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假盲人按摩师给美女服务时竟......

全球华人读史 2018-08-30 17:40:29


第1章 军事监狱

一辆铁甲军车驶进华夏军事重犯监狱。

监狱长陆虎已经带齐人马在楼前列队等候。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

“敬礼----”

“首长好!”

陆虎带队敬礼,只是陆虎只有一只左臂,姿势虽然依然标准,却有些滑稽。

“首长好!”战士们齐刷刷敬礼,声音洪亮,神情激动,眼神炙热地看着眼前的首长。

”同志们好!陆虎留下,解散!“大将还礼,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微笑。

”解散!“陆虎下达命令。

战士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这位大将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华夏最神秘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风神。

风神,神一样的人物,所有军人心目中的榜样。

没有人知道风神的真实姓名,他的证件上就是风神这个代号。

暴风特种部队很神秘,神秘到只知其名却不知道身处何方。

暴风成员全部是代号,没有名字。

要不是在这军事监狱里关押着一名暴风成员,也许,这里的战士一辈子也见不到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的风采。

”那家伙怎么样了?“风神看着陆虎问道。

”老大?你快点把这个祸害弄走吧?再不走他就成了监狱长了!“陆虎刀削般的脸上露出苦笑。

”啊?这么严重?“风神一愣。

”别提了,这货第一天来,就像一头暴走的小老虎,横扫整个监狱,当天就成了监狱一哥!这不,这才半年,现在连这些身为狱警的兵蛋子都和那货称兄道弟了。有的战士还冒着被违规处理的风险,给这货从外面往里面带东西......一会儿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这货的单间里简直就是百货商店,手机、平板电脑、冰箱、彩电、全自动洗衣机、烟酒糖茶、食品饮料.....该有的不该有的,应有尽有。这货最近还要弄一个自动洗牌麻将机,说是要丰富监狱的文化生活.....“陆虎哭丧着脸说道。

”我草!真他嘛服了!他这是来受教育的?“风神无语至极,啪啪直拍脑门,这货,到哪都不消停。

不用去看,风神也能想象得到那家伙的单间里别致另类、独树一帜的场景。

走进红色区域,风神看到操场上有不少在锻炼的特别重犯。

军事监狱和军队几乎没什么区别,作息、训练,有板有眼。除了自由!

虽然这些人是特别重犯,但并没有给他们带上脚镣手铐,因为他们罪不至死,而且,他们不但个个强大无比,还都是有着赫赫战功的战斗英雄。只因为他们做错了一些事情,才被送到这里来接受惩罚。所以,这些犯了错误的英雄被称为特别重犯。

”那个祸害呢?“风神没有在操场上看到目标身影。

”咳咳咳,他还没起床,他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陆虎苦笑更甚。

”我草他大爷的!马上把他提出来,老子要提审他!“风神眼角直抽搐,上老火了,这要是让上级知道这货在监狱里作威作福,那还了得?

”好.....吧!“陆虎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照办了。

”小王?把大喇叭拿来!另外,通知后勤部赶紧准备好一套铁门。“陆虎喊来一名战士,郑重地吩咐道。

”我让你提他出来,你拿大喇叭干什么?还准备铁门?你要干什么?“风神纳闷。

”老大啊!你稍安勿躁,一会你就知道了!“陆虎依旧苦笑。

风神不明所以。

陆虎陪着风神走到一栋楼前。

”他还在那个禁闭室?“风神指着一楼最边上的一个只有房门没有窗户的房间,问道。

”他说这个禁闭室设计的非常好,隔音!附和他的审美需求。“陆虎哭笑不得地说道,自从这货来了,就相中了这个禁闭室.....

风神脸蛋子直抽搐。

不久,小王拿来一个大喇叭。

四个抬着铁门的战士远远地站着,没有靠近。

小王把大喇叭交给陆虎之后,转身就跑。

风神疑惑,感觉很诡异,不就是叫那祸害起床吗?又不是让你们摸老虎屁股,至于吗?

陆虎拿着大喇叭,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随时逃跑的架势,然后把大喇叭放在嘴边,对着那道房门大声喊道:”暴王,有人要见你!“

喊完,陆虎忙不迭地拉着风神撒腿就跑,帽子都跑丢了,露出不合年龄的花白头发,迎风飘扬。

”草!跑啥?至于吗?“风神边跑边问,很纳闷!

砰!

突然,一声巨响,那个禁闭室的房门横飞了出来。

轰隆一声,砸在陆虎和风神刚才所站之地。

烟尘起,冷汗下!

风神擦擦脑门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原来如此!

”妈了个巴子的!不想活了咋地?敢打扰老子睡觉?“一声怒吼,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龙行虎步踏出已经没门的房间。

年轻人二十多岁,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很英俊,脸色有些久不见阳光的苍白,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透着野兽般的凶光,眼角还挂着眼屎,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年轻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个绿色的四角裤,一身数不尽的疤痕狰狞恐怖。此时,他光着大脚丫子,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你姥姥的!你挺能装B啊?都装到监狱里来了?草!“风神看见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大骂道。

”草!你他嘛谁呀?老子装B,关你鸟事?咋了?不服?来来来,咱俩练练,信不信老子一个手指头就能戳死你?一秒之内,秒死你?“年轻人被打扰清梦,有些恼怒,看向声音处。

”你要跟我练练?你要秒死我?“风神气乐了。

”嗯?听这声音耳熟!“年轻人使劲揉揉眼睛,看向风神。

风神抱着肩膀,好笑地看着年轻人,等着这货秒死自己!

”嘎?老大?你咋来了?哈哈哈哈,你可想死我啦!“年轻人认出骂他的是风神老大,脸上的神情立即由怒转喜,喜出望外,嗷的一声扑向风神。

砰!

扑上来的年轻人被风神很不客气地一脚踹飞。

年轻人飞出去好几米远,才落地。

”草!一身酒肉臭,赶紧收拾利索,到办公室来见我!“风神说完转身就走。

”好嘞!“年轻人没事人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着恼,还乐颠颠地跑回房间收拾去了。

不久,年轻人出现在监狱长办公室里。

”老大!“年轻人一进屋就扑向风神,紧紧抱住风神,呜呜大哭,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风神眼睛湿润了,使劲拍着年轻人坚实的后背,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好了,别他嘛哭了!你他嘛的把我的心都哭碎了!“许久,风神擦掉眼泪,硬拉着暴王坐下。

“你的心碎了?我的心早就七裂八瓣了!”年轻人咧着嘴,依旧哭得震天响。

”好了,你个没出息的货!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暴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凶,这要是让那帮兔崽子们看到你哭,大牙都得笑丢了!你是军人,军人流血不流泪!憋回去!“风神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这货把眼泪收回去。

果然,很要面子的暴王闻听此言,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你来看我,就这么空手来的?你也好意思?”暴王擦干眼泪,四处撒摸。

“草!你的单间都他嘛成了百货商店了,你还缺啥?我看你就缺心眼了!你知不知道你再这么搞下去,要是要上级知道了,你一辈子也别想出去!”风神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嘿嘿,反正我是孤儿,四海为家,在这里衣食无忧,也不错。”暴王咧嘴笑了。

“草!你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风神使劲在暴王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心里却是一酸,他知道,在暴王心里,早已经把部队当成家了,哪怕是在这军事监狱,在他心目中,也是家!

暴王嘿嘿傻笑,也不反驳。

看了暴王一眼,风神眼中流露出怜惜和不舍,深吸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说道:“经上级决定,鉴于你在狱中表现突出,为你减刑一年!”

风神说这话的时候,脸蛋子直抽搐。心里忍不住腹诽,就他嘛这货在监狱里的表现,还他嘛的表现突出?哪里突出了?腰间盘突出!要不是陆虎顶着压力,时不时地杜撰这货在监狱里如何如何表现良好,如何如何助人为乐,如何如何为监狱做出了哪些突出贡献等等子虚乌有的事迹,为这货向上级美言,他突出个屁呀?就这货的“突出“表现,他都能把牢底坐穿!

“嘎?这么说,我现在就可以出狱了?我就可以重回部队了?”暴王闻言大喜过望,眼冒精光,一跃而起。

“可以出狱......但,回不了部队了。”风神一脸的惋惜之色,不忍地说道。

暴王闻听,明亮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挺拔的身躯一下子佝偻下来。

“我知道了,我这就离开!”沉默许久,暴王声音颤抖地说道。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小子也不要太伤心了......”风神不知道该怎样安抚爱将。

暴王低头不语。

“要说你小子这人缘还真是不错,听说你要转业了,五大军区都给你随了份子,这面子够大吧?给你,这份是各大军区给你的安家费,总共十万元,密码是你的生日!咱们的部队还不知道你要转业,我也没敢说,要是说了,怕这帮兔崽子造反!”风神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

“安家费?哈哈哈哈,这他嘛的不就是变相暗示老子吗?怕我去求他们?进他们的部队?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会求他们?哈哈哈哈......”暴王突然狂笑起来,笑得眼泪横飞。

扑通!

暴王突然跪倒在风神面前。

“老大啊?你倒是为我努努力啊?说什么也不要让我离开部队啊?我是孤儿,你们不是不知道,部队就是我的家,你们不能把我赶出家门啊.....”暴王抱着风神的大腿,嚎啕大哭。

风神钢铁般的汉子哭了。

他努力过,争取过,但部队就是部队,铁令如山,违者必究。

军队不会容留一个有前科的人,哪怕此人登峰造极般的优秀。

现实就是如此,什么是功?什么是过?百功不如一过!

风神把暴王的头紧紧揽在怀里,眼泪顺着刚毅的脸颊流下,落在暴王的头顶上,沉默无语。

“老大?我回去看看行吗?”暴王知道事情无改,最后恳求道。


第2章 离开部队

大漠无垠,风沙漫天。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四季风沙弥漫、环境恶劣的沙漠中,驻扎着一支令世界各国军队敬仰,令各恐怖组织都闻风丧胆的华夏最神秘的部队。

这支部队,曾经让世界为之颤抖!

这里就是暴风特种部队基地。

此时,基地内,喊杀震天,几百名雄壮的军人在训练场上挥洒着汗水。

突然,紧急集合号尖锐地响起,训练场上的战士立即停止训练,迅速列队集合。

整齐的队列,飒爽的军姿,腾腾的杀气,犹如一道钢铁长城。

远处,一辆铁甲军车急速驶来,所过之处扬起一片沙尘。远远看去,就像一条蠕动的沙漠之龙。

军车停稳,一个高大白净的年轻人从车上跳了下来。

“嗨!同志们好!”年轻人笑嘻嘻地向目瞪口呆的战士们挥手。

“暴王?”

“哇!暴王回来了!”

”暴王你可回来了!我们可想死我了!“

嗷嗷!

刚才还整齐的队伍瞬间崩溃,只因这年轻人的归来。

年轻人瞬间被绿色淹没,发出喜悦的惨叫......

“我还有任务,任务时间不短,所以特意回来看看你们这帮熊货,顺便和你们道个别,怕你们这帮熊货想我想得睡不着觉,影响训练。”暴王呲着小白牙,笑着说道。

“啊?刚凯旋,还要出任务?”战友们惊讶。

凯旋,是战士们对英雄重获自由的称呼。

“好了,你们忙你们的,看你们一眼就够了,看多了就有一种大海的感觉了,老子晕船!哈哈哈!好久没回来了,甚是想念这片土地啊!我去溜达一圈,然后就直接出发了,不再和你们打招呼了。奶奶的,你们这帮混小子可千万别把老子忘了哈!否则,老子打得你们连你爹妈都不是你!”暴王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开着玩笑,和战友们打完招呼之后,转身走向军营深处。

转身的刹那,暴王泪如泉涌。

”喂!暴王?“

有战士不舍,就要跟去,却被风神阻止。

......

年轻人名叫王猛,绰号暴王,暴风特种部队一大队副队长。

在一次执行越境联合反恐行动中,负责接应的同盟军米国特种部队小分队故意贻误战机,致使王猛所在的暴风一大队遭到大批恐怖分子的围攻。

在恐怖分子人多势众和重武器的袭击下,暴风一大队受到重创,百人队伍只活下来不到三十人,其他同志全部英勇牺牲,一大队队长风暴战死。

暴王作为一大队的副队长,接管的指挥权。

暴王拒不接受上级撤退的命令,带领仅剩下的已经红了眼的三十多名战士,将故意贻误战机的同盟军小分队斩尽杀绝,致使整体任务失败。

然而,暴王并未就此罢休,再次违抗上级让他带队回国接受处分的命令,辗转世界各地,终将那些杀害战友的恐怖分子全部消灭......

暴王这才带队回国,但他只带回来十名浑身伤痕累累的战士......

因为违抗军令,暴王被送上了军事法庭......

当时,急得嘴上都起了火泡的风神,四处托关系为手下这员虎将求情。也有不少军队大佬出面调停,暴风特种部队因此还差点集体造反。

但,军法无情,谁都没能保住暴王。

暴王获刑一年零六个月,这还是各方运作的结果,否则,暴王会被作为战争罪犯,被处决。

其实风神也知道,暴王英勇善战,文武双全,上级爱这货还爱不过来呢,哪里会吓死手?只是,殊不知这货一时的意气用事,惹了多大的篓子,本来有理也变成了无理,华夏还差点和老美干起来。

所有人都为暴王抱不平,军人铁血,杀而后快!换做别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像暴王这么做。

服从命令确实是军人天职,但,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不过,话又说回来,法律不是虚设!

......

夕阳西下,红霞逐渐暗淡,就像王猛此时的心情。

被家抛弃的孩子很悲伤,很无助,很害怕!

王猛最终离开了在他心里就是家的军营。

王猛竭力想忍住泪水,只是泪腺已经崩溃,泪水决堤。

“地方武装部、公安部门、或者事业单位,无论哪个城市,哪个部门。只要你说话,我立刻给你安排!”风神亲自开着铁甲军车送王猛去机场,以他的能力,确实可以做到这些。

“部队对我怎么安排的?”王猛侧身坐在军车的后排座椅上,收回看向后车窗外的目光,军营已经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很久。

“首长亲自给你联络了京城公安局.....首长知道你的心思,你不能在部队上保家卫国,在地方上保一方平安也.....也不错!”风神说道,他从后视镜里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手下干将,无比担心,老虎是丛林之王,把它放进城市,它能适应吗?

“没有人能了解我的内心.....”王猛神情落寞。

风神没有说话,眼泪下来了,他想说,我理解!

”我拒绝部队上的安排!我是个喜欢自由的人,不喜欢被人安排,我自己可以找到工作,我可以自力更生,因为我是战无不胜的,暴王!”王猛说得铿锵有力,双拳紧紧攥在一起,但眼神却是无比的迷茫,一直把部队当成家,他根本就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离开部队,离开家。此时,他不知道离开家之后,他该去哪里,该去做什么。

“现在工作不好找,你又没有高文凭。我建议你还是服从部队的安排,去公安局上班吧。那里,多少和你的理想抱负挨边!”

风神是最了解王猛内心的人,他知道,王猛拒绝这么好的工作安排,不是他不满意,而是,他要把这个难得机会让给其他转业的战友。今年,将有一批暴风队员转业,他们都是因公负伤的钢铁战士.....

“送我回北海吧!我要给咱爹他老人家上坟磕头。以前我没时间看望他,也不懂事,没少惹他老人家生气。现在有时间了,我想去陪陪他,给他陪个不是!以后,我也打算先在北海呆一段时间,如果实在混不下去了,我再麻烦你。”王猛说道,眼底晶莹乍现。

养父孑然一身,无儿无女,就他这么一个养子,把他拉扯大不容易,只是,王猛却未能为养父养老送终,这是王猛埋在心底永远的痛!

“好!我的联系方式你知道,如果有变更,我会通知你!”风神点点头,也不多做劝说,因为他了解手下这名得力爱将的性格。

“这张卡你拿回去吧,把钱分给牺牲的战友家属吧!他们培养了一个好儿子,他们的儿子是条汉子,他们,光荣!”王猛掏出风神给他的银行卡,直接抛在副驾驶的座椅上。

“你没钱怎么生存?城市不是丛林!”风神刚收回去的眼泪差点又掉下来,这才是他了解的暴王!

“我又没有残疾,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吃碗饭?”王猛笑了,笑得很纯净,也,凄凉!

“好!”风神没有劝阻,因为他太了解王猛了。不过,他会关注自己的这员手下爱将,无论何时何地!

两人都没有说话。

沉默的王猛很快就又陷入了温馨而又痛苦的回忆当中....

王猛是个孤儿,三岁时被独居老人王铁军从孤儿院抱回来收养。

养父给养子起名王猛。

老人身体不好,生活很贫困,但却坚决不要政府的救济金。

老人对养子视如己出,宁可自己含辛茹苦,省吃俭用,也给予了养子最好的照顾。这样的照顾对别人家来说不值一提,简直就是穷困潦倒,但对于老人来说,这是他用最大的努力争取来的全部。

王猛七岁那年,老人拿出多年的积蓄把他送进了学校。

在老人眼里,有文化才有出息。

在王猛的记忆中,老人是个隐世高手,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丧失了力量。

从小,老人就手把手教习王猛练武强身......

王猛很懂事,也很顽皮,在学校里不但学习好,还是出了名的小霸王。

小学、初中、高中,在校园里,王猛称霸一方,没有人不怕他。

王猛凭借强悍的武术和狠辣的手段,很快风生水起,狠名在外。

就是道上的人也逐渐知道了他的大名,还出面拉拢过,但都被王猛拒绝。

他暴力,他称霸,是因为他想为自己营造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他不想被打扰。

王猛在学校里称王称霸,也是被逼的,也是被欺负出来的。

王猛因为是孤儿,养父家里又一贫如洗,穿戴和吃食自然是最低等的,所以他常被人瞧不起,经常被嘲讽,被欺负。

小学三年级,他被镇长家的孙子先是嘲讽后是暴打,暴怒的王猛抡起椅子,打折了他的一条腿...

因此,王家和镇长家结了仇。

镇长仗着自己手里有权有势,要把还是儿童的王猛送进少年劳教所。

也不知养父用了什么办法,此事最终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自此后,没有人再敢欺负王猛,就是高年级的孩子也对狠辣的王猛敬而远之。

通过这件事,让王猛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尝到了暴力的好处,年少的王猛也逐渐向暴力的方向越走越远。


第3章 漂亮的姐妹花

王猛暴力,但他正义,仁善,为朋友可以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因此,他也交下了不少知心朋友,也得到了不少朦胧少女的倾心。

在校园里,王猛很威风,很耀眼,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少男生女生,风光无限。

王猛知道养父不易,虽然经常打架斗殴,但学习非常努力,为了节省学费,他接连以优异的成绩跳级。

十七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华夏第一学府---华清大学。

王猛的优异成绩和年龄,震惊全省,被誉为天才少年。

然而,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王猛却主动退学了。

因为他看到从来不求人、连政府救济都不要的养父,为了给他筹钱上学,跪在曾经是仇人的镇长面前,只希望能得到一张特困证明,也好免去学杂费。

镇长不但拒绝,还脏话连篇大骂养父,最后还一脚把养父踹翻在地......

王猛不知道养父为何不还手。虽然养父废了,但对付普通人,依然轻而易举。

王猛一怒之下,打残了那个可恶的镇长。之后却迫于形势,在养父的帮助下逃之夭夭。

也因此,王猛自小就立志上大学,出人头地,报答养父养育之恩的梦想,也成了泡影。

王猛从没出过远门,没地方可去,为了生存,逐渐坠入黑道,也在黑道逐渐有了名气。

混黑不单单是为了打打杀杀,而是为了钱,为了钱,才打打杀杀!

王猛有钱了,经常给养父汇去。

王猛知道养父的脾气,不敢说实话,便撒谎说自己在外面找到了工作。

养父很高兴,虽然儿子没能继续读书,让他很失望很痛心,但调皮的儿子终于稳定下来了,也不用吃苦了,老人很欣慰。

只是,后来养父知道了王猛在混黑,大骂了他一顿之后,强硬地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从此不再接受他的任何资助。

那时,王猛痛哭过,他也想了很多......

王猛想走出黑暗,重新走进光明,只是上山容易,下山难!

王猛在一次黑道血拼中,砍死了一个很有声望的黑道老大,之后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在兄弟们的帮助下逃到了国外......

凭借一身武功和智慧,王猛加入了某国佣兵组织,从此过上了刀口舔血的生活。

二十岁那年,王猛在执行一次佣兵任务中,偶然在丛林内发现了一名奄奄一息的华夏军人......

见到祖国亲人,王猛无比激动,施以援手,救活了军人。

王猛没想到的是这位军人竟然是华夏暴风特种部队一大队大队长风暴。

原来,风暴带队执行反恐任务,不知为何消息走漏,中了恐怖分子的埋伏。为掩护战友突围,风暴带领几名战士成功引开了敌人,但几名战士全部牺牲,风暴也身负重伤,昏迷过去......

风暴感恩于王猛,又见王猛武功高强,心起爱才之意。

后来,在风暴的帮助下,王猛彻底洗白,离开佣兵团,参军入伍,直接破例进入了暴风特种部队。

风暴就是王猛当时的教官和队长。

只是,王猛义气太重,因为那次被同盟军摆了一道,致使队长风暴和战友牺牲,暴怒的王猛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军人......

最终,他被送上了军事法庭,被判入狱.....

而他的养父,在他还在国外征战时,去世了。他连见养父最后一面,当面忏悔的机会都没有...

想起过去的时光,王猛有幸福有欢乐,也有无尽的后悔和伤悲。

“机场到了!”正在回忆的王猛被风神叫醒。

“不用送了,再见!”王猛擦去脸上的泪水,就要下车。

“等等!”风神突然叫住王猛。

“你现在兜比脸都干净,你连给咱爹上坟的纸钱都买不起。不烧纸就去上坟,你这是大不孝。再说,你即使能找到工作,也不是马上就能拿到工资,你怎么生活?喝西北风?这是五万块,你先拿去用,记得挣钱了还我!”风神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手提包扔给王猛。他知道王猛的性子,要说是给,这货绝对不会要。

“谢谢!等我找到工作,第一时间还你!”王猛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来。

此时,他确实身无分文,虽然有转业费,但要等到明年八月份才能提出来,他也没想要那笔不菲的转业费,已经请求部队直接把转业费捐给了死去的战友家属。

风神点点头:“你虽然转业了,但按照部队特种规定,你的档案关系依旧是绝密档案,会永远留在部队。部队已经和地方某些部门打过招呼,他们会对你进行特别关注,给予你适当的照顾,你有困难可以去找他们,这是他们的联系方式。你要是回北海,有困难可以去找北海市市委书记杨松林,他是我的战友.......”

“谢谢老大!”王猛心里暖暖的。

”首长让我转达你:无论什时候,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忘了你是一名军人!还有,五大军区司令也让我转达你:有事你说话!“风神凝视着手下爱将,十分不舍。

“替我谢谢他们!我不会忘记我是军人,但,我也不会忘了我是暴王!”王猛一语双关地说道。

风神一蹙眉。

”你得改改你的性子,不要惹是生非,遇事要三思而后行。如果你闹得太大,部队也保不了你!”风神看着王猛又叮嘱道。

他能帮助的也只有这些了。在他的印象里,王猛这货就是个暴力分子,是个大凶,要是把他的档案关系扔到地方,万一这货惹出大麻烦,谁还能保住这货?

“谢谢!我尽量!”王猛哽咽着道谢,他岂能不明白风神的意思?

王猛毅然擦干眼泪,打开车门跳下军车。

“敬礼!”王猛大吼,站在原地敬礼!

风神没有下车,启动汽车,绝尘而去。

车里,风神泪流满面......

王猛望着绝尘而去的军车,眼泪又扑簌簌流下。

王猛的异样行为引起了不少过往旅客的注意。

一对打扮时尚的漂亮姐妹花走了过来。

姐姐二十多岁,容貌端庄秀丽,气质非凡。

姐姐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衬托出阿娜多姿的身材,露在外面的肤光胜雪。女人脚蹬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脚趾甲上涂着淡淡的色彩,就像她一脸淡漠的神采。她的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地位不俗的傲气。

妹妹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发育得很好,相貌和身材不输于姐姐。少女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一双浅黄色网状运动鞋。清秀的瓜子脸和她姐姐很像,大眼睛乌溜溜水汪汪的,透着灵动和顽皮。少女周身都散发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姐姐?这个男人好帅哦!”此时,漂亮的妹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王猛,对姐姐说道。

“小丫头知道什么?”姐姐看了一眼标杆溜直敬礼的王猛,训斥妹妹。

“忧郁的男人最帅,何况是落泪的男人。”妹妹不服气地说道。

“行了,别犯花痴了,我们赶时间!”姐姐拉着花痴的妹妹快步走进机场大厅。

直到军车消失不见,直到那扬起的灰尘散尽,王猛才放下沉重的手臂,怀着沉重的心情,走进机场大厅。

飞机上,左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此时,临近的两个座位上已经有人坐了。

王猛扫了一眼,居然是那对漂亮的姐妹花。

虽然王猛当时目送军车离去,虽然他心如刀绞,但是职业的敏感,使得他无时无刻都在留意周围的情况,他也看到了这对姐妹花。

“呀?是你呀?帅哥哥!我们好有缘分哦!”此时,小丫头看到王猛,漂亮的小脸蛋上绽开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惊喜。

“你们好!”王猛礼貌地冲着这对漂亮姐妹点点头,之后就坐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小丫头撅起了小嘴,因为她还有话说,这位帅哥哥就不搭理她了。

王猛一闭眼,就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他回忆起从学校到社会,从国内到国外,从参军到最后进了监狱......回忆起与养父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回忆起和战友们冲锋陷阵的热血青春......

回忆,让他落泪!

“呀!姐姐,大哥哥又哭了!他是不是失恋了?”小丫头惊讶地看着闭着眼睛泪流满面的王猛说道。

姐姐蹙起了眉头,以她的阅历,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不是失恋,而是有故事。这个男人身上有股子钢铁般的气息,这样的男人绝不会因为失恋而哭泣。

“帅哥哥?你别哭了,你这么帅,天下何处无芳草,喜欢你的女人不会少!”小丫头很善良,也很热心,立即拿出纸巾,捅了捅王猛的胳膊说道。

王猛从回忆中被惊醒。

“不好意思,好多年没回家了,一时感触颇多。谢谢!”王猛歉意地道谢,接过纸巾擦干泪水。

“你是军人?”姐姐问道,她在机场外看到了王猛向一辆开走的军车敬礼,而王猛的衣着却是廉价过时的休闲服。

“是的,刚退伍!”王猛点点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姐姐劝道。心说,怪不得这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似的,都说最真战友情,哪个当兵的离开军营离开战友不流泪?

“哇塞!我最最崇拜兵哥哥了。你好,兵哥哥,我叫范兵兵!”小丫头突然眼神大亮,向王猛伸出白皙的小手。

“呵呵,你好,我叫王猛!”王猛乐了,范冰冰?明星哎,只是怎么也和眼前的小姑娘联系不上。



.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