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高明昌:向日葵去了哪里

朝花时文 2018-10-08 12:17:22


     单是烈日灼心日子里快乐的外表,就让我心生欢喜和敬意。至于向着光亮的专一,确是值得今生一直都膜拜的榜样。

 
  海边村许多东西都没有了。比如牛,牛是与仓库场一同消失的,消失的理由很充分,因为队上有了拖拉机,拖拉机比牛力气大,不但能耕地,而且能运输,省时省力,所以牛的淘汰也在情理之中,无可计较。但有些东西的消失我是有些想不通的,比如闲时嗑着瓜子,嗑的最多的是葵花籽,即向日葵的瓜子,但我们已经多少年不种向日葵了,我们因此也多少年不见向日葵的身影了。问母亲为什么不种了,母亲的回答很简单,大家不种了,我们也不种了。


  小时候,我在母亲手把手的教法下种过向日葵。母亲告诉我说,这向日葵是最容易成活的庄稼。这是我年年亲见的事实。每年的早春时节一到,母亲就会选一个朗晴的日子,拿着锄头铁搭,在泥地上掘一个小潭,放几粒瓜籽,填平小潭,然后浇上一碗清水就算完工。尔后就是轻慢地等待。一个星期过去了,葵花籽的苗就在春雨的沐浴下,无声息地顶破土出来,它发芽、生根,很快长出了一条柔嫩的细茎,碧绿色极为清新,给土地装点了绿色。而在这期间,向日葵既不求肥料的多少,也不择土壤的贫瘠,只要有了土壤的涵养、阳光的温暖,就会蓬勃向上生长。就为这,勤劳的家乡人总是在路边、河沿、田间地头的边沿,房前宅后的犄角旮旯种上向日葵。向日葵一旦长出土地就会不断长大、长高,到了最后就长成了一个圆,一个盘,这个圆盘里变出许多葵花籽。



  向日葵生长的日子,除了开春的风和日丽以外,都是热气腾腾、热浪滚滚的日子。夏天的热很实在,太阳是那种骄阳,骄阳就是火,炙烤着大地。七月,气温不断攀升,凉风走掉了,高温伴着阳光,恨不能将庄稼晒成干枯的枝叶。路两边的草儿花儿全都耷拉着脑袋,难耐酷暑而萎靡,唯有那向日葵宽大的叶子还在长宽,此时它的顶部不声不响地长出了一个个黄黄圆圆的花盘,微风下,花盘下的花叶不断舞动、摇曳,泛起金色的花朵。那时的向日葵总是一脸灿烂,一脸微笑,用自己灵活的脖子配合着太阳的旋转,一心一意,一声不响,一个劲儿,从不前瞻后顾。


  每天读书回来,我总要去看看向日葵,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我有时还扶着向日葵的杆子,把它当作树桩,顺着杆子向右转几圈,再向左转几圈。有时还搬来矮凳,脚踏上去,轻轻地捧起葵花盘子,将盘子拢到自己的面孔上来,把自己的脸沉入圆盘,圆盘就裹没了前脸。那时鼻子用力一收气,一股淡淡的清香拂面而来,有点青草味,有点花粉味,味道只冲鼻子,直抵心扉,人立马神清气爽。有时我会在葵花树下呆坐半天,看葵花树的样子,总一直想一个问题:葵花树的杆子只有寸把粗,可顶着的大圆盘就有一斤来重,这杆子就是不弯、不曲,直挺着,从早到晚,从晚到早,这杆子里有什么特别的力道支撑得起那样的分量?



  向日葵,在我们那里就叫葵花,有时也叫朝阳花,因为这花朵一直朝着太阳回绕而得名。家乡的向日葵个子不大不高的,与我差不多,一米七左右,但它们个个精神足,心气高,瓜子产量也大。其他不说了,单是烈日灼心日子里快乐的外表,就让我心生欢喜和敬意。至于向着光亮的专一,确是值得今生一直都膜拜的榜样。


  真希望家乡再种向日葵,图的不是吃,图的是有图画看。


(本文刊于2017年1月27日解放日报朝花版)




这是“朝花时文”第1106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你也可回到上页,看屏幕下方的三个子目录,阅读近期力作。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