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一只南瓜引发的血案:为了一个小南瓜,泸州男子砍伤堂弟砍死其儿后潜逃18年!

四川活动 2018-07-30 11:50:26

合江县二里乡一男子,为了一个没有成熟的小南瓜,与堂弟发生纠纷,竟挥刀将堂弟砍成重伤,将堂弟仅1岁的儿子砍死后改名换姓潜逃18年。


5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合江县公安局在梳理命案积案中,广辟信息渠道,强化命案积案攻坚,在收集到的数百条线索清理中,发现了18年前杀人潜逃的嫌疑人张万军改名换姓李利平,躲藏在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的线索。



合江县公安局追逃民警随即跨省追踪赶到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在习水市警方的大力配合之下,迅速锁定18年前杀人潜逃的张万军,于5月15日15时,在习水县土城镇将命案在逃嫌疑人张万军抓获归案,揭开了这起尘封18年之久的杀人命案……


为一个南瓜挥刀砍向堂弟侄儿


从广州打工返回习水县土城镇家中养老的61岁张万军,面对从天而降的合江县公安局追逃民警,显得有些平静、坦然。对追逃民警最先说的一句话:“晓得总有一天警察会来抓我,所以你们来抓我的时候,我就跟着你们来了。”


让笔者疑惑的是:既然清楚从古到今,杀人要抵命,何必当初为了一个小小的南瓜,竟挥刀砍向亲人,造成一死一伤呢?



据张万军交代,血案还得追溯到18年前的1999年7月30日。张万军、张万成本是堂兄堂弟关系,两家紧挨着,平时为了一些田间地头小事经常产生小纠纷。


7月30日7时许,张万军发现地里长着的一个没有成熟的小南瓜不见了,怀疑张万成拿走了,便到张万成房子后面乱骂:“这有好远的人啊,就在阳沟后头都把我的南瓜拿走了……”为此,两人发生口角和抓扯,被张万军的母亲蒋莉丽劝开,张万军便到地里干农活去了。



7月31日10时许,张万军挑水途中碰见张万成和媳妇周琴琴,抬了一桶水走在前面,张万成对着张万军说:“你还要挑,我都还没有抬够。”“你没有抬够的话,我再挑一挑水,你自己抬就是。”


因为当时吃水比较紧张,全靠沁水,当时张万成就把水桶丢了跑过来抱到张万军,因为张万成的个子比张万军高,身体比较魁梧,张万军的力气没有张万成的大,张万军当时没有还手。


这时周琴琴过来帮张万成,张万军挣脱后回到家中,张万成继续抬了一桶水回来,蒋莉丽不满张万成将自家的猪养在张万兵的猪圈内而和张万成媳妇周琴琴发生口角,后蒋莉丽走村上去找干部解决。


在张万军和张万成都在提猪食喂猪的时候,张万军对张万成说:“你那么有钱的,连水桶都买不起,猪圈也修不起。”“我修不起猪圈,但我没有把猪喂在你的猪圈里。”“你还是喂在我兄弟的猪圈里。”“你有钱,你所用的风簸(农用工具)都是偷来的。”


张万军刚把猪食倒在猪槽内转身走出猪圈门的时候,张万成就在猪圈外提起扁担在张万军左腰部打了两下,张万军把腰上的菜刀摸出来朝张万成砍去,心想砍死后就没有后患了。


由于张万军喝了酒,没有砍准,第一刀是砍在张万成的面部,第二刀砍在颈子附近,受伤后的张万成往桐子垇方向逃命,张万军也往桐子垇方向追,看见张万成昏倒在杨昌云家的晒坝里面,张万军就随手在杨昌云家院坝提了一把锄头,准备用锄头来打死张万成,被村民任万英抓住了锄把。



张万军丢手后,看见周琴琴在桐子垇沙氹处抱起自己的娃儿,离张万军有10余米远,张万军拿出菜刀朝周琴琴跑了过去,用菜刀朝娃儿的颈子附近砍了两刀就往家走,在路上的时候,把手上的菜刀丢在了黄果氹河沟里,然后回家收拾衣服就往赤水方向逃跑。


闻警快出动调查走访锁定疑凶


1999年7月31日14时许,合江县公安局二里派出所接到二里乡政府工作人员任万英口头报案称:“二里乡大木树村二组社员张万军与张万成因发生纠纷,后张万军持刀将张万成砍伤,将张万成一岁大的儿子张德强砍死,案发时间大概是上午10点左右。”


接报后,二里派出所民警先期到达现场进行处置,随后刑警大队民警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工作。


通过询问受害人张万成及其妻子周琴琴得知,张万成儿子张德强被张万军砍伤后,周琴琴抱着张德强朝河边渡口跑去,准备坐船送医,在河边碰见一熟人,告知抱在怀中的孩子已经死亡,而后在回去的路上碰见群众将张万成抬往赤水市人民医院医治脱离生命危险,经鉴定为重伤。随后又询问了多个证人,均指定张万军行凶。



在随后的10多年时间里,合江县公安局领导换了几届,案侦民警换了几茬,案侦民警始终没有放弃对张万军的追捕。


凡是张万军可能出现的地方,案侦民警都前往进行调查走访,凡是有一点点线索,案侦民警都多次前往追逃,可每一次都是兴奋而去,失望而归,但毫不气馁的案侦民警丝毫没有放松对张万军的追逃工作,将其列为上网在逃人员进行全国追逃。


长期做恶梦东躲西藏伴随终身


据张万军交代,砍死人后,害怕被公安抓住坐牢抵命,张万军不敢走大路,一直沿崎岖不平的山路逃跑,到处去找活路干,边逃跑边打工。


不知过了多久,逃到了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改名换姓叫李利平,靠卖体力挑沙挣钱,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如遇到警笛声,就吓得心惊肉跳,躲得远远的不敢露面。



在此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叫袁丽琴的妇女,袁丽琴和她老公有一个男孩,没有离婚的袁丽琴老公又找了一个小三,袁丽琴一气之下便与张万军好,一起生活一年就有了儿子,大约是儿子一岁多了,张万军才把自己不叫李利平,真正叫张万军告诉了袁丽琴,在合江县二里乡杀了人逃出来的,袁丽琴当时说:“你还是去投案自首吧。”


“我能跑一天算一天,如果被公安抓到就随便怎么处理。”“反正我不管你,你早迟都要遭,如果你遭了,我就找我儿子帮他带小孩去,和他一起生活,其他我俩就没有谈什么了。”




让张万军最害怕的一次是寒冬腊月,在广州一家铁厂打工的时候,头晚上了一个通宵班,早上下班吃了饭后就在厂里休息,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一点睡意都没有,骑了一辆单车回出租房去休息。


刚回到出租房,前脚还没有跨进门,袁丽琴喊:“你还在这里,公安抓你来了。”张万军赶紧把单车调头就跑,当时也找不到路,反正有路就跑,跑到一座山林里面,在山林里躲了三天三夜。



当时正处寒冬腊月天气,寒风刺骨,又冷又饿,而且又没有人送衣送饭,想到这些,张万军哭泣不止。直到第四天晚上11点过,张万军才推起单车悄悄地回到了出租房,袁丽琴才弄了饭吃,准备了几件衣服,张万军只好离开铁厂,又到另外一个地方捡垃圾为生。


大概捡了几个月的垃圾,租了一间房子来居住,当地人经常问他是干什么的,他心里比较害怕,他就到处去找活路干,没有多少文化就只能下苦力挣钱,大概有一年的样子又回到了袁丽琴身边,后来他得了胃出血后,才和袁丽琴一起回到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生活,准备养老时,没有想到还是被警察抓到了。



7月19日,合江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张万军提起公诉。


(本文图片均为网络配图)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