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家乡过年的味道:张新文篇

桂东桥头 2018-10-02 13:18:33



人说过年还是老家好,听这话时望着窗外远远的街灯,手握茶杯久久憨笑不语,其实我心想,人们说的都是真的。故乡的年不仅仅是指除夕,过了腊月二十,便渐渐地有了年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年味在集镇摊位上越来越丰富的年货里,在中巴车上越来满的车厢内,在各个村口越来越密集的人群中,迅速的酝酿发酵浓郁粘稠。待到腊月二十八九,爷爷牵着孙儿买了炮仗,父亲拿着铁桶捉了草鱼,七大姑八大姨在集镇上碰头叽叽喳喳的说着谁谁谁什么时候到了家哪天哪天去谁家里吃饭,更妙的是老天爷也跟着开心一把,撒下些雪粒子雪花花,嘿呀,这年真的就来了。

客家桥头,过年是最具仪式感的节日。无论多累多忙,人们都会挤出时间为过个好年做充分的准备。男人们到了冬至就会酿一缸过年的好酒,养了半年的鸡鸭也都拣了晴朗的日子宰杀了腌制好挂在屋檐上,香肠、腊肉、火腿、蒸笼糍照例是不能少的。过了腊月二十四,女人们便开始把灶房厅堂卧房杂房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反反复复彻底清扫。到了大年三十,门前屋后的沟渠,房顶的瓦片,晒谷坪旁边的树木,仓库的锄头弓刀和犁耙,无不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为了过年,每个人都像是忠诚而充满热忱的士兵,为了一份发自内心的喜悦和荣耀,接受一次快乐和自豪的检阅。

印象中,最具仪式感的当属杀年猪或者杀牛了。客家老表们宰杀辛辛苦苦饲养了一年的肥猪或黄牛,既为了庆祝和纪念这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也为了祭祀赋予他们生命、财产和美好生活的祖先和神灵。杀年猪或者宰牛是过年的一件大事。客家老表们早早的邀了周边强壮的兄弟乡邻,请了自己信任的屠夫,大家在夜幕降临时饱餐一顿,然后在主人家里安睡。待到午夜子时,主人将众人唤醒,众人准备火把和绳索,主人则点火燃香,从堂屋供奉列祖列宗的家仙牌位到堂屋门口再到灶神神位和猪圈牛栏都逐一上香作揖,向他的祖先和心中的神灵祷告致敬。上香烧纸完毕,强壮的客家老表们分工合作,齐心协力将年猪或者黄牛控制到堂屋正门口宽敞的地方,用两张长条方凳架起一块门板,把猪牛摁在门板上。屠夫磨刀霍霍,雪亮的刀尖划过装血的木盆。在一串长长的响亮的鞭炮声中,屠夫和众人完成了主家委托的重要事项,肥猪或者黄牛凄厉的嚎叫唤来了崭新的一年,待屠夫和众人将猪牛收拾妥当,客家老表则将猪头猪尾巴煮熟,烹制成供品,祭祀自己的祖先和天地诸神灵。杀猪牛的人将鲜红的猪血牛血沾在毛边纸上,主家将毛边纸和线香一起点燃,迎接来年红红火火的日子。

宴请新女婿也是客家人过年最为隆重的仪式之一。如果说互相走访只是近亲之间的亲密联络,那么宴请新女婿则是整个家族的重大安排。有新女婿回门的主家,过年前会特别邀请家族宗亲和姻亲吃一餐简单的筹备酒,就新女婿回门的日期和酒量向宗族亲戚进行详细的通报。新女婿回门的日子通常为大年初一、初二,一般不会晚于初四。回门,对于新女婿来说,注定是一场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的一醉。主家会特意安排酒量好的宗亲和新女婿坐一桌,所有的宗亲均向新女婿敬酒,直到他醉倒为止。这场宴席有非常重要的最后一项议程,待新女婿醉倒以后,各位前来赴宴的宗亲姻亲的当家人和主家围坐在一起,安排新年里各家宴请新女婿的时间和顺序。到客家人家里做客,无论你官多大多有钱有面子,享受新女婿待遇的机会都只有自己做新女婿的一次,所以珍贵,所以唯一。

客家人宴请新女婿的仪式是隆重而复杂的。新女婿在岳父或者大舅子、小舅子的带领下来到主人家,主人首先会拿出最长的一串鞭炮迎接。主人家里大方的,这鞭炮能燃放近十分钟,不那么讲究的,也绝不会以一挂短鞭子了事。待新女婿进了屋,女主人则会热情的递上最好的玲珑茶。宴请新女婿的程序和菜肴都是分层次讲先后的。宾客到齐,首先上的是或蒸或炒的年糕蒸笼糍,如是走了远路,或是有些饿了,第一道糕点可以让新女婿先垫垫肚子。吃完糍粑,第二道程序是上素的傍果,包括十二个素碟:、花生、葵花籽、南瓜子、南瓜花、刀豆、杨梅干、桃子干、薯片、红薯干、糯米散饭、烫皮。当然,这十二个素碟可以根据主家出产的特色调整,一般只把握数量和素种。这道程序的氛围很轻松,大家一起磕嗑瓜子聊聊天,也不怎么劝酒。素碟吃完,主人家接着上的是十二道荤盘。十二道荤盘的的确确是不可多得的山珍美味的精细制作,笔者很多年都没有吃到过原汁原味的了。大致是:炒冬芒鼠、炒野山鸡、炒野猪肉、炒竹鸡,香肠、腊猪肝、腊耳尖、炒土泥鳅、炒河鱼、炒虾仁、炒鸡鸭胗、炒鹅肠。还有更好的山珍美味,近年来因为保护候鸟都不上了。这是客家主人通过大半年的搜集精心准备的荤盘,客家人也称之为官盘。在这一个环节,陪客们至少会和新女婿喝干三大碗米酒,一来满桌都是下酒菜,二来主人也会不时来劝大家多饮几杯。走了第三道程序然后就是上菜了。客家主人上菜也是讲究数量和品种的。上菜数量一般以十二碗或者十六碗较为常见,像客家肉丸子和滑肉以及土鸡等特别受欢迎的菜肴,一种菜可以端两碗上桌,一是方便坐在不同方位的人夹菜,二是这些菜味道很好,一碗往往不够吃。每一个程序的转换都会有一次干杯的过程。不时有豪迈的舅妈婶婶拿着大肚壶上前来陪新女婿喝酒。

 写到这里,夜已深了。略带疲惫的笔者满脑子都是家乡父老爽朗的笑容和过年过节这隆重的仪式。这仪式感填满客家人的记忆,渗入客家人的灵魂。远处飘来米酒的芬芳,再抵挡不住故乡无声的召唤,无法排遣深深的眷恋和乡愁,让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游子对故土的祝福:愿家乡越来越好,祝所有的父老乡亲新年快乐,幸福安康!

作者张新文,现供职于长沙中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