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转基因是美帝灭绝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怀疑探索者 2019-01-11 05:39:12

我们吃的有机类食品主要就是生物的遗体或活体,或其加工产物,植物、动物、微生物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美餐。

既然我们吃的食物是生物的遗体或活体,这些食品当然都会含有各自生命的遗传物质——DNA和RNA。

即使我们吃提纯的食品,比如转基因大豆油,理论上是甘油三酯,但是工业上不会也没必要加工精制到100%的纯度,总会残留或多或少的杂质,其中就包括转基因大豆的DNA。

作为食物的别的物种的遗传基因,在我们的身体里决不会表达出活性。

我们吃大米饭,就会变得像水稻那样泡在水里才能生长吗?显然不。

我们啃猪头肉,会变得像猪一样瞎哼哼吗?显然不。

那么,为什么吃了转基因的食物就有人担心转入别的物种的基因了呢?

转基因跟非转基因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我前面已经说了半天什么是基因什么是转基因了——转基因玉米也是玉米,转基因三文鱼也还是三文鱼。

转基因是人为地把外源性基因片段插入某物种的基因的序列,这只是对该物种基因的很小很小的改变;为什么是很一小部分呢?因为改变多了,变数太多,不一定得到符合我们预期的成果。

人类能培育新物种但是尚不能用化学法合成新物种——我前面强调说明了,转基因是化学反应,是一种分子生物学技术——但是能改变物种的一个或几个的基因片段以获得某种预期的性状。

这些改变如果定量地说,也就是改变原物种遗传基因总数的万分之一数量级。

一个物种往往有几万个基因(比如人类大约有三万个基因,玉米可能有五万个基因),我们只是转入外源的一两个基因。所以我说万分之一数量级的改变,可见改变之小。

物种的基因,我们不去改变,它自己也会改变,这叫变异,是自然界的基本规律之一。

如果没有变异,进化就会停止。假如几十万年前的人类祖先停止了变异,那我们人类今天的样子就跟几十万年前的早期智人一模一样。

实际上,所有的物种都会发生变异的。作为我们的食物的物种也是这样的,总是一代又一代渐进变异,有时候甚至大规模变异。变异甚至可以进化成一个新物种。

变异或突变跟食物的安全性没有必然关系。

我们的食物本来就是多样性,跨物种的,我们不仅吃动物、植物,我们连微生物也吃,这些食物的基因千差万别,我们凭什么害怕食物的基因变异?所有生命的遗传基因,不过是4种单核苷酸的有规则排列组合首尾相接而成。

我们现在吃的小麦、水稻、番薯、番茄、玉米、香蕉、菠萝、苹果、猪、牛、羊、鸡、鸭、鹅……都跟人类学会农业之前的样子大相径庭,它们的基因已经在我们人类的主导下千变万化了。一万年前,我们人类的第一个农民在安纳托利亚高原头一次想起种植小麦时,那时候的小麦一个麦穗只有几粒干瘪的小种子,农民指望农业会饿死,他还是以狩猎采集为生,只不过有一搭无一搭地播种希望。现在呢?亩产几百公斤。我们现在种植的小麦跟野生小麦相比,基因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的主食之一小麦就是这样“基因变了”;

世界上最早种植水稻的土著人可能是河姆渡人。河姆渡文化距今大约五六千年。那时候的水稻不过是一种野草,产量极低,别看现在南方人主食大米,其实这个饮食习惯只不过是宋代以来才养成的,公元1012年宋真宗从中南半岛占婆国进口了180吨的占城稻稻种在南方地区推广,产量大增,这才逐渐满足南方人的口粮,这不过是一千年前的事情。占城稻是占婆国驯化的食品新资源。从野草到高产粮食,我们的主食之一水稻就这样“基因变了”;

水果蔬菜也是这样的,你要是找到野生的香蕉、菠萝,你不一定认得出来,又小又难看又难吃,是我们人类的驯化,才让那些难以下咽的野生资源成为美食或者从低产变高产。我们的蔬菜水果,就是这样“基因变了”。

这个驯化过程就是人为地改变生物的基因。虽然前人不懂科学,不知道生命的本质是DNA,但是他们用经验办法获得生物的新性状,他们是不知不觉中改变了生物的遗传密码。你只要记住,驯化就能导致物种的基因重组,而转基因只是基因重组的一个特例。

随着科技进步,人类有了更多更高明的办法改变生物的基因,以获得我们所需要的高产、好吃以及一些其他性状(比如耐寒、耐旱、抗虫、抗除草剂、耐盐碱、高蛋白质、高脂肪等)。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用的是遗传学技术,他虽然不是直接改变水稻的基因,而是改变传粉方式等办法以获得高产,但是最终的效果是改变了水稻的基因。所有的性状都是基因表达出来的,反过来也成立。性状不同,就是基因变了。你认为袁隆平的杂交水稻不安全吗?

还有一种农业技术也是遗传学原理,普通西瓜的染色体是二倍体(2n=22),用秋水仙碱处理二倍体幼苗,就变成四倍体(4n=44)了。再用四倍体植株做母本跟二倍体副本杂交,在四倍体母本上得到三倍体(3n=33)的种子。种下三倍体的种子,由于三倍体的染色体不成对,联会紊乱,虽然能生长,但是没有种子,这就是无籽西瓜。每一个无籽西瓜,都是重复前面的方法培育的。你认为无籽西瓜不安全吗?




农民购买了杂交水稻种子,自己留种,下年播种行不行?

我们现在分析一下,农民买到的稻种,高产是显性基因,雄性不育是隐性基因。虽然农民看不到雄性不育的植株,但是雄性不育的隐性基因存在于稻种之中。用商业化第一代杂交水稻种植,就是自交,能得到高产。农民留种,得到的杂交二代将出现基因分离:其中有四分之三的高产,四分之一的雄性不育(绝收)——减产25%!

这下好了,农民还敢不敢留种呢?不敢了,只好每年乖乖掏钱从种子公司购买种子,被种子公司套牢了。至于种子公司如何批量制种,还要保持每年都是稳定的高产性状,还要保留雄性不育基因,他们是运用了核基因与细胞质基因互作的原理。至于如何获得稳定的性状,育种专家用的是连续回交的办法(回交,太难听了,就是亲子交)。

我们现在明白了,杂交水稻农民留种的后果,不是不能种植,而是种植会导致大规模减产。那么,大家都很关心的转基因呢?转基因能否留种呢?

分别说说转基因动物和转基因作物吧。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朱作言院士团队,早在1983年他们就研究转基因鱼,1985年正式发表了世界首批转基因鱼培育成功的论文,比西方同行领先3年以上。后来研究团队将草鱼生长因子的基因植入黄河鲤,经多代选育出冠鲤。但是朱作言院士眼睁睁看着外国同行的转基因三文鱼走向消费者的餐桌,转基因鲤鱼却迟迟没有获得商业化推广的许可。朱作言团队在可繁殖的转基因冠鱼的基础上,也培育了不能繁殖的三倍体的吉鱼。

美国、加拿大的转基因动物,已经商业化推广的,就是转基因三文鱼。转基因三文鱼肉质好,生长速度快,本来是好事,市场上又多了一种选择,应该是吃货的喜讯。事实上转基因三文鱼技术问世多年后,迟迟未被批准商业化推广。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社会上存在对转基因三文鱼的种种担心,其中一种担心是,怕转基因三文鱼与野生三文鱼杂交。这也担心?完全没必要的,杂交是自然界的常态,有什么好担心的?转基因三文鱼跟野生三文鱼的杂交后代,不也是三文鱼吗?自然界的三文鱼本来就是有很多品种的啊,多一个少一个无关紧要。其实,要消除反对者的担心,技术上一点也不难。还记得前面我讲无籽西瓜吗?无籽西瓜就是不能繁殖后代的,当然也就不存在无籽西瓜跟野生西瓜杂交的可能性。实际上,美国、加拿大上市的转基因三文鱼,就是跟无籽西瓜一样不育的,这是用三倍体技术培育的,实际上转基因三文鱼是转基因+三倍体两种技术培育的食品新资源。转基因三文鱼本来是可以繁殖的,但是为了消除反对者的担心,而设计成了三倍体。用化学法刺激二倍体转基因三文鱼,得到四倍体转基因三文鱼,再用四倍体转基因三文鱼跟二倍体三文鱼回交,即可得到不能繁殖的三倍体转基因三文鱼。

转基因作物呢?著名的转基因农作物,比如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大豆可以留种吗?

答案是:能,常见的转基因作物——转基因大豆就是可以留种的。但是,如果是在杂交的基础上做的转基因,那就不能留种,此时是杂交不能留种而不是转基因不能留种。比如杂交水稻或杂交玉米的转基因,就不能留种。

但是为什么我们会听人说,转基因种子公司不让农民留种呢?

告诉你吧,不是转基因种子不能留种,而是留种涉及知识产权使用费。

种子公司培育转基因作物的种子,也跟袁隆平等人培育杂交水稻种子一样,是要付出智慧和劳动的,其中的创造性劳动成果是可以享受知识产权(专利权、商标权等)保护的。因此转基因种子的价值就有两部分构成,一是种子本身的价值,二是转基因技术知识产权。如果农民不愿意一次性支付知识产权,那么农民就要每年购买种子;农民跟种子公司也可以达成协议,一次性支付多年的知识产权使用费,农民就可以留种了。

江湖上传说转基因种子不能留种,那是对转基因技术的误读。转基因是人为设计的,可以留种也可以不留种;留种涉及知识产权保护。

各国专利法都对专利保护设置了期限,比如中国为二十年,美国为十七年。孟山都公司说,过期专利农民可以留种,不过期的农民也可以以优惠价格一次性购买专利使用费而获得留种权利。

现在我给大家看一段路透社报道:阿根廷农民已同意支付永久使用费,以便拿孟山都公司等公司生产的转基因种子来留种,这样农民就可以获得最新的生物技术。




每一个转基因新产品推向市场之前,都需要经过严格的安全评估,没有安全评估的生物产品,任何国家的政府都不会批准商业化推广。农业转基因生物的研发、评估、推广,农业农村部有完善的程序,有兴趣的可去查看。外国公司,要想打入中国,也是要向农业农村部提交安全报告的。

转基因产品是大宗农产品,比如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谁也无法控制只准谁吃,谁不准吃,面对转基因食品,像美国这样一个拥有三点五亿人口的大国,消费者处在自由的状态,不管他们具体是约翰还是安妮,只要有一部分人吃,就可以得出美国人吃转基因的结论。有的人鸡蛋里面挑骨头,说只有他指定的美国人(比如川普)吃了才算美国人吃转基因,这个要求不切实际。

这是一个“阴谋论”盛行的时代,不能排除真的有阴谋或阳谋。美俄之间存在全方位的抵牾,通俄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俄罗斯方面也不甘示弱,能给美国造成损害,俄罗斯媒体也是不遗余力的。最近,美国媒体说,俄罗斯媒体造谣说川普夫人不吃转基因,这是俄罗斯企图打击美国农业的阳谋。俄罗斯是一个反感转基因的国家,据美国媒体报道,俄罗斯编造了很多美国转基因技术方面的谣言。

有人认为美国的转基因产品是专门给中国人吃的。想象力真丰富啊。哪国的转基因食品的标签上会标注“仅限中国人食用”的字样呢?有可操作性吗?

如果你认为转基因是美帝的阴谋,是灭绝中国人的基因武器,你愿意信就信吧,反正现在流行阴谋论,不信白不信(信了也白信)。只不过请你注意,转基因技术是1996年美帝首先商业化的,美国人已经拿自己做过并继续做“小白鼠”,我们只不过是后来才进口的;转基因棉花和转基因木瓜则是我们中国的自主知识产权。难道中国的科学家也想灭亡中国吗?难道中国和美帝的政府全都想谋害中国人?切记!在我们中国没进口之前,美帝自己的转基因食品已经在美帝自己的国内上市,美国人已经捷足先登率先享用转基因美食了。美帝是中国人最愿意移民的目的国,领导也喜欢把老婆孩子放在那里,难道领导不怕美帝的转基因吗?

再一个,我们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不完全是美国的,还有加拿大、巴西、阿根廷等国的。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大约有一半出口中国,中国2017年进口转基因大豆超过9553万吨,来源于美国的约占三分之一,来源于巴西阿根廷的约占六成。难道南美国家也跟中国人有仇,要谋害中国人吗?

还有,巴西、阿根廷种植的转基因大豆,有的技术来源于德国,跟美国没有关系;甚至,美国农民也引进德国巴斯夫或拜耳的技术,你说说看,这是谁害谁呢?德国人要灭绝美国人、巴西人、阿根廷人?你以为德国现在还是希特勒当权呢?德国人的主体是高加索人种,美国巴西阿根廷都是高加索人种建立的国家(现为高加索人种为主的多种族国家),难道是高加索人种想灭绝高加索人种吗?

大型的转基因技术公司还有瑞士先正达。瑞士是永久中立国,瑞士的转基因技术是想害死谁呢?中国中化集团看好这个公司,投入巨资收购瑞士先正达,难道中国公司是想跟瑞士人“同流合污”?瑞士人是高加索人种,中国人基本上都是蒙古人种,瑞士人和中国人联手是想灭了哪个人种呢?

法国人萨拉里尼的反转基因论文早就被学术界证明是造假,发表他论文的杂志社早就宣布撤回了。这篇“论文”是某些人的反转圣经,殊不知是个被杂志社撤回的葵花宝典。撤回的稿件等于从未发表。再次强调一下,萨拉里尼的反转基因论文早已被杂志社宣布撤稿。

还有那些不孕不育、癌症之类的谣言,把毫无因果关系的事物硬是关联在一起,捕风捉影、缘木求鱼,甚至公然编造离奇的谣言。数学上你可以把任何两件事关联起来,比如,你可以把癌症发病人数的年增长率和有机食品的产量年增长率关联起来,你会发现两者是正相关,有机食品发展得快,癌症增长也快,你能说癌症是有机食品引起的吗?显然不能,因为没有因果关系,那么,你怎么可以把不孕不育、癌症的现象归罪于转基因呢?还有人编造广西的玉米田里有大量巨型老鼠的谣言,说是老鼠吃了转基因而变异,更是无稽之谈。任何物种,都有可能因基因突变而出现畸形,人类也有很多遗传病,这种生物界本来就有的现象,跟转基因并无任何因果关系。

也许你说,现在没有出事,你能保证以后不会出事吗?不知道你这个疑问是根据什么逻辑做出的?哪种食品需要验证几代人?袁隆平的杂交水稻需要验证几代人吗?不计其数的食品新资源都需要验证几代人吗?不需要,袁隆平只用几年就可以推广一个杂交水稻新品种;牡丹籽油从申报、公示到批准也花不了几年功夫。我们刚才已经分析过,物种自己会变异,它自己不恒定,也就没有了比较基准,要想验证上百年或几代人,前提条件是这个物种不能变异,不然还有什么比较意义?再说,很多食品,人类食用了几千年几百年,时间都很长的,比如高盐饮食、霉变食物、高油高糖食物,不是最近几十年才发现其不安全性吗?这件事说明,时间不是检验安全性的标准。要想评价食品的安全性,要靠科学的评价体系。

小白鼠是用于科学评价的常用实验动物。小白鼠的寿命通常也就两三年,因此,用小白鼠做安全性实验,周期不易超过三个月。因为小白鼠随着年龄增长,也会生老病死,甚至自发得癌症,因此即便是实验组与对照组的统计学分析,也不宜太长的周期。

也许你说,小白鼠又不是人,用小白鼠做安全性评价实验,我不信。你不信就不信吧,但是我要告诉你,全世界的科学家都相信。

原因在于,第一,医学伦理不允许拿人做实验,别说转基因食品不能拿人做实验,就是非转基因食品也不能拿人做实验;第二,小白鼠是哺乳动物,人类也是哺乳动物,小白鼠实验对人类的参考价值非常高。假如真的允许拿人做实验,而人的个体差异极大,即使是大样本随机双盲实验,也没有小白鼠更有参考价值,因为实验动物个体差异很小,实验环境可以人为严格控制,实验的重复性好

你一定还会拿特供说事,好吧,特供问题是个由来已久的反腐败问题,特供制度早在转基因技术问世之前的建政初期就已经存在了,你若热衷于反腐败,请直接上街举牌抗议(但愿你有大无畏的英雄气概),让领导带头吃转基因。正如那句名言——让领导先走——你可以改成让领导先吃。如果领导不愿意带头,那也不说明转基因不安全,领导又不是检测转基因的仪器,他的想法也不一定对,在克拉玛依惨案中“领导先走”就能证明领导是对的吗?只能说明你太迷信领导了,官本位意识太浓厚了。

你也许会说,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都是禁止转基因的。有证据表明,此为谣言。两会可提供非转基因产品,也提供转基因产品。对食品中一些指标的检测,是例行公事,其中的转基因成分检测只是给消费者提供一种选择权,你把农药残留和转基因成分检测并列,说成组委会是把转基因和农药等同的,暗示转基因成分不安全,这是对检测概念的误读。金龙鱼是北京奥运会的供应商,金龙鱼可证明,该公司同时提供了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产品。





文章为节选,原标题《漫话转基因》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