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文苑拾贝 | 南瓜藤

北京师范大学北海附属中学 2019-01-10 14:47:28

南瓜藤



在邯郸的农村老家,每户人家都会在自家庭院里种些蔬菜,其中的都是些会爬架的,最多的就是丝瓜和南瓜。

暑假期间,一路颠簸后我和母亲来到了姥姥家门口,在姥姥的院子中,有一棵老枣树,还有一棵小无花果树,它一直很小,没长。最显眼的就是那一片翠绿。

姥姥很消瘦,个子高高的,有点驼背。单调的碎花衣裤在她身上显得宽大空荡,土黄色的脸上尽是岁月的轨迹,白的发、黄的发及肩。我记得上一次见姥姥只是灰发中混有白发,而现在全白了。姥姥正在院子里用一把大笤帚扫着落下得枣叶,见到我们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招呼我们,脸上尽是喜悦。便问我们住多久,听到我们的回答后脸上的喜悦黯淡下来,接着便是一句:“咋这么早啊!”

舅舅们为了让姥姥过上好日子,便争着接到自己家来住,可姥姥不去,她说:“人生地不熟的遭这罪干啥。”于是舅舅们只能商量着把姥姥的旧瓦房改成水泥房,改完之后又想把庭院铺上水泥。可姥姥说什么也不同意,她说:“房子改了就中,浪费这钱干啥,留点儿土还能种种菜省省买菜钱。”姥姥以前有块地,经常下地干活,可年纪大了地也下不了,就卖了地在院中种点什么,如此便有了现在的南瓜藤。

我在姥姥的院子中看着姥姥打理的南瓜藤,墙角有把断裂的旧木梯,有几条就顺着往上爬,也许是爬地够高看够了风景,便又折回到了地面上。院中每个靠墙的角落都被南瓜藤盘起,总共有五六株。正值酷暑时节,藤上的每片叶子都无精打采的垂着,也只有在阴天或清晨清凉的风才会让他们精神一振。

姥姥起得早,每天都是。姥姥坐在小木凳上,弯着腰拿着一把棕榈扇在枣树下扇着。以前姥姥喜欢到处逛,走起路又稳又有力,而现在姥姥只是一个人坐着。

我数着南瓜藤上结的南瓜,共有八个。藤上开着又大又黄的南瓜花,略大一点的是雌花。为了让花授粉结瓜,姥姥用麦秆把花绑成了罍状。中午母亲摘了几个略大的嫩南瓜擦成丝烙成焦黄美味南瓜饼,又将带来的火腿、牛肉和兔子肉拿出来做成菜。姥姥指着一盘炖兔肉说:“呀!买啥龟孙兔子肉哩。”我吃了好几张南瓜饼,而姥姥却没怎么动筷子,就连平常吃饭也只是吃半块馍馍。

快要开学了,临近我们离开老家的前一天早上,我再次来到南瓜藤前数了数快要结瓜的南瓜花,多开了五个,我为姥姥能多收获五个南瓜而高兴。姥姥坐在枣树下扇着扇子叹着气说:“宝儿,你还吃南瓜饼不,要吃中午再做。这龟孙南瓜秧占地大结瓜慢,明年就不种了……”听到明年就看不到南瓜藤的消息,我心中不禁失落,便决定与南瓜藤相约,在过年的时候再来看它。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姥姥,回到南方后两个多月姥姥被查出胃癌晚期,于2015年11月17日病逝。岁月真的一点也不留情面,我与南瓜藤的约定也无法实现了。

我还记得姥姥说过的一句话:明年,就不种了。



作者:北京师范大学北海附属中学 高1601班 徐晓宝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