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苏州人家的门头

大田庄 2018-06-12 17:06:52

年过完了,休息的有点过了头。

手很痒,想写点什么东西,脑子里装了很多东西,装的太满了,以至于无从下笔。嘴巴也很痒,过年美味吃的太过了,油都要冒出了,所以总想说点什么东西。

就是今天的下午,有点小事去了一趟园区车坊镇的崧泽家园,这个小区很大,都是以前的农民拆迁户,到了小区的大门口迎面就是晒太阳的老奶奶和老大爷,老奶奶都是顶着一个青花头巾,嘴里磕着南瓜子,神态非常的悠闲,她们这些本地的老奶奶牙齿都掉光了,还有本事磕着瓜子,那咀嚼的模样非常可爱,正如她们青春年少一样。

那些个老大爷一人手里捧着一个茶杯,杯底沉着厚厚的一层绿色茶叶,时不时的茗上一口,凭着我自己喝茶的感觉,那入口一定是涩涩的,这或许就是老年的滋味了,我不知道我以后是否也会像他们一样,苦涩的才是值得回味的。

路边有几个小贩卖菜的,除了新鲜蔬菜,也有鲜活的鱼虾,水生蔬菜和鲜活湖鲜是苏州本地人的最爱了,小区的对门就是一个大超市,这儿的人家生活的非常富足,鱼米之乡名不虚传。

随一个朋友去了他的家里,电梯直接上十六楼,站在阳台上视野非常开阔,吴淞江的远景尽收眼底,江面上的船只历历在目。朋友家的房子非常大,六百平方是有的,一个单元的大平层,一边是自己居住,一边是改成的单间公寓出租,有六间单人单间房屋,每间租金收取一千元,每月就是六千元的租金收入,真是土豪啊。

这些房子如果以当前的行情市值计算,大约在一千二百万左右,这是我奋斗终身的目标啊。小目标,小目标啊。

以上这些都是闲言碎语,都是不是我要写的内容,我要写的内容是他们家的门头,这是进入他家映入我眼帘的第一景观。

这是苏州平常人家,平常人家的入户门头。有些人在苏州买了房子,例如我本人就是,在苏州买房已经十年了,我的门头上面过年的时候也就是贴上一副对联,仅此而已,不是因为我太穷了,而是因为我的文化里就是这些,我在苏州生活了十五年,但是并没有真正的融入到苏州的本土人文中,即使拥有一张苏州的户口本,那又能如何?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苏州的农村是这样的,他们富裕了,生活的很优异,但是他们仍然保持着那份乡土情怀,苏州本色,我朋友对于我来说是很土豪的,对于很多来苏州务工的人来说是很土豪的,但是我朋友告诉我说,在他们村上他还是个贫困户,所以今天有这点小日子还需要感激毛圣人。

这栋小房子是政府出钱给建造的,以前住的是个危房,这是我们老家那里的贫困户,过年了村委会给他家送去了两只鸡,五十斤大米,五十斤面粉,一桶食用油,好像还有一些生活用品,都是些过年用的。唯有这幅对联是他自己搞到的,对联是这样写的:救主深恩天上来,福音传布似春风。得了国家的好处,歌颂着外国野猪,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都是贫困户,尼玛差距太大了。

从门头就可以看出一个地域之间民风的差距,文化的差距,情调的差距,贫与富除了地理位置的关系之外,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是客观事实。我们的主观因素差异也很大,这是思想观念的差别,愚昧与明智的差别。

一个人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昧无知,可怕的是没有了良心。我们吃着国家的,享用着国家的福利,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流淌着老祖宗的血液,外国的野猪与我们其实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醒醒吧,那些个为外国人唱赞歌的人们。

苏州人家,你最棒!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