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37°盐|当风暴来临,你就是我的安全之所

三十七度盐 2018-12-05 12:49:42


《疑犯追踪》里的肖原本是一个反社会人格的特工杀手,暴力冷漠,感情匮乏,几乎无法和任何人建立联结。


直到她爱上根,就像密不透风的空房间突然有了一处缺口,光风日月都一点点涌入。


            

       后来,肖被反派抓获囚禁。为了找到TM的所在地,Samaritan在肖的脑子里进行了数千次模拟,试图策反她。肖的意志力渐渐崩溃,在模拟中她开始朝昔日的伙伴开枪,枪枪毙命。

        

可唯独面对深爱的根时,她每一次都将枪口转向了自己。

         

在遭受那些非人的折磨时,思绪总会将肖带回她曾与根同游过的乐园。于肖而言,根就是她的安全之所。

  


两颗反社会的心彼此靠近,就像两支开弓的箭,注定没有回头路。


可是,就连市中心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也是拆了又建,血肉之躯的普通人要如何成为另一人金钟罩铁布衫,练就金刚不坏之身?

      

最后根惨死,肖独自站在空荡的乐园里,面无表情地说,这次模拟真烂。

        

爱一个人如生命,就像押上全部身家豪赌一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爱情里,她们都是走火入魔的赌徒,忘了规避风险,也忘了来路。



重蹈覆辙的还有《蒂凡尼的早餐》里的郝莉,只是这一次无关爱情。

           

年少时,我曾很长一段时间为杜鲁门·卡波特笔下的郝莉深深着迷。


一方面,郝莉虚荣、放荡,交易自己的青春美貌,攀附权贵,获取钱财。另一方面,她住堆满行李箱、没有像样家具的房子,养一只没有名字的猫,一百八十次忘记带钥匙,半夜扰民时俏皮地吐着舌头,所有骂娘爆粗都被堵在喉咙里。


她就像八音盒里上紧发条的芭蕾少女,把生活过成一场场舞会派对,永不停下、蓬勃旺盛。


       

可是,在浮华的表象背后,她一心惦记着正在服兵役的弟弟弗雷德,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天攒够钱带弗雷德去墨西哥养马。


当得知弗雷德的死讯时,郝莉所有的自我建设和心理防线在一瞬间被击溃,歇斯底里,失声痛哭。


终于,她曾经的安全之所成了生命之殇。



相较之下,《心是孤独的猎手》里的少女米克似乎聪明一点,没有把自己安全寄托在他人身上。


当米克第一次从收音机里听到莫扎特,她抱着膝盖坐在陌生人家窗户下的灌木丛里瑟瑟发抖,热泪盈眶,就像一只宽厚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心脏,不断收紧。


从此,她将生活一分为二——外屋和里屋。


外屋是乏味枯燥的现实,拥挤的住房、需要照顾的弟弟妹妹、不合群、被孤立。而里屋则是令她心醉神迷的音乐、自撰的琴谱和二十岁头也不回地离开小镇的幻想。

       

里屋成了米克抵抗庸俗日常的尚方宝剑。可是,再锋利的宝剑也有生锈的一天,如同灰姑娘过了十二点就会失效的魔法。


米克无可避免地长大,开始操持生计,拿着每周十元的薪水,匆匆往返于杂货店的收银台和家之间。


装着音乐、琴谱、辛格先生的里屋被她锁上门,永远留在了身后,就像一条废弃的铁轨,再也带不了她去任何地方。


 别丧气,也不是所有的安全之所最后都落空。

         

《梅尔罗斯》里的主人翁派崔克小时候曾遭受父亲虐待和性侵多年,长大成人后依然走不出父亲制造的噩梦。


哪怕父亲已死,童年的阴影依然像那只价格不菲、固若金汤的骨灰盒,任他拼尽全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当派崔克被往事折磨的时候,毒品成了他的安全之所。


只有吸毒才能帮他短暂逃离不堪的现实,在快意的幻觉中与父亲正面对抗,吼出那句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滚开”。

        

第一集的结尾派崔克下定决心戒毒,在车站打电话告知好友。好友顺口问了一句,戒毒之后,你接下来要干什么。

        

派崔克一下子在电话这头愣住,然后泣不成声。


       

他此前二十几年的人生、他不负责任的父母只教会了他堕落这一件事而已,除了在毒品制造的假象中,狗屎一样的人生真的还有其他的活法吗?


对此,派崔克痛苦而迟疑。

        

幸运的是,派崔克找到了写作。他用文字代替毒品,用一种幻觉代替另一种。


其实,不光是剧中人,我们普通人也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安全之所。


小时候我一遇到伤心事就会缩进去的堡垒是老家。


老家在偏远的山村,村里多是老人和小孩。每个期末考砸的假期,我都迫不及待地回去,因为整日忙农活的人根本没有时间关心谁考了一百分、谁又不及格。


对村里的人来说,生活不外乎是一日三餐,鸡鸣犬吠,锄禾日当午,采菊东篱下,就像某种重复了千百次的虔诚仪式,无法被任何事扰乱、打断。


在朴素的秩序中,我感觉一切长久而宁静。


后来,长大一点,由于种种原因,我失去了老家这处避难所。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很怕回去,就像没有手电的人,硬着头皮走进漆黑的隧道,紧握拳头,手心冒汗。


原来不可靠的不仅是充满变数的人,连纹丝不动的土地也不例外。


没有任何人或事会像镇压着孙悟空的五指山一样,五百年过去,只要你回头,依然在你身后。


而如今,我常常在白天的时候自我怀疑,又在这样寂静无声的夜里写着心事重新爱上自己。

 

我深知生活里仍有太多许多夜晚、写字也抚慰不了的时刻。可是,我也知道所谓安全之所,并不是什么真的灵丹妙药包治百病,而是明知会流血受伤,仍然愿意在痛的时候,将一整颗滚烫的心交付其中,暂时沉溺。


说到底,安全之所就像雨后放晴第一缕明净的阳光,炎炎夏日里最甘甜的那口西瓜,哪怕并无多大用处,也希望你我都能拥有。



小话题:

当风暴来临,你的安全之所在哪?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