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潇湘文化杯”征文选登||清风·清水·清凉山

潇湘文化 2018-11-08 06:55:57


提到革命老区陕北,我禁不住伸出大拇指点赞,我是通过两三件事了解陕北人。


(一)清水

清水是地名,位于陕北的府谷县一个偏远的地方。我在电厂建设中,和清水的房东有了过往。

“站住!站住!”我没打算跑,站在一天一天慢慢低下头的葵花中间。一束电棒强光打过来,很快又灭了。“等熟透了再吃,”见我没有反应,那人又来了一句:“快回去吧!”

向日葵茂密在陕北一个叫清水的小地方,府准公路沿着川道一直通向内蒙古的准格尔旗,下面蜿蜒着黄河的支流清水河。清水有红、黑两件宝:红的是海红果、黑的是煤。这里的煤燃烧值高又极易开采,煤层距地表仅仅5米,政府规划在清水建一座电厂。

十多年前,我刚从学校毕业就分配到电厂项目部做技术员,在饭菜无味零食匮乏的情形下,经不住葵花籽的诱惑,犯了低级错误。用手电照我的人是房东,我拧下两朵青春期向日葵也是房东家的。

房东姓米,当家米老汉的吝啬在项目部是公认的。最初项目部相中了他家的房做办公及宿舍用,米老汉咬住房价硬是不往下降。要知道在清水用瓷片贴外墙的房子不多,他有自己道理:新宅子是给儿子准备结婚盖的,没有住过人不想租,要租一分也不少。虽然单位最终获得了免费用水、垃圾清理等优惠政策,房租没有谈下来。事后,职工们去县城买东西,发现当地人很少在买卖上还价,有人感叹:这里人咋都是一根筋呢?

米老汉把新房租出去了,自己仍住老屋开小卖部。房客经常找米老汉解决生活中遇到麻烦:外地人用不惯陕北的土灶,他带着小儿子重新垒灶台,边干边说:这里请一个小工一天就要七、八十,今天要给我们父子开多少工钱?

秋天当玉米、向日葵、海红果熟了,米老汉用手提篮装好,让房客尝鲜,特意给我一个大的向日葵盘,却从未提及那天夜里用手电照我的糗事。有一天晚上,我看完电视准备收桌椅板凳,工友告诉我没人会拿,我去收电视机,也被告知没有必要:当地人的心和星星一样透亮,这里路不拾遗。此时,我突然想到那天米老汉用手电照我的一刹那的想法,他仅仅想告诉我,葵花还没有熟透。

冬天,清水的气温零下十几度,米老汉又专门给屋里安装了土暖气,给房客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中度过寒冬。过春节时,细心的米老汉将项目部留守工地的值班人员请到家里包饺子,还给院门贴上喜庆的春联。

离开清水时,我将自己一套半新劳动布工作服和几双劳保手套留给了米老汉,看见他做地下室、盖厕所,是自己一锨一锨干出来的,工作服他能用上。

我没有吃米老汉送的葵花籽,来年清明,把它种在自家花园里。自己经常外出疏于管理,一株杆上开出十几朵黄灿灿的花,惹得人常常侧目驻足。却没有勾起行人吃它的欲望,都知道葵花这种开法,一个花盘上顶多能剥十几颗清瘦的瓜子仁来。

邻居对我的向日葵不屑:有喝功夫茶的,没有吃功夫瓜子的。明年你换个品种吧,中看不中吃。我说:你说的对,它不是用来吃的,这和看瓜、观赏葫芦是一样是用来看的。

清水人不这样想,他们认为向日葵为食用而生。淳厚质朴的民风在外来者看来是世外桃源,但这是清水人的简单的生活方式、普通的为人之道,犹如清水沟沟梁梁间种植农作物葵一般寻常。


(二)清凉山

清凉山是地名,是陕北延安市区的一座名山。我儿子上初中时,惹出了事。使得我与清凉山脚下一家人有了交集。

上初三的儿子在学校惹事了,而且是大事。

班主任老师打电话时,我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说儿子把同学打了,被打的同学出现一些症状。正在上班的我,坐上地铁赶往学校。

儿子和被打的同学已经在教研组办公室门前玩耍,班主任老师在办公室向我讲了事情经过:课间时,两个孩子在过道因小事打起来,你孩子动手扇了同班同学晓军一耳光,现在晓军有耳鸣现象,头也有点晕,好像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但是我们不是医生,稳妥起见最好希望你能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先向老师道歉:儿子给学校添乱了。然后领两个孩子去学校附近的医院,看耳鼻喉科。

医生看了检查报告给出了结论,你儿子一巴掌打下去,造成同学耳膜穿孔。我给班主任打电话,告诉了医院诊断结果。班主任说她没有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准备打电话告诉孩子家长。我说:还是我先和家长沟通吧。

晓军的父亲远在千里之外的延安,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告诉他自己的孩子在整个事件中负主要责任,作为家长会尽全力治好晓军的病。晓军的父亲说:现在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孩子打架双方肯定都有责任,只要以后避免类似事情发生就可以了。

晓军的父亲通过电话向孩子了解事情经过和检查结果。我将检查报告通过微信发过去,并告诉他,医生建议的三个治疗方案:一是耳膜有自我修复功能,数周后可能自己长出来,但是也有可能长不出来;二是一周内手术,协助耳膜自我修复,这种手术的风险是修复失败;三是数周后耳膜没有长出来,进行人工修补手术,这个手术会对听力有些影响。无论采用何种方案,我希望晓军父亲尽早决定,以免影响到孩子的听力。晓军的父亲说他先咨询大夫,然后再商量采用何种治疗方案。

从医院出来,正是中午吃饭时间,我准备带两个孩子去吃饭,晓军说现在回小饭桌还来得及,我怎么叫,他就是不去,我让儿子送回晓军小饭桌,自己也赶回单位上班。

晓军的父亲很快给我回了电话,在咨询医生后,他权衡利弊决定让孩子采用耳膜自我修复方案。我说你远在延安,如果孩子出现什么状况,及时告诉我,以免耽误了孩子的治疗。

大约半月后,我接到班主任老师的电话,说让我赶紧到学校,晓军的耳朵疼的厉害。我往学校赶的过程中,又和晓军的家人进行了沟通,他们推荐了一个比较好的医院,我带着晓军赶过去,专家号普通号都没有了。于是,只好选择旁边的一家医院,在看病前,我将换医院的原因告诉了晓军的父母。

经过检查,晓军是这几天感冒吃药不当引发耳部不适,医院及时换药,并强调了注意事项,我再次拨打电话和晓军家人做了沟通。

最后一次检查,晓军家人没有告诉我,是晓军爸爸自己领孩子去的医院。我儿子和晓军在学校闲谈时说起来的,我让孩子问晓军检查费是多少钱?并想发红包把钱递过去,晓军的父亲态度强硬的拒绝了,说只要孩子没事,以后不发生类似的事情就可以了。

就在晓军爸爸拒绝的前几天,我和晓军的妈妈因家长会,在学校碰面了,我向晓军妈妈一再表示歉意,并拿出一本自己散文集和一张购物卡希望她能收下,晓军妈妈仅留下了书,购物卡也是婉言谢绝了。 晓军一家人处理与人交往产生摩擦的原则与方式,让我看到来自陕北延安清凉山人家风与家教的魅力。


(三)清风

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民风淳朴的陕北人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人与人交往中以诚相见,似阵阵清风徐徐吹过,你才会发现那个地域特有的真善美:清风清水清凉山,好人好景好家风,这是陕北人留给我的美好印象,同时也教化着改变着我为人处世的方式,我在努力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

 

 

姓名胡文革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