧”


“删了就永远再见了”




“那我也来加一下”

“我也加一下”



再一刷新,“新联系人”那里,一个个只在班会上听到过的男生名字一溜儿地排下来。



“嗨呀 美滋滋 人生巅峰 一下子套到这么多女生的微信”

“我们班男生这么可爱的吗”



真可爱。




拍毕业照那天其实也没有什么感觉。


天太热,太阳太毒,起得太早,总之站在图书馆门口听着慢吞吞摄影师指挥三二一扔帽子的时候,“怎么还没结束啊”的心情要比“我怎么就这么毕业了呢”的心情要强烈很多。


也或许只是因为身边还是平时一起上课吃饭打水洗澡逛淘宝聊八卦看综艺的雨,毕业这两个字似乎还是两个描着虚边的粉笔字。


拍毕业照的前一天,我们寝室有点不合群地逃过专业大聚餐,和另一个四年间关系最密切的寝室出去吃了饭。


还是平时的那间小餐馆。

胖胖又很热情的女老板刚扩建了店面,在楼下忙来忙去。

扩建以后的餐馆每一个包间都用学校的一栋楼命名,在这充满市井味的学校后街,还平添了一丝情怀的意味。


我第一次去那里是参加文艺部的聚餐,再后来是室友生日、学长学姐毕业、我们退学生会的散伙饭.....

和所有学校最出名的那个小店一样,这里装满了我和大多数人的庆祝或者是送别,每一次去点的菜单就和我们的大学人生一样,一点一点解锁,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滋味。


吃着吃着又停了电。

小曹说我们第一次文艺部来这聚餐也停电了,我说不记得了,立马得到其他人的友情提示,大家就又开始感慨有些事还真的是不得不服地巧。


包间外面是其他学院的班级在聚餐。

趁着停电,饭桌上的女生们从《后来》唱到了《送别》,唱得平时天性活泼的小曹同学突然感性地流了眼泪。(其实四年前第一次聚餐结束的时候小曹和我也有默默哭着走回各自寝室。哈哈哈。巧。)




这几天删小号的微博,翻到大学开学之前的微博,分享了一首校长李克勤的《开学礼》,

打开播放器仔细听了一遍,四年前的心境又浮现出来。


只是,

终于带过四方帽,再也不会开学啦。



同学各位

找个位

这是你的开学礼

往前看

想象戴着四方帽时多美丽

先交过难忘学费

先不会来年失礼

明天总会是个新学期

终生制




可能每个人都会有过憧憬大学生活的高中毕业暑假。

那个炎热又绿油油的夏天,没有辅导班,没有暑假作业,没有距高考还有XXX天,在冰西瓜、电影和韩剧、无忧无虑的旅游玩耍之余,剩下的都是对未来无限的希冀。

但当真的踏入大学的时候,可能会失落,孤单,彷徨,会觉得生活无以为继,但是活着好像也就这样。

我也曾郁郁寡欢一整个大一上半学期,想念家乡的一切,因为学生会鸡毛蒜皮的小事心烦意乱想着“撂挑子”不干了,黯淡过也发过光,遇见过讨厌的人,但是喜欢的总归还是更多。


大学毕业和走入社会的分界线感好像没有高中那么强烈了。

从实习期开始,一只脚还没踏出学校,另一只脚已经在站在社会的地面。

没有长久的空白期,来不及认真思索或者浪费时间,生活好像一股力量巨大的浪花,驱赶着我们不断往前。


曾经我也对“变成大人”这件事嗤之以鼻,挂在嘴边的是陈信宏“长大难道是人必经的溃烂?”的抗拒和质疑。

而现在不得不承认的是,无论多么不想长大,我们都已经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大人



拍毕业照之前的那个中午,因为第二天要早起所以努力不睡,躺在宿舍的小床上看了很多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文章。

三联生活周刊微信里的一篇推送,最平静,但是也最打动我,看完以后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曾经奔赴地震灾区的记者留下一句话,很触动我,虽然毕业和地震来说还是天差地别,但是还是想在这里引用。


没有新生活,只有生活。


毕业快乐。




会不会 有一天 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 你的我的 回不去 的悠悠的岁月
也许会 有一天 世界真的有终点
也要和你举起回忆酿的甜 和你再干一杯

-





     “拍毕业照时记得站近一点啊。”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