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墙上的向月葵

老麻的私生活 2018-07-30 14:12:44

我拒绝的理由是他长得像我姑姑,让我有乱伦的感觉。我们在化工大学北面公园的山头上,他松开牛仔裤贴住我的手背,他用鼻子嗅我的耳廓,用喷出的温气热浴我的脖颈,他这样的山东初长成,我如何拒绝得了。


我拒绝的真实理由是他不但要肉体还要爱情,不但要爱情还要一生相伴。我自己还是一个抓不住一生的人,如何周全得了别人。他此刻小小的年纪如何认定我是一生。当半生的劫数到来,他注定会弃我而去,寻找新生。我将老到无人要,晚景凄凉。


我想到了这些,却无心说出。他听到大概会激情澎湃开始路演,不将我吸纳为青春组织成员不罢休。所以我编造了一个让他无法争辩的理由。我惯用这种伎俩,我要么说我是不找男朋友的,要么说你长得像我姑姑。


我经常遇到乱扑的孩子,他们笃定,执念,海誓山盟,还未剥去敷在生活上的爱情皮。他们看到我的老相就可以一秒钟爱上我,都不关心我的品种和魔性。


我时常回顾自己。我不是上进的人,我可能曾是较劲的人。我也浪费了很多青春。现在都随便吧,浪费就浪费吧。较劲过的人和事,都是游戏一场。再过不了多少年,我们都只不过是安静的尚在世的人。


昨天我梦到了死亡,梦到了死去的一刹那,我被那时的混沌惊醒,我醒了还没有缓过来,仿佛已经进入了死亡。让我回味了很久。原来那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也没法有,那时候不会想起过往,不会想起这个世上认识的人,甚至不会想起父母。那时候,只有恐惧。


过往,和那些认识的人,只属于活着的时空。活着的意义在于可以做活人才可以做的事。死了意识将压成扁平。将进入另一个维度。我醒过来,坐起来喝水,对着窗外,我穿上鞋,去上了厕所,“安静的尚在世”。最近一年令我踌躇的心情。过度在浑浑噩噩的青春与等待死亡的中年之间的心情。和看到死亡的心情。令我丧。墙头的葵花,一面向着日光,一面向着月光。



end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