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十八岁少女竟被活活.....场面惨不忍睹

娱乐小羊倌 2019-01-10 14:12:50


1
第一章 夜车拉尸

每个人都有一个发家致富的梦想,可现实是很残酷的。

有的人天生不用工作就可以衣食无忧,有的人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

我叫李冰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想我的生活将归于平凡。

一个月前,我从市里的技校毕业,原本打算着找个像样的工作然后买房买车,可惜出了校门才知道讨口饭吃是多么的困难。

一个月下来,我身上的积蓄花完了,工作却一点着落都没有。

女友小蓉见我没钱吃饭,开始天天跟我闹分手,还骂我是窝囊废。

当时我甚至觉得整个人生都快完蛋了。

小蓉这一走,我顿时一无所有。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在技校的同学胖子找到了我,说有一个工作确认,就问我敢不敢开车。

我当时就乐了,饭都快吃不上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当即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我跟他说,“只要是不犯法,我都干!”

胖子神秘一笑,“行,有你这句话就成!”

后来我才知道,这份工作,是在城西火葬场做夜班司机!

但是我事前已经答应胖子接下这份工作,如果临时拒绝恐怕以后这朋友也别想有了。所以按照约定,第二天我就去面试了。

整个面试过程很简单,简单问了一些基本资料,就算是通过了。

然后我就问面试官,工资的问题,他这才恍然跟我说,“基本工资一万二,给缴五险一金,节假日没有休息,但是你放心,节假日工资三倍,每次出车会额外再补贴两百元。”

说实话,我听完这待遇的时候,当时就有些昏头了。不估摸着是因为这火葬场忌讳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来应聘,好不容易遇上一个,那自然是好酒好肉的招呼着了。

虽然兴奋,但我也没失去理智,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问那人:“这工作难度大吗?”

那人说:“工作难度不大,胆子大会开车,有力气,记性好!”

我皱了皱眉,心里犯了嘀咕,胆子大会开车不就行了么,干啥非得有力气、记性好?

那人看出了我的疑惑,说:“哦,是这样的,夜班司机,很多时候要拉横死的人,这些人死的都很惨,而且死的急,旁边亲人少,所以夜班司机大多数需要搭把手抬尸体,或者干脆背尸体上车。”

我一听,顿时就吓一激灵,老一辈说,那些横死的人怨气极重,特别是那些吊死的、淹死的、车撞死的 

那人打断我的思绪继续说:“要你记性好,是因为夜班司机有很多不成文的规定,但是每一条你都要牢记在心,如果你记不住,不小心犯了其中一条 ”那人说到这,顿了顿,突然一脸严肃甚至有些阴冷的对我说:“犯了一条,后果,不堪设想!”说完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慌失措。

“你今晚就上岗吧!”那人开始整理桌上的合同资料。

我心说啥情况?至于这么猴急么?难道我这岗位就没人和我交接?于是便问他:“之前的那个夜班司机呢?”

那人突然身体一颤,继而又恢复了原状:“我也不知道,别问了,晚上会有人来给你做岗前培训的!”

我回去草草的收拾了一番,傍晚的时候来到了城西火葬场。

刚进门,门卫室一个老头把我叫住了,详细一说我才知道,这人就是胖子的邻居,刘伯,就是他来给我做岗前培训。

刘伯人胖胖的,一副脸总是阴沉沉的,十分严肃。

他给了我几章打印纸,这上面都是夜班司机的一些规则和纪律,特别是最后一页比较醒目,都是粗体字标注的,是特别注意事项。

刘伯见我在看最后一页,在一旁抽着烟对我说:“你看的这些规矩,是普遍需要记住的,但你要是拉横死的人,千万要记住三点,这三点,上面没有!”

我赶紧问道:“哪三点?”

“第一、出车之前,一定要把车子从头到尾检查一遍,这是惯例,不能松懈!第二、在现场或者是开车的时候,不能拍照,拍自己也不行!”刘伯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恩!”我点了点头:“第三点呢?”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刘伯的眉头皱了起来,神色有些诡异的说:“在回来的路上,如果中途有人要搭车,千万不能让那人上车!”

我听后,觉得就第一点合理,检查车子是怕路上坏了耽误事。而第二点,为什么不让拍照?而且我拍自己关谁鸟事啊?更不合理的是这第三点,如果半路有人有个紧急情况,我都可以见死不救吗?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刘伯见我有所怀疑,他的眉头都快拧成了一个疙瘩,突然大吼一声:“记住了么?”

“啊,记住了!”我赶紧回应,这老头子突然这么激动,吓了我一大跳。

“好!”刘伯拍了拍我的肩膀,继而又和我说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很快天就黑了。

我正坐在休息室玩手机,刘伯没敲门就走了进来,吓的我差点蹦起来。

“来活了,下沙村死了个人,需要你一会出车拉到火葬场来,对了,这人是被车撞死的,属于横死,你最好别亲眼看他的尸体!”刘伯说。

“哦!”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刘伯看我紧张,便说:“别害怕,你只要记住我和你说的那些就行了,尤其要记住第三点,懂了么?”

“懂了!”我点了点头。

刘伯带着我检查了一遍车,确认油和水还有其他地方都没问题,我便开车出发了。

下沙村我知道,离我所在的省城,大约有八十多公里,晚上车比较少,路上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到下沙村的时候大约十点半。

我打电话给死者家属,按照他说的地址,直接找到了死者家。

一进门,打眼就看见死者的遗体放在院子里,听说死者是个风华正茂的女孩,死者尸体上面盖着一张白布,这张布在有些地方叫遮尸布,我们这叫殓布,两旁摆着几个花圈。

死者的家属见我一来,顿时就哭了起来。

他们自然知道我是来带死者走的,所以心中十分不舍,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但刘伯提前和我说过这种情况了,他告诉我不要感情用事婆婆妈妈,运遗体一刻都不能耽误,以后这种场面见的多了,慢慢就习惯了。

于是我张口便说道:“我是来接人的,让他跟我走吧,火化之前,你们到火葬场的殡仪馆里,还能见上最后一面的!”

家属中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来,掏出一包中华烟塞给我,我直接接过来,揣进兜里。

刘伯说过,如果有人送你钱或者是烟,要接过来,但是太多了不要接,就拿一部分就可以了。

这人给我一包烟,不算多,而他给这包烟的意思是,好好照看死者的遗体,千万别磕着碰着,只有我接了烟,他们才放心。

我看也差不多了,该是把尸体抬到车上了。

这辆车是改装过的依维柯,车里面除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置,其余的座位都抽掉了,遗体直接就可以放在里面。

我把后门打开,便上前搭手去抬尸体,四个人,一人抬一个角。

说实话,那尸体真沉,就好似不是一个人似的,我很好奇那殓布下面盖的,到底是怎样的一张面孔。

就在我正走神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一滑,差点一下跌坐在地上,还好旁边人把我扶住了。

但就在这一瞬间,我这一角突然下沉,尸体颠簸了一下,尸体的半个脑袋从殓布里颠了出来,脑袋都碰到了我的手。

登时我后脑勺都麻了,再一看那尸体,我差点一下子背过气去。

 
2
第二章 夜路诡事

我原本以为,死者的遗容,就像是她睡着了一样,结果死者的头探出来的那一刻,吓的我差点背过气去。

死者的脑袋已经严重变形了,一半脸陷进了脑袋里,脑壳碎裂,头发上还粘着骨屑和血痂。死者五官扭曲着,看起来就像是脸上被人踩了一脚的木偶,当然,这可比木偶可怕多了,那粉红色的血肉和森森白骨断茬,看的我后脑勺发麻尿意上涌,两腿都哆嗦起来。

这时候死者的父亲哭着上来把殓布盖了起来。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在殓布盖上的那一刹那,我感觉死者的脑袋朝我这边动了一下,一双带血的眼球死死的盯着我。

那种感觉就像被死神凝视一般恐怖。

我赶紧嘴上念叨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后面一定不会了,我一定会平安送您到目的地,请你原谅,请你原谅!”

刘伯告诉我,对尸体一定要十分尊敬,没事多说点好话,刚才我不小心差点把尸体给扔了,如果按照刘伯的意思,让我给尸体跪下磕个头都不为过,所以我说几句抱歉话是应该的。

很快我们把尸体抬上了车,我将车锁好,四下里查看了一下,没问题了,和家属告别,便开车上路了。

此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下沙村到省城只有一条路。

这是一条山路,道路的两旁是茂密的树林,树枝迎着风左右摇曳,仿佛鬼手一般在路旁招摇着。

远处是黑漆漆的山脊,那山脊,就如同一个个卧着的猛兽,择人而噬。

车灯只能照亮前面十几米的距离,再往前面,就是漆黑一片。

我凭借仅有的一点驾驶经验,急匆匆的开车往回赶,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十分的寂静,这寂静让我越来越紧张,一个尸体就躺在我后面一米多远的地方,在这样漆黑的夜里,我独自一人驾车走在荒凉的山路上,我相信胆子再大的人也会吓的哆嗦。

我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朝后面看,后视镜只能看见尸体的下半身,由于车子在路上偶尔会颠簸,尸体的脚一晃一晃,仿佛要从白布里蹬出来了一样。

我越看越害怕,越害怕还越忍不住看,由于紧张,脚下也没个轻重了,车子开的越来越快。

这时候,我突然从右侧倒车镜里看到身后有灯光,灯光离我越来越近,一辆摩托车从后面驶了过来。

在与我并驾齐驱的时候,那摩托车上的人朝我大喊:

“停车,停车!”

我看过去,发现竟然是个女孩子,但由于天黑,长相也看不清楚,只能看见一头乌黑的长发向后飘。

这大晚上的,让我停车是几个意思?我没停车,只是把车窗放下来一点,问道:“你要干啥?”

那女孩子大喊:“我摩托车快没油了,想搭你的车到省城!”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冷汗一下子就流下来了。我想起了刘伯和我说的第三点,如果有人要搭车,千万不能让那人上车!

“对不起,我着急赶路!”我说完,赶紧把车窗摇上来,生怕那女孩子对我纠缠不休。

那女孩见我不给她搭车,驾驶摩托车超过了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我只看见她的车灯的亮光迅速的朝我前面移过去。

但突然,那亮光消失了。

我揉了揉眼睛,摩托女孩哪去了?前面山路黑漆漆的,仿佛从来没有摩托在我前面行驶过一样,难道我出幻觉了?

但就在这时,我却听“砰”的一声,车前面好似撞到什么东西了。

我赶紧急刹车,这一急刹,后面的尸体担架一下就滑到前面来,“咣当”一声撞在我的座椅背后。

我此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得赶紧下车去看看,车子撞坏了我是要赔钱的。

我把车停在了路边,下车绕到车前面一看,前面并没有撞过的痕迹啊,这怎么回事?刚才那“砰”的一声是从哪来的?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车没事就好。现在得先把尸体摆正,不能让尸体的头抵在我座位后边吧?那也太可怕了。

我把后车门打开,进了车厢,发现尸体的担架已经倾斜了,担架的一个角卡在我的座位下面,尸体的头部和肩膀紧贴着我的座位后面,好在殓布还盖在上面,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不敢抬头朝尸体身上看,只是低着头,拼命的拉扯担架下面的两个角,企图将担架拖回原来的位置。

可是我拖了才一小块距离,突然发现不对劲,我抬头一看,顿时吓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尸体身上的殓布竟然被掀开了!

我把尸体拖了回来,殓布却被我座位后面支出来的铁丝给勾住了,整个尸体在我面前一览无余。

我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殓布就相当于死者的衣服,遮羞遮阴用的,这一下子掀开了,这不等于揭了死者的遮羞布嘛?这是大不敬啊!

特别是死者死的急,寿衣都还没买,只穿了一件丝滑的内衣,衣不遮体,几乎是半裸的状态,光滑的大腿和小腹都漏在外面,身材比例出奇的好,前凸后翘,风韵无限,我的眼睛竟然有些离不开那具尸体了。

我忽然间有种感觉,看死者这身材,我敢断定,她生前一定是个超级无敌大美女。

但随即,我的脑袋一阵发胀,我晃了晃脑袋,突然缓过神来,刚才自己好像是 走神了?

我在心里对自己一顿骂,李冰河啊李冰河,这紧要关头,你他吗怎么还能这么猥琐呢?长没长心啊?

骂归骂,事情得做啊,尸体就这么放着怎么行?

我忍着内心的恐惧,绕过担架,去扯座位下面的殓布,想扯出来重新盖在尸体上面。

但这殓布和铁丝勾的还挺紧,我扯了一下,竟没扯动。

我用出吃奶的力气一扯。

“嘶啦——”一声响,殓布一下被我扯坏了一道口子,终于扯了出来。

但谁成想,我用力过猛,因为惯性的作用,一下就朝后仰过去。

我赶紧调整步伐,转过身想站稳身体,但是天不遂人愿,我刚转过身,双脚一下踢在担架上,直接面朝下,趴在了尸体身上。

我和尸体的方向正好相反,我的脑袋趴在尸体的裆部,而我的裆部下面,就是尸体的脑袋。

按照岛国爱情动作大片来说,我和尸体现在的姿势,应该叫做,六九式。

我赶紧双臂用力支撑自己起身,退到一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感觉刚才那一刻自己都呼吸不上来了。

说实话,我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一点思想和理智都没有了,只是下意识的捡起殓布,扔在尸体上面,将尸体盖住。

但就在我以为事情可以告一段路的时候,却陡然听见自己身后,一个满含怨恨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

“都怪你,都怪你——”

随着那声音,一只惨白惨白的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3
第三章 恐怖夜遇

“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扯着喉咙大叫一声,顿时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天灵盖麻酥酥的。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魂被吓飞了的感觉吧!

“啊什么啊?”我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那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确实是傻了,身体都木了,只看见那白花花的手,在我肩膀上拍了几下,却啥感觉都没有。

我咬了咬牙,既然自己没死,就勇敢面对吧!

当我转过身的那一刻,心里原本等待的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女鬼索命,但却发现,我身后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

这女孩杏眼朱唇、鼻梁高直,秀发披散在肩上,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只是面无血色,煞白煞白的,可能是粉涂多了。

她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把头探过来看着我:“你傻了啊?”

我顿时就懵逼了,我车上怎么会多了个美女?

但好歹确认她是个人,我的胆子瞬间就大了起来,便问她:“你是谁?”

美女满脸怨气,嘟着小嘴说:“你还好意思问,刚才让你停车你不停,结果我摩托车没油了,扔在半路等车,你倒好,看也不看,开着车一下就轧了过去,我的车都被你轧坏了,都怪你,都怪你 ”

美女不停的埋怨我,倒让我心里安定了不少,我说怎么“砰”的一声,车子前面却没有撞过的痕迹,原来是轧过去了啊!不过还好,没有伤到人,但随即我就觉得不对劲,这大晚上的,荒山野岭的,一个女孩子怎么骑着摩托在路上飙?

那美女好似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你车上拉的是我表姐,我得到消息的时候,人还在外地,我连夜赶了回来,表舅却告诉我,表姐刚刚被接走了,我想送表姐最后一程,就找了一个摩托车来追!”

美女说完,一脸忧伤:“我从小和表姐关系最好,我们那重男轻女,我们两个就不服,小时候就像男孩子似的,抽烟喝酒,长大了还学人家骑摩托车,唉,这都是命,如果不骑摩托车,我表姐也不会 ”说到这里,美女说不下去了。

我也是触景生情,心里再一想刚才对死者那么不敬,表妹也没说什么,现在得赶紧讨好人家,毕竟把人家的车子都轧坏了。

我出了车厢,把门锁上,回到驾驶位上对美女说:“你的摩托多少钱买的,我发工资赔给你吧!”

美女说:“破摩托,不要了,以后不骑摩托还安全点,你只要把我带到省城就行了!”

继而她伸出纤纤玉手,一副疲倦的样子:“你有烟么?”

我平时不抽烟,但想起死者家属给了我一包中华,赶紧掏出来给美女扔了过去。

美女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云山雾绕的一阵吸,但我却一点烟味都闻到,或许是我身体在极度惊吓过程中,还没有缓过来吧?

不过女孩子吸烟的样子倒真是迷人,特别是这美女还有点妩媚,一件白色的衬衫前面鼓鼓的,透过两个扣子中间看过去,依稀能够看见美女的内衣,顿时我一阵热血上涌。

不过同时我却有种十分异样的感觉,看到美女的内衣时,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李冰河啊李冰河,你又犯病了是不是?我又开始骂自己了,好好开车,赶紧把人家姑娘送到省城,然后交差。

想到这,我发动车子,继续朝省城赶。

这时候,那美女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她要去后面坐坐,看看她表姐。

我自然同意了。

不过就在美女从两个座位中间往后面挤的时候,她的手无意间碰到了我的胳膊,顿时一股无比冰冷刺骨的感觉传了过来,使得我浑身一个激灵:这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冷?一丝温度都没有,就像个 死人的手!

顿时我的内心七上八下了,正常人应该都有体温的啊,我通过后视镜朝后面看出去,就见那美女坐在尸体旁,把一支烟插在尸体的嘴上,点燃后,对尸体幽幽的说道:“抽一支吧!”

她自己则坐在车厢里,一动不动,一张煞白的脸上,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如一尊雕塑一般,但那眼睛,却透过后视镜在看我。

这眼神,同样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我还是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她!

这时候,我却闻到了烟味,尸体竟然还能抽烟?

我顿时就慌了,眼睛不停的扫后视镜,但却发现那美女依然一动不动,眼睛也一直朝我这边盯着。

我哆哆嗦嗦的加大油门,心里祈祷这美女可别给我来什么幺蛾子,一路朝省城狂飙。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进了省城,离火葬场还有几百米的时候,那美女突然说话了:“就在这把我放下去吧,我也算是把表姐送到地方了,火葬场我就不去了!”

一听这话,我松了口气,心说也是,一般人谁愿意往火葬场跑啊!于是靠边停车,把后车厢打开。

美女跳下车,礼貌的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生硬的笑了笑,沿着路边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我把车开进火葬场,刘伯和我一起把遗体抬下来,送进殡仪馆的停尸间。

城西火葬场很大,做的是殡葬一条龙的业务,所以火葬场里也包括殡仪馆。

话说这殡仪馆是整个火葬场里最恐怖的地方,这里分几个区,停尸区、葬仪区、遗体告别区、入殓区。入殓区就连着火葬场!

一进这殡仪馆,就有种十分阴森压抑的感觉,好在刘伯在,给我壮了不少胆子。

停尸区就像一个小型食堂一样,但食堂的桌子上,放的不是美味的饭菜,而是一具具盖着殓布的冰冷尸体。我和刘伯就穿行在那些尸体中间,找到一个空的桌子,把尸体连同担架一起放了上去。

尸体放进停尸间,标志着我这一趟活,就算圆满结束了。

这里面我一刻都不想停留,赶紧往出走,但走过葬仪区的时候,我突然就紧张起来了。

因为我清晰的听到,葬仪室里面,传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咚咚”“咔嚓咔嚓”“啪嗒啪嗒”“噹噹” 

这些声音都好复杂好诡异,听的我顿时汗毛直竖,如果是人在里面,怎么可能弄出这些奇怪的声音来?

我指了指葬仪室,刚要对刘伯说我听到声音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刘伯神色一变,眼珠子一瞪,上前一步,一下就捂住了我的嘴!

 
4
第四章 死不见尸

“嘘——”刘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很小声的对我说:“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千万不要对里面的事情好奇,那扇门你千万不能推开,记住!千万要记住!”

我差点被吓傻了,盯着葬仪室三个字看了几秒,缓过神来,说道:“葬仪室不能进去,我记住了!”

刘伯朝葬仪室看了看,回过头来点了点头。

出了殡仪馆,刘伯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冷冷的问我:“拉遗体的过程中,你是不是犯了什么规矩?”

“没犯什么规矩啊?”我想了想说:“就是抬遗体的时候险些摔倒了,还有中途开车颠簸了点!不过我都第一时间给死者道歉了!”

刘伯十分严肃的看着我,良久之后,说道:“没事就好!”

但我能看出来,他眼神中明显带着质疑的神色。

我心说老东西你整天对我吹胡子瞪眼睛的,有病啊你?我招你惹你了?

但突然,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吗的,我好像是犯了规矩了,而且是刘伯说的最重要的一条,路上有人要搭车,我千万不能让那人上车,我一直记在心里的,但是那一连串的事情发生,让我竟然忘了这条规矩,美女搭车一路跟我到了省城的!

天呐,怎么办?

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深呼吸了几口,喝了点热水,心情稍微稳定了一些,心想李冰河啊李冰河,你这不也安全回来了,一路上也没发生什么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别自己吓自己了。

我心里一边这样安慰自己,困意便涌了上来。

刘伯回了他的值班室继续值班,我回了临时休息室,打算眯一会,但这一眯,就眯到了第二天早上。

我早上八点下班,下班回到家蒙被子大睡了一场。

正睡的香呢,突然有人敲门。

我下地开门一看,顿时惊呆了。

来人正是昨晚我遇到的那美女,只不过今天她换了一身衣服,通体一身白色连衣裙,裙子很贴身,映着她凸凹有致的身体,看的我口干舌燥。不过裙子的裙摆层层叠叠,看起来倒有几分像婚纱的模样。

那美女朝我甜甜的一笑:“你就让我站在外面?”

我立刻反应了过来,一拍脑袋:“哎呀,你看看我,睡懵逼了,快进来快进来!”说着就招呼美女进来。

美女进来以后倒是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我的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还不住的抿嘴唇。

这动作太过挑逗了,要不是哥们我把持力好,说不定一下就扑上去了。我赶紧转过身找茶壶,嘴上问道:“美女你喝点茶不?”

“不喝!”美女说道。

我放下茶壶找瓜子:“美女那你吃点瓜子和点心不?”

“不吃!”美女说完,我直觉的一阵香风从后面飘过来,那美女一下搂住了我的腰,把下巴枕在我的肩上,柔声说道:“我想吃你下面 ”

我顿时就木了,几秒钟才缓过来,这女人也太直接了。

可是她吐气如兰,吹的我耳根子发痒,哥们我都感觉下面开始冒火了,心说姑娘你别再撩我了,不然的话我可容易犯错误。

但那女人更加的放肆,直接两手往上一滑,摸到了我的前胸位置,嘴唇在我脖子周围来回亲吻,顿时撩起了我压抑已久的邪火。

我转过身,一下子就把她压在床上,心说老子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这么一个极品美女送上门,啥也不说上来就要和我干那事,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么?

但就在我刚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突然一个奇怪的想法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我这个穷吊丝,怎么会有女孩子对我这么主动,难道是她有精神病?又或者她有艾滋病?再或者?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总之,我觉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赶紧刹车,一下坐起身,对那美女说道:“姑娘,哥是正人君子,你有什么难处就说,你这样不明不白,我过意不去!”

那美女突然笑了,笑声十分的尖锐,震得我耳膜生疼,她一下把我扑倒在下面,紧接着,她在我的身子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脑袋对着我的裤裆,两腿夹着我的脑袋,笑嘻嘻的说:“这个姿势,你还有印象么?”

我顿时一阵脸红,这不是昨晚我趴在尸体上的那个六九式么?看来美女当时还是看见我趴在她表姐尸体上了。

但接下来,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美女突然恶狠狠的说道:“你觉得很爽吗?”

一听语气不对,我连忙说:“不爽不爽,不是,你误会了!”

“少废话,你占了我的便宜还想抵赖,今天我就让你死!”美女恶狠狠的说着,突然起身,面朝向我。

我刚想继续解释,但嘴里却讲不出话来了,因为我看见,美女的脸,已经不是那副撩人心魄的脸了,此时的美女,已经变成了昨晚的那具尸体,那扭曲的五官和脑壳断裂处漏出的白骨,吓的我几乎快晕了过去。

她一把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嘴里流着口水和鲜血,恶狠狠的喊道:“你给我陪葬吧——”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瞬间我的大脑一团浆糊,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感觉浑身无力。

我的房间一丝变化都没有,更没有那个美女,我晃了晃脑袋,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发现,原来刚才那是一场梦。

“卧槽,吓死老子了!”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怎么可能美女突然变成死尸。

我拿过电话一看,是刘伯打来的,赶紧接起来,那边说道:“臭小子,你赶紧来火葬场一趟,你昨晚拉过来的尸体出问题了!”

我心中一惊:“出什么问题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刘伯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刘伯的语气,事情好似挺严重的。我赶紧起身穿好衣服,打个车直奔火葬场。

到了火葬场,刘伯直接带我去了经理办公室。

经理拿出一张照片扔给我,指着照片上的人问我:“认识吧?”

我定睛一看,心里咯噔一下,那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昨晚搭我车的美女,只是这张照片紧闭双眼,面容安静,仿佛如睡着了一般。

“认识!”我感觉有些大事要发生了,他们既然这么问我,肯定是知道我昨晚让这个美女搭车了,我也不能再刻意隐瞒了。

经理指着照片说:“昨晚殡葬师接到你拉回来的尸体后,连夜整容,今天凌晨把尸体的容貌修复到原来的样子,喏,就是照片中这个女子!”

“啥?”顿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这个美女,竟然是,我拉的那具尸体?

我揉了揉太阳穴,心说这不是真的,一定是搞错了。

还没等我缓过来,经理继续说道:“就在今早你们夜班和白班交替的时候,这具尸体不见了,我们查了所有监控录像,包括殡仪馆的和火葬场的,就连门口保卫室的监控都看了,但却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这尸体不翼而飞了!”

 
5
第五章 身处险境

突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说那美女的内衣看起来那么熟悉,那美女的内衣,和死尸的内衣是一模一样的。

而那美女坐在车厢后面的时候,她的眼神我总觉得似曾相识,现在想起来了,她的眼神,和我抬尸体的时候,尸体看我的那一刹那的眼神如出一辙,都让我有种如被死神凝视一般的感觉。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有些招架不住了,顿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险些一头栽在地上,身子伏在桌子上,半天人才清醒了一些。但突然胸口硌得生疼,定睛一看,胸口的兜里,装着昨天的那包中华烟。

我赶紧掏出来一看,明明这包烟昨晚给那美女了啊,而且那美女我拆开,还吸了两支,但此时这烟却封的严严实实,仿佛没人动过。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昨晚那一切真的是我自己构想出来的?从来没有什么美女,也没有人向我要烟抽?

对,一定是了,我根本也没撞到什么,不然的话,那么大的一个摩托车,我轧过去应该车子会剧烈的颠簸啊,而且地上肯定也到处都是碎零件,但我下车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难道是因为我太紧张,导致精神分裂?在自己的脑海里,构想出一个美女?

可是也说不通啊,我构想出的美女,怎么长的和死者一模一样?

这事情真他吗的邪门!

我一顿胡思乱想,突然抬头发现经理正用一副盯着犯人的眼神盯着我。

我顿时就慌了,赶紧说道:“经理,尸体的失踪和我没关系啊!”继而我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刘伯:“刘伯你帮我说句公道话啊!”

经理突然大喝一声:“谁说你偷尸体了?你紧张什么?你这包烟从哪来的?你这么有钱,抽中华?”

我看了刘伯一眼,唯唯诺诺的说道:“死者家属给的!”

“荒唐!”经理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死者家属的东西怎么能收呢?这是贿赂!”

说完,上前一把把烟抢过去:“念你是初犯,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以后自己注意,这包烟是赃物,现在充公了!”说完,拉开抽屉,把烟扔了进去。

我心里直骂经理他奶奶个腿,明明就是假公济私,还装的公正廉明,我呸!

这时候刘伯叹了口气,说道:“冰河啊!这尸体的失踪,确确实实和你有关系!”

我差点被刘伯的话气死,昨晚我俩一起把尸体放进停尸房,一起出来的,然后我就睡着了,这些他都知道,今天在经理这却倒搭我一耙,这老杂毛真他吗不是个好东西。

“刘伯,你别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去动那具尸体?”我愤怒的说道。

刘伯摆了摆手,一脸认真的说:“我不是说你偷了尸体,正因为没有人笨到会去偷一具尸体,所以,这具尸体不翼而飞,事情十分的诡异蹊跷,而只有你我碰了尸体!并且程度最深的,是你!我绝不危言耸听,你现在处境,很危险!”

刘伯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几口,仿佛是想告诉我,我离死不远了。

这时候经理说道:“火葬场最怕的就是这种事,一来没法向家属交待,二来嘛 ”说完,他看向刘伯:“上一个夜班司机,不也是拉尸体出了状况,然后 ”说到这,他一咧嘴,表情十分痛苦狰狞,那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那夜班司机的下场很惨!

“上一个夜班司机怎么了?”我急忙问经理。

但经理摇了摇头:“上一个夜班司机的事,我不能说,只要在火葬场上班,就有很多秘密需要保守,你也一样,尸体不翼而飞这件事,跟谁都不能提起,我们赶紧报警立案,争取在家属找来之前解决,如果解决不掉,你就摊上大事了!”经理指了指我。

我此时已经心如死灰了,以前虽说我穷,但总是感觉自己的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从昨晚开始,我发现我的人生已经崩盘了,一切都不在我的控制之中了。

我灰头土脸的走出经理办公室,听办公室里,经理咋咋呼呼的说:“卧槽,这盒中华烟里面怎么还少两根?外面包装完好的啊!现在的商家啊!真他吗黑心,连中华烟这么有档次的东西都抽条了,世风日下啊!”

我冷笑一声:吗的!老子真的是撞鬼了,那盒烟里果然少两根!看来我多年一来信仰的无神论,今天彻底被颠覆了。

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才二十三,花一样的年纪啊,我绝对不能有事。

我给胖子打电话,借了点钱,像他打听了一下省城哪个地方有阴阳先生,当天请了假,便去请阴阳先生。

自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还就不信了,我找个牛B的阴阳先生,一定能把你这污秽给找出来。

这个地址是胖子给我的,他说是他朋友的小姨子的二大爷说的,这人是有名的半仙,精通风水卜卦,捉鬼驱邪,所以我带了一些钱,很虔诚的来到了这位大师的府上。

说是府上,到了一看,就那么三间摇摇欲坠的小平房,东墙上还被画了个大大的“拆”字,门前一个破破烂烂的灯箱,桀骜不驯的屹立在寒风中,上面的字几乎都被风雨打磨没了,应该是算命驱邪一类的标题。

这里面能住人吗?我十分怀疑,伸手去敲门。

“咣当——”

啥情况?吗的,门竟然被我敲倒了!

顿时屋子里一阵臭味传出来,好似是臭袜子、白酒、方便面一类的混合气味,熏的我差点吐出来。

“卧槽!”屋里传出一声惊呼:“光天化日,强闯民宅,你真当老汉是吃素的啊?”

一个光头老头,一只手正在抠脚丫子,见我进来,顿时站起身,一脸戒备的看着我。

“大爷,您别激动,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这门不行了啊!你这门,我赔你!”我感觉十分不好意思。

“你是干啥的?我说了,我这屋子不能拆,要拆了会出人命的!”老头见我说话和和气气,语气便也缓和了不少。

感情这老头拿我当拆迁办的了,我赶紧说:“大爷,我不是来催你拆迁的,我是听人说你晓五行,通阴阳,所以特地上门拜访!”

那老头似乎没在听我说话,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身后,突然他双眼圆睁,脸上带着一丝惊慌,大喝一声:“小子,你不要动!”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