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小说榜高涛 :西瓜熟了就变甜 (之二)

华希堂文化驿站 2018-06-12 16:05:05

小说榜


        西瓜熟了就变甜    

   

                                5

  第二天吃罢早饭我去找虎子,脚踩在地上还是痛。虎子他娘坐在门墩石上纳鞋底子。门紧闭着。我问,三娘,虎子呢?没在家!少来勾搭我家虎子!他娘头都不抬地说。

  我没趣地走开。我绕到他家后墙外,他家后墙外有一棵桑树,十几米高,我一根烟的工夫就爬到树杈上。果不出我所料,虎子一个人爬在房子的木柜子上玩木头手枪哩。我就学猫头鹰叫,虎子起初没有听见,我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口哨,这回他听见了,他拉开房门四下乱瞅,我又打了一个口哨,他看见了我。我给他手势让他出来。他沿着靠后墙的麦草堆翻出来了。他的两个眼窝都变成熊猫眼。我溜下树,很快,我们就消失在后头的玉米地里。他问我,毛蛋和碎球是不是也被关到家里了?我摇头说不知道。他说,走,一块去解救他们。我们饶不了狗日的山东客。我们钻出了玉米地就看见碎球和毛蛋也从玉米地钻出来,他们也是刚逃出来的。我一看碎球,他的胳膊上到处都是青紫斑块。我们重新回到了玉米地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虎子说,哥儿们,怕了吗?怕个球!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好!虎子说,好样的!他说,狗日的山东客,我们不会放过他。他说,这一回,我们不偷西瓜,一心收拾山东客。他说,把弹弓都带上,然后吩咐碎球把望远镜也带上。碎球他二舅是个火车司机,那个望远镜就是他二舅送他的。

                                    6

  我们复仇的机会终于来了。那天,不但水磨村,就连方圆几个村子的人都跑到口镇东边的水库看热闹去了。听说,水库里钻进一条大蟒蛇,有浇地的人看见了,说,有碎娃胳膊那么粗,十几丈长哩。后来呢?跑了。跑到水库南边的玉米地去了。奇怪的是,水库里的水从此有了一种中药的味道。几里外就能闻到,直扑人的鼻子哩。都说,这水能治皮肤病,不管啥样的皮肤病,在水库洗一洗就好了。几天的工夫,水库边就围了密密麻麻卷起裤腿的人群,连城里的人都开着小车也来洗了。有人还拿上塑料壶把神水带回去。

  校厂他娘偏偏在这一天给瓜客侯老三送饭。她每次去都不带校厂。校厂给我们说过,说他娘说的,跑那么远的路就为吃那几口瓜?娘给你带回来还不行吗?

  校厂他爹在四百里外的铜川的煤矿开矿车,一两年也不回了水磨村一次。有次我去皂荚树下面时听见村里两个大人小声说校厂他爹在外面有野婆娘。不然,那么长的时间,他爹能憋得住吗?就算他爹能憋住,裆里那团东西能忍住吗?

  校厂他娘在生下校厂后就再没怀上,校厂都十三了,比我们几个还大一两岁。有人对校厂娘说,趁地里还能打庄稼,抓紧再种一茬子。他娘红了脸不说话,只叹气。有人说,就算校厂他娘裆里的那三寸地再好,人家不往里面撒种子,再好的地有屁用呢?

  校厂他娘模样一般,眼睛小如酸枣核,可皮肤白,身形也很顺溜。再说了,他娘性子好,见了村子的人,不笑不搭话,一笑脸蛋上的酒窝比喇叭花还好看。校厂娘穿了件蓝底白碎花的短袖,裤子紧巴巴的,把腿裹得很紧,屁股就格外的翘,格外的惹眼。

  校厂娘去瓜地送饭的消息是毛蛋报告给虎子的。虎子抓起弹弓对碎球说,望远镜拿上叫上弟兄们出发。

  我们爬在河渠边拿望远镜一望,侯老三和校厂娘就被圈进了那两个圆圈里。侯老三没有像往常一样顺手从床板底下摸抱出西瓜,他走进瓜地里,看看这个,敲敲那个,最后掐了一个抱到瓜庵里,那是他给校厂娘挑的。

  校厂娘坐在侯老三坐过的木墩上小口小口地吃西瓜,她吃得不慌不忙,吃得四平八稳,吃得眉开眼笑。还拿手绢时不时地抹一下嘴角。

  虎子一挥手说,走,从玉米地那边绕过去。我们弓着腰往前跑,他还吩咐拿好弹弓。我们的裤子口袋装满了指甲盖大的硬土疙瘩,鼓鼓囊囊的,那是我们的弹药。虎子用铁盒子装了许多干蒺藜。穿过玉米地,我们看见侯老三正在西瓜地拔指甲花。拔完指甲花,他又到苜蓿地边的枸树上摘了几片枸叶。他要干什么?我想起来了姐姐给我捂指甲的情景来,她把指甲花茎秆捣碎,再掺一点白矾,然后用枸树叶缠裹起来,经过一个夜晚,第二天打开树叶,指甲就变成红红的。姐姐还吓唬我不要放屁,说一放屁,捂出的颜色就淡,要想捂出红红的指甲就得憋住屁眼。村里说瓜客给瓜地种的指甲花是用来给校厂娘捂红指甲的。我从虎子手里接过望远镜。她娘的手指甲果真粉红粉红的,像一片片粉红的花瓣。我就想,这么好看的指甲,他娘一定憋了很久的屁眼吧。山东客对校厂娘说了句什么,校厂娘就笑眯眯地把手伸给他。侯老三捧起校厂娘绵软的手看,看过来看过去,看完手心看手背,看完手背又看手心,没完没了地看。一只手有什么好看的呢?他一定是在看那一朵朵盛开的花瓣哩。

  瓜庵前头栽了两根木桩,木桩间拉了一根铁丝。现在侯老三把一张床单搭在铁丝上,他这么一搭我们都看不到瓜庵里了。侯老三和校厂娘演员一样躲在幕后。

  侯老三一进去就不出来了,校厂娘也不露面。他们在瓜庵里干什么?过了会儿,校厂娘走出瓜庵,她走向一旁的苜蓿地。她朝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就猫下身子,她以极快的速度拽下裤子,她那光亮亮的白屁股在日头下是那样的耀眼。大概是尿憋的,她蹲在苜蓿上尿尿。她大约没有想到有几双眼睛在盯住她的光屁股愣愣地看。

  她再次钻进瓜庵里。这一次,再也没有出来。瓜庵前吊着几个蚂蚱笼子,石榴状的,葫芦状的,一看就是侯老三编的。起初,我们只听到蚂蚱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悠长。叫声偶尔一住,瓜庵却是安静的。

  虎子示意我们跟上他。我们悄悄地从侧面靠近瓜庵。也许是里面的人太专注了,他们一点也没发觉。瓜庵后面也用床单遮挡住了。我捡起一截干树枝,轻轻挑开床单角。山东客坐在床边,怀里抱着校厂娘,校厂娘猫一样缩在山东客怀里。山东客还拿他的黑脸不停地往校厂娘脸上蹭,来来回回地蹭。校厂娘闭上眼,迷迷糊糊,喝了迷魂汤一样。虎子在后面拽我,我轻轻一退,虎子看了一眼就猫腰绕到瓜庵前头,把蒺藜撒了一地,就在他掉过头的时候意外地看见掉在瓜庵后头的一盒洋火,他捡起火柴盒,我看见他嘴角挂起笑。一准是山东客掉的,狗日平日里旱烟不离嘴。虎子在我们耳边嘀咕了一句。我们悄然向玉米地撤退。就剩下虎子一个人。我们刚撤到玉米地边,瓜庵就冒起了火光,很快就听见噼噼啪啪柴草燃烧的声响,虎子野兔一样三两下就蹦到玉米地里。

  瓜庵的火苗一下子蹿上来了,校厂娘和山东客都光着脚跑出来,大概是被蒺藜扎痛了,两个人青蛙一样跳来跳去。

  开火!虎子一声令下,乱弹齐发。碎球一弹弓打在山东客啥地方,他杀猪般嚎叫。校厂娘竟呜呜地哭开了。

  “红指甲,白屁股,绿皮的西瓜大又圆……”虎子带头一喊,我们都喊开了。这喊声把玉米叶子震得哗啦哗啦的。

                                     7

  水磨村的人们从口镇看完稀奇回来才听说瓜地着了火。山东客说都怪自己大意,打了个盹,瓜庵就失火了。水磨村的人都埋怨侯老三,你个烟鬼,着火了也不知道。要不是人家校厂娘送饭看见了你早就变成一堆灰了,人家校厂娘救了你一条狗命。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侯老三不但没有找我们几个的茬,还在夜里抱上西瓜去我们几个家里,说上次的事都怪他。关于失火事件,他一个字都没提。

  过了几天,虎子把几个人召集在一起说,走,今天去苜蓿地那边捉知了。我们拿上弹弓出发了。苜蓿地挨西瓜地一边有许多杨树,树枝上,知了一声接一声地叫,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嘹亮。

  山东客显然注意到我们,他老远就笑呵呵地走过来,说,热了吧,热了就到地里去吃口瓜。他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我们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虎子,虎子一摆头说,走,吃瓜去!我们一个个吃了个肚子圆。侯老三摸着碎球的头对我们几个说,往后想吃瓜了就来,这么大一片瓜地,你们能吃多少啊!

                                  8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那天水磨村落了一场雪。有人突然才想起了校厂娘,说校厂娘呢?好些天都没见校厂娘了。后来才听说校厂爹出了事,说他爹被压在八百多米深的矿井下。听说他娘直到那时才见到了他爹的另一个女人。据说那女人操一口浓重的甘肃平凉腔,二十七八,长得也有几分秀气。甘肃女人有个碎女娃,五六岁,皮肤黑黑的,眼睛小小的,鼻梁高高的,看起来像校厂爹脱了层皮,只有嘴角像甘肃女人。

还听说,甘肃女人把一张存折递给校厂娘,存折上是校厂爹的名字,上面有八千多块钱。但校厂娘没有要。甘肃女人还对校厂娘说,大庆是个好人。大庆就是校厂他爹。

校厂娘回到水磨村的时候,家家户户的都忙活开了,蒸年馍,扫屋顶,要不了几天,就是大年初一了。

校厂娘还带回了一个叫小月的碎女娃。甘肃女人把自个娃留给校厂娘就不见了踪影。有人埋怨校厂娘,不该把那个娃带回水磨村。可校厂娘啥都没有听见,也许,她听见了装作听不见。

我娘吩咐我把蒸好的年馍给校厂娘送过去的时候,我看见了虎子娘和村里几个妇女都在校厂家。她们给校厂送去了新棉鞋,给碎女娃送去了扎头的红头绳。他娘依然收拾得很光鲜,只是话却分明地少了。

第二年春天,谷雨还没到,山东客就来了,他比以往哪一年都来得早。听说这一次他来了就不走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看见校厂娘和山东客抬着一桶水浇校厂家院子的丝瓜,丝瓜的藤蔓扯得好长,爬上了墙头。要不了多久,瓜蔓上就会开出黄灿灿的小花来……



  

作家简介

 


 


     

          高涛,男,陕西乾县人。业余写作。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西安市某市政企业。2007年开始小说写作,先后在《西南军事文学》《芳草》《鸭绿江》《四川文学》《天津文学》《延河》《文学界》《山花》《星火》《延安文学》《鹿鸣》等发表小说三十余篇。小说《西瓜熟了就变甜》被《小说选刊》转载,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选编的21世纪年度小说年选《2012短篇小说》。

 




 

顾  问:李志慧

主  编:华希堂主  李大唐


 







搜索微信公众号:华希堂文化驿站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 一键加关注


公众号:hxtwh888@163.com

投稿邮箱:hxtwh888@163.com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