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薛国英 甜甜的西瓜瓤

文学百花园 2018-01-11 20:49:50




甜甜的西瓜瓤 




    

夏天的夜幕降临得很迟很迟,下午放学后,我们男生多半要提着一个竹筐去村外的田间小路上割草。
        

竹筐是下午上学时就带到学校的,以便放学时能抓紧时间割一筐猪草回家的。
        

下午放学,也就五点多,离天黑早着呢。夏天的晚上是不上自习的。所以夏日晚上,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当下午最后一节自习的铃声响过之后,老师的“下课了”的话语还没落下,男生们纷纷蜂拥着出得教室门,各自提起放在教室外墙根处的竹筐。三五成群,快步跑向校外。
        

出得校门,我们多半不会急于割草,而是先找个空地痛痛快快地玩一阵。
        

要么掏出钢锥,在有湿气的地上用钢锥刻画一个长方形,再从中间一分为二。然后,石头剪刀布,谁赢,谁先用锥子扎入长方形内,并且选择面积大小。直至最后占面积多者为 胜。或者找来小石块和小木棍,来一场“炮打洋人”。抑或拔一根狗尾巴草,用唾沫将草弄湿,再轻沾点尘土,将路边找寻到的螺虎盖轻轻掀开,将狗尾巴草伸进,不多一会,狗尾巴草上准有一只螺虎被吊了上来。随后将其装进空瓶子里。
        

玩得尽兴了,眼见天也要黑了。忙取出镰刀在路边找寻猪羊兔爱吃的青草,诸如狗尾巴草、打碗碗花(又名喇叭花)车前草之类的。给自家割草,来不得虚假,总是将草筐割得草用脚踩了又踩,实实在在再也装不进草了,方心满意足地挎着竹筐回家去。一路上,大声唱着学来的新歌,一路欢声笑语,一路热热闹闹。
        

回到家,天也就差不多黑了。肚子早已饿得咕咕,风卷残云般地吃完饭。只要不下雨,便会提上竹筐,邀上三五伙伴,去县城卖西瓜摊前拾瓜皮。
        

家就在城边,很近,不到十分钟就能到的。
        

夜晚的县城是很热闹的,有很多用帐篷搭起的房子里,堆满了绿绿的,白白的大西瓜。此时此刻,明晃晃的灯泡亮了起来,那被卖瓜人用切西瓜刀切开西瓜,一排排地摆放在帐篷 下长长木板上,一牙牙红红的沙沙的西瓜,诱惑着我们年幼而贫穷的心,让我们涎水涟涟。
        

我们将竹筐放在西瓜摊前,等着吃西瓜人吃毕西瓜后将西瓜皮扔进自己的竹筐内。有时往往和别人为争抢一块西瓜皮而吵闹一番,甚或大打出手。
        

倘若一个晚上能拾得满满一筐西瓜皮,便会有一种打胜仗的满足感,心情格外激动。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是将筐里的西瓜皮倒进清水盆里,细细将西瓜皮一个一个洗干净。然后开始啃西瓜皮上或多或少的西瓜瓤。如果有怜悯心的人,他会只吃上几口,便把还有很多西瓜瓤的西瓜丢进我们的竹筐里。这样,我们就会忒幸福,也就可以吃到真真的西瓜瓤了。
        

啃完西瓜皮,也就困倦不已了。带着满足感,带着甜甜的西瓜味,甜甜地进入梦乡……


作者简介:薛国英,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万荣第二中学语文教师。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有数十篇文学作品刊登于《青年诗人》《江南雨》《企业家日报》《长江诗歌》《运城日报》《黄河晨报》《西南商报》《万荣人报》等报刊杂志和《作家新干线》《现代散文网》《我在河之东》等文学微刊上。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