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失恋后,隔壁空.姐邻居来安慰我…

松烟入墨里 2018-09-03 16:06:25

月明星稀,远山如奔。

在江南市西南方向几百里地的山区中,一个名叫困龙谷,终年浓雾弥漫,人畜进入到里面,几乎是有去无回的山谷中。

一个躺在山谷中,满脸是污泥的年轻男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

“没有死!”

周白看着置身处,意外中带着震惊。

“郭天飞,枉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要杀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一股强烈的恨意,如同火焰一般,在周白心头燃烧起来。

周白今年二十一岁,是江南市江南大学工商管理系大三的学生,因为失恋,宿舍好哥们郭天飞邀请他宿舍几个舍友,来到他老家这里,帮助周白散散心,带他来到困龙谷附近。

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将他从山上推了下来,在他临滚下山之前,他听到郭天飞说了一句话,有人让他要了周白的命。

“到底谁想要杀我?”

周白心中暗暗在想。

下一刻,他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让他震惊无比的东西。

“这……我该不会是做梦吧?”

脑海中多出来的东西,让周白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死。

是一个叫做松元子的修真大能救下了他,而在这个叫做恶龙谷的山谷中,真的封印者一条龙。

“相信谁也想不到,在困龙谷中,真的困着一条龙。”

“不过,不是神话中的龙,而是一道龙脉之气。”

天地有灵,山川河流大地灵气汇聚之地,必生龙脉之气,龙脉之气玄妙无比。

龙脉之气影响着周围的天地气势,山川秀丽,水土富饶,人杰地灵。

但是并不是所有龙脉之气,都是对周围环境有好处的。

困龙谷中所封印的龙脉之气,乃是邪龙之气。

两千多年前,松元子从修真界来地球采集灵药,发现了这里一道邪龙之气即将化形。

一旦被其化形成功,到时候方圆千里必定受其影响,造成生灵涂炭的地步。

他布下阵势想要封印邪龙之气,怎奈邪龙之气已经化灵,最后不得不牺牲肉身,将邪龙之气给镇压。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松元子的神魂力量太过的虚弱。周白跌入到了困龙谷中,邪龙之气潜入到周白体内,想要脱离阵势。

松元子拼得一个神魂湮灭,将邪龙之气的神魂给消灭了,而邪龙之气则是留在了周白的体内。

松元子告诉周白,古代的开朝帝王,大多都是龙脉之气灌体之人,然后极大气运于一身。

松元子将他的传承,以灵魂印记的方式,烙印在了周白的灵魂之中,希望周白可以利用他的传承,造福世人。

龙脉之气融于他体内,赋予了他一些特殊的能力。

一双灵眼可以看到天地间游离的灵力,并且可以看透一定范围之内的物体,还可以夜视如白昼。

左手上多出了一个黑龙纹身,力大无比。

“这居然是真的。”

周白心念一动,周围的一切,突然变的清晰,如同白昼般明亮。

心念再一动,周围的一切,变成了黑漆漆雾蒙蒙的状态。

“这不是做梦!”

灵眼是真的!

那么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也是真的。

看着脚跟处,一块人头般大小的是石头,他直接举起左拳,然后用力的捶了过去。

“彭!”

石头被他一拳打的四分五裂。

他的左手果然现在力大无比。

搞清楚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之后,周白站起来,展开灵眼,很快便走出了恶龙谷。

他现在想要立刻联系到家人,毕竟他出事了,家人肯定会无比的担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困龙谷中待了多少天,身上的衣服多处有磨烂,并且满是泥污。手机从山上滚落的时候,掉的不知道影踪了,庆幸的是,他口袋里的钱包还在。

“先找一个地方好好洗一个澡吧。”

周白在走出困龙谷之后没多远,看到一处水潭,脱下衣服,然后就这么跳入了水潭中。

“噗!”

他一个猛子就这么扎了下去。

现在可是已经十月了,水潭里的水可是很凉了。

或许是经过龙脉之气的缘故,周白感觉不到一点冷意。

看着现在天还是晚上,他现在就算急着想要找到人借到手机,联系到家人,这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他找到了靠岸的一块石头上,就这么盘膝坐着,打算试着修炼一下。

“想不到,松元子居然是修真界四大仙医之一。”

“他不光是有强大的修为,医术高超之外,他还擅长炼器,炼丹,绘制符篆。”

“松元子前辈,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传承。”

按照松元子传承的记忆,周白闭上眼睛,尽可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然后想办法运转乾元功法。

松元子乃是修真界乾元门的长老,乾元功法乃是乾元门的基础功法。

大概半个小时候之后。

周白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莫非我是修炼天才。”

他第一次修炼乾元功法,居然修炼成功了。

虽然他才入门,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了。

修真境界可以分为,气感,聚气,通灵,凝丹,会婴,神游,合体,显圣,破虚。

其中,每一个境界分为三个等级。

松元子当时的修为在显圣后期了。

现在的周白,刚刚入门,气感初期。

“我需要好好修炼,让自己变的更强。”

他相当于死过一次了,而现在他又有了修真传承,他的心性有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他想要做的是,好好学习,毕业后找一份工作。

而现在,他要做的是,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

“该走了。”

周白起身要上岸。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山林中传来了动静。

展开灵眼这么看了过去。

他见到了一个女子正慌张着朝着这边快步走过来。

吓得他立刻又钻回到了水中。

他现在全身光溜溜,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被一个女人这么见到,这也是蛮尴尬的事情。

这个女子走到了水潭边,听到了身后追她的脚步越来越近,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就这么伸腿,然后很是小心的进入到水潭里。

可是,当她刚下水,她的脚便碰到了东西,吓得她条件反射般的想要叫出来。

而这个时候,她的嘴巴一下子被堵住了。

“呜呜……”

她吓得挣扎着想要叫,却听到有人小声的道:“不要说话,我救你。”

说话的人正是周白。

周白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巧,朝着他这边过来。

他利用灵眼看到了三个大汉,手中拿着枪距离这里只有几十米远了。

此情此景,他知道到底是这么一回事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有打量这个女子,这个女子虽然头发凌乱,但是她长得很是漂亮。

用惊艳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女子听到了周白说的话,虽然心中还是无比慌张,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

灵眼看到那三个人越来越近了,周白拉了一下这个女子,然后示意她潜水。

此刻,不能游动,如果游动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

上岸和这些人干?

周白还是有些底气不足,虽然他得到了修真传承,但是对方有手枪。

两人潜入到水中,而这三个人就这么冲到了水潭边,三人手中都拿着强光电筒,就这么拿着电筒往水面上照。

“明明看到这个小妞朝着这个方向跑了,她到底跑哪里去了?”

“前面没有路了,她肯定跑不远,还有,看看水潭里有没有人。”

“千万不能让这小妞跑了,如果这小妞跑了,咱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水下,周白乾元功法入门之后,便掌握了内息的小法门,通过运转这个小法门,可以做到周身吸收游离在水中的氧气。

他没事,可是见到这个女子,好像是憋不住了,但是岸边三个人还拿着电筒往下照,他想了一下,然后一把将这个女子给抱了过来,然后嘴巴就这么贴在了她的嘴巴上了.

女子没想到,周白居然会对她这么做。

可是,下一刻,她明白了周白这么做的意图。

周白一只手将她的鼻子给捏住了,而他的嘴巴就这么贴着她的嘴巴,往她嘴里渡气。

有了他渡的气,她可以呼吸了。

透过水面,她当然看到了,还有强光电筒照射。

如果她现在露出水面的话,肯定会被他们发现。

她刚刚逃出他们的魔爪,她当然是不想再次进入到他们的魔爪之中。

此刻,正在选择为这个女子渡气的周白,尽管是在水中,但是浑身上下好像是有种火焰在燃烧一般。

心中有一股强烈的躁动。

当这个女子的身子蹭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心中的躁动更加强烈,反应自然是相当的激烈。

不过,他忍住了。

在水下,两人嘴对着嘴,足足保持了十多分钟,而岸上的三个人在水潭周围找了这么久,在见到还是找不到人之后,这才离开了。

在灵眼的观察下,三人早已经是走远了。

毕竟,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没有人可能在水中潜这么久的时间。

“好了,他们走了。”

周白将头给探出来之后,对同样是探出来头的女子道。

透过月光,头发贴在脸上的这个美女,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刚才在水下,周白一直在强忍着。

毕竟他是一个男人。

还有就是,或许还有因为龙脉之气的影响。

“你先上岸。”

周白本来探出身子想要先上岸,但是想到自己此刻光着身子,他又将身子给缩回到了水中,尴尬的道。

女子瞬间明白了周白的意思,她知道周白没有穿衣服,因为在水下的时候,她可是没少碰到他的身子,甚至是,她还碰到了他的……

她没有说话,然后站起身子,想要爬上岸,可是,左脚脚踝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啊……”

痛啊,钻心的痛!

痛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怎么了?”

周白立刻关心问。

女子则是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道:“我的脚崴了。”

“这个……要不我先上岸,然后穿上衣服,我把你拉出去。”周白用商量的口气道。

这个女子被从水中拉了出来,她身上的衣服就这么贴在了她的身上,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凸显的那是淋漓极致。

她的长发就这么贴着,配上她那一张漂亮的脸蛋。

这种状态下的她,给人一种说说不出来的诱惑力。

因为从水中出来,她冷的有些颤抖。

周白这么看了一眼,身体中便涌出一些莫名的躁动。

“嘤。”

这个女子想要站起来走路,可是脚踝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了嘤的一声。

“不好!”

周白小声说了一句,“他们人又回来了,我们必须走。”

灵眼的观察下,他见到那三个人去而复返,并且往回跑的速度很快。

“难道他们意识到我们躲在水潭了?”

周白心中暗道。

女子听到这话,有些慌张的道,“我们再躲到水潭里?”

想到再躲进水潭,她又要和周白嘴对嘴,甚至是身体发生亲密接触。

“不行,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躲在水潭了,我们必须走。”说着,周白拉起这个女人的手,然后就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他记得在这个方向,有一个山洞,他们可以躲到山洞中。

“啊。”可是,他这么一拉着这个女子跑,她嘴中发出了一声啊的叫声。

见到此,周白知道她崴脚了,然后直接将她给背在身后,大步的朝着一个方向跑。

“这个小妞果然是躲在水潭,我们追。”

其中一个男子听到女子的叫声之后,旋即扯着嗓子大声道。

身体经过改造了的周白,他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山地如同平地一般,奔跑的速度很快。

一路狂奔,十多分钟后,他背着这个美女,出现在了那个山洞中。

他们进入到山洞,山洞中传来什么小动物的声音,吓得那个女子忍不住低声叫了一声,不过她立刻又闭上了嘴巴。

“别怕,有我在,几只鸟而已。”周白对这个女子道。

虽然山洞中挺黑,这个女子看不清周白的长相,但是听到他说的话,紧贴着他身子的她,感觉到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还有,他身上传来的温度,让她感觉不到那么冷了。

尤其是,她的身子就这么贴着周白,她甚至是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声。

周白因为此刻担心那些人会跟来,浑然没有意识到,他忘记将这个美女从后背上放下来了。

他们都没有说话,担心这些人会追来。

不过,在几分钟后,周白利用灵眼,看到七个人朝着山洞这边走过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被发现了?

“追你的人,一共有几个?”

周白问女子。

“七个。”女子小声说。

七个人,全都到了!

“大哥,这里有水迹,他们一定躲在山洞里了。”

一个人则是道。

水迹!

周白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他居然忘了水迹的事情。

他们一定是顺着水迹跟过来的。

“小妞,我们知道你已经躲在山洞里了,你如果不出来,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个人对着山洞大声喊。

他们七个人都拿着枪。

此刻站在了山洞前。

这个女人见到这里,她则是从周白后背上下来,“谢谢你救我,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你躲在这里就可以了。”

跑不掉了!

周白已经尽力救她了,现在,她不能连累周白。

说着,她想要往外走。

而周白则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小声的说了一句,“既然我要救你,那么我一定会救到底,你躲在这里不要动。”

周白从地上抓住了几颗小石块,然后就这么踮着脚出去了。

看着周白出去了,这个女子无比的感动。

在快冲到洞口的时候,周白用力的将手中石子就这么朝着洞口处的人丢了过去。

以他现在身体强大的力量,以及他左手麒麟臂的力量加成,飞出去的石子,力量堪比子弹。

“啊!”

“啊!”

惨叫声响起。

站在洞口处,有三个人中招了,躺在地上痛苦的大叫。

最惨的是,其中一个人,直接被石子打在了脸上,整块石子就这么镶进肉了。

“不好,这小妞肯定拿了什么武器。”

一个人大声道。

“艹,让我开枪弄死这个小妞。”

又有一个人拿起枪,想要开枪。

他们这伙人的老大则是道:“你不想要钱了,我们可是等着拿这小妞换钱呢。”

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周白已经是展开身法,就这么从山洞中冲了出来,刚才他顺手又抓住了几颗小石头,在冲出来之后,直接朝着两个并排的人丢了过去。

这两个人被石子给击中,然后发出惨叫声,趴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起来。

“他不是那个小妞,开枪打死他。”

这伙人的老大,拿着手电筒照向了周白,见到不是他们要绑架的人,直接拿起枪,然后朝着周白开枪。

“砰砰!”

“砰砰!”

枪声响起。

而周白身法展开,躲开了子弹。

下一刻,他的身影冲到了这人身前,“给我去死吧!”

周白一拳就这么照着这人胸口打了过去。

他用的是左拳!

他刚刚相当于死而复生,而这个人居然想要杀死他。

想要杀死他的人,他一定想办法杀死对方!

“彭!”

一声沉闷的声响,这人的胸口,被周白一拳给洞穿了!

他的左手一拳可以将石头给捶碎,更不要说人的血肉之躯。

“你们想要杀我,你们都得给我死!”

在周白的体内,涌出一股凌冽的杀意,而他手臂上的那一条黑龙纹身,此刻若隐若现,好像是活了一般。

他身子冲到另一人身前,不等这人开枪,直接一拳下去,这人的头如同被打碎的西瓜一般!

不到一分钟。

七个人,全部死在了周白的手中。

他们想要杀死他,仿佛是激怒了潜伏在周白体内的恶魔,他用他的拳头,将他们这些人全部给杀死了!

他们不死,他就要死!

他不想死!

所以他必须要杀死他们!

这是周白第一次杀人,看着他们的死状,周白一点不怕,甚至是,他还隐然有些兴奋。

……

“别怕,是我。”

周白就这么拿着一个强光电筒走了过来,对躲在山洞中的女子道。

女子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这才从躲避的地方现身,“你……你没事吧?”

她说话有些结巴的道。

她刚才听到枪声了,所以她紧张不已,担心周白的安全。

当她透过光线,看到周白身上有很多血迹,甚至是,他的手臂上也有血迹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你……你受伤了……”

周白旋即淡淡一笑道:“没有,这些血是他们的,你现在安全了。”

女子听到这话,然后立刻道;“他们……”

“他们被我杀了。”周白云淡风轻的道,“好了,我送你离开这里吧。”

说着,周白上前想要将这个女子给拉起来,而这个女子则是自己站了起来,可是她这一站起来,眉头微蹙,因为她的脚踝此刻很痛。

“你先别动,我帮你按摩一下。”

周白将她坐在岸边一块石头上,然后手放在了她左脚脚踝上。

“不用,不用……”

这个女子连忙道。

周白则是认真说:“我懂的医术,你的脚帮你按一下,很快就能好。”

他的外公是个老中医,他本来就懂一些医术,而现在他又继承了松元子的传承,按摩扭伤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

“不用了,不用了。”这个女子又是摆手道。

周白以为她是害羞,然后又道:“如果不给你按摩好的话,你这样子想要走出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并且现在不按摩好,再过一会的话,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你这几天怕是走路都难。”

听到周白说话的话,这个女子这才犹豫道:“好吧,那你帮我按摩一下吧。”

周白握住了她的莲足,她的身子没来由的抖动了一下。

“忍一忍就好了。”周白道。

女子将头扭向一边,紧绷着嘴唇,她不让周白帮她按摩脚,不仅仅是因为害羞。

几分钟后,周白则是松开手,伸手拉住了她的一只手,将她给扶了起来道:“好了,你感觉一下还痛吗?”

可是,就在他的话刚说完,这个女子居然抱住了他,然后身子如同筛糠一般,在他身上抖起来了,并且她的鼻子中,发出了呜呜,听起来很是诱人的声音。

“你怎么了?”周白关心的问。

“没什么,没什么。”女子连忙说,然后她的手松开了周白。

“没事那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去,或者,我刚才从他们身上得到了一部手机,你自己打电话。”

周白则是道。

女子这么看着周白,没有说话。

周白见到她这么看着他,然后道:“是觉得我杀了人,然后怕我吗,我为了保护你,只能这样子做了,如果不杀他们,死的可能是我们。”

“没有。”这个女子摇头说了一句,然后她做了一个让周白意外的动作,她张开双手,不够周白身上有鲜血,然后一把就这么抱住了他,嘴唇主动的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被她这么一贴嘴唇,并且还主动亲他,周白先是一愣,然后他身体中的躁动,如同火山般爆发了……

山洞中上演着疯狂的一幕。

被点燃了心中火焰的周白,此刻再也压制不住身体中的火焰。

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褪去,灯光下,他们就这么缠绕在了一起。

折腾了许久之后,女子早已经是被周白折腾的不知云云了,最后周白这才偃旗息鼓。

“我叫周白,你呢?”

周白问向怀中这个不着片缕的女人。

和这个女子发生关系,周白明显感觉到他体内的灵力有所变化。

旋即他明白了,这是这个女人的第一次,她体内的元阴之力,应该是被他龙脉之气吸收到体内了。

而这个女子则是挣脱开了周白的怀抱,背过身去,将身上的衣服就这么穿上去了。

“如果有缘的话,我下一次一定会告诉你。”

女子幽幽的道。

她感觉自己疯了。

可是,她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所做的。

一个男人甘愿为了自己冒如此大的危险。

她不告诉周白她的名字,那是因为她不想害周白。

她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到周白,如果真的见不到,那就当做是一场梦吧……

……

“师父,能不能开快一些。”

周白有些着急的对出租车司机道。

此刻的他心急如焚。

他目送有一辆直升机,将那个女子带走了,而他拿电话给他妹妹小兰打电话,小兰知道他没死,当然是很高兴。从她嘴中,周白知道了距离他出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他外公杜长水因为他死,然后重病垂危的事情,周白心急无比。

想到那个女子,他心中渴望着能再次见到她。

他打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快速的往江南市赶,现在已经到江南市了。

司机旋即有些无语的道:“小兄弟,这已经是进市里了,不比高速上,我没有法子开快啊。”

看到前面堵车了,距离中医院没有多远路程了,周白则是道;“师父,一共多少钱?”

司机师父则是看了一下计费器道:“一共四百五十六。”

从山区打车到江南市,至少有二三百里地。

周白从钱包中掏出了五张红人头,“不用找了。”

他递给了司机师父,然后就这么急匆匆的下车了,朝着医院方向跑去。

“我靠,这小子该不会是给的我假钞吧?”

开车师父拿着钱,仔细的看了一下,不是假钞。

从下车地方到中医院,足足有六七百米的路程,周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路狂奔。

他也不管什么惊世骇俗了。

经过龙脉之气灌体,他的身体各项机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到两分钟,他冲到了中医院门口。

“哥。”

中医院门口,一个身穿着鹅黄色卡通T恤,留着齐眉短发,身材上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在看到周白之后,瞬间泪影婆娑。

“小兰。”周白看着她,也是失声的叫了一句,甚至是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了。

小兰是他妹妹,是在周白五岁那年,杜长水出去看病,捡到的一个重病女婴,经过杜长水夫妇悉心照顾,这才活命下来。病好了,家人本来说要送到福利院,不过当时周白的外婆不同意,说要亲自带着她,也算是给周白做一个伴。

小兰走过来,双手抱住了周白,“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呜呜的哭着。

周白则是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我福大命大,怎么会死呢?”

想想,他真的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能活着,真的是万幸,因为曾经误入到困龙谷中的人畜都死在了邪龙之气手中。

他相当于死过一次又重生。

既然死过一次,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活出不一样。

“小兰,好了,不哭了,快带我去看看外公去。”

周白立刻道。

小兰领着周白来到了抢救室门口。

在抢救室门口站着不少人。

周白认识一些人,这些人中有他的两个舅舅,两个舅妈,还有大姑,以及他的几个表哥表姐们。

老爷子病危,他们全家人能赶到的,自然是都赶到了。

周白前脚到来,还没有来的及和他们说上话,急救室的门开了,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大夫便走了出来。

“杜主任,老爷子的事情你们最后有个心理准备,我再进去抢救一下。”

这个大夫对周白的大舅杜云天道。

杜云天现在正是中医院一部门主任。

杜云天脸色有些动容,“钱医生,拜托你了。”

他是医生,钱医生这么说,他当然是明白什么。

一般这么说的时候,都是抢救希望很渺茫了。

杜家其它人,脸色也不好看。

毕竟亲人可能离去。

生离死别,自然是不是滋味。

“小白,你干什么,里面医生正在抢救你外公。”

杜云天见到周白想要往抢救室里走,他旋即板着脸道。

周白没有死的消息,已经先一步通过小兰,大家都知道了。

周白能活着,这本是好事,但是老爷子现在病危,大家可是高兴不起来。

周白则是直接道:“我可以救我外公。”

说完,他就往里面走,为了救外公,他哪管这么多。

大姑杜月新这个时候没好气的道:“你胡闹什么,病房是你胡闹的地方,要不是你,你外公能这样子,你还有脸进去,要我说,你还不如干脆死了。”

周白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冰冷的气势,他的左手手臂上,那条黑龙纹身若隐若现,“我既然能活着回来,那是上天不想让我死,至于我外公的病,我既然说能救他,那么肯定是有把握。”

他周身冷冰的气势,仿佛是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冷冰了好几度。

他这话一处,让杜月新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至于杜家其他人,吓得的不敢说话。

龙威一出,谁敢争锋!

“钱医生……这个……就让小白进去吧,我爸最疼的就是小白。”

杜云天反应过来之后,对钱医生道。

他能救活老爷子?

不知道为什么,杜云天心中倒是觉得有可能。 

病房中。

周白看着躺在抢救台上的杜长水,他相当的动容。

因为没想到,这才一个星期,他居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本来他是满面红光慈眉善目,体格也是相当的不错,他是中医,自然是懂得养生之道。

而现在的他,脸色蜡黄,皮肤无比的松弛。

他在外面的时候,便利用灵眼,配合上五行望气决看了一下,知道了他的病情如何。

此刻,他的五行之气无比虚弱,尤其是肝脏衰竭严重。

五行望气决是他的一门看病小功法,通过观看病人五行之气,可以看出病人的病症如何。

天地分阴阳,阴阳化五行。

世间万物,大多都是是在五行之中。

人也不例外。

人的五脏六腑对应的五行,分别是肝归属于木,心归属于火,脾归属于土,肺归属于金,肾归属于水。

肝属木,木主生长,杜长水因为伤心过渡,而导致肝脏功能极度衰竭,他这个岁数的人,肝脏功能衰竭如此严重,随时有死去的可能。

周白继承了松元子的传承,或许是因为他的灵魂碎片融于他的体内,当时他试着这么一修,便直接修炼成功了。

现在他的修为已经是踏入到修真入门境界气感初期。

“医生,我需要银针。”

周白走到杜长水面前,表情有些凝重的道。

病房中,一个护士听到周白这么说,旋即没好气的道:“你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抢救室,不是你来玩的地方。”

钱医生也道:“小伙子,我听杜主任说了,你和你外公关系很好,但是救人不是儿戏,救人的事情交给我们好了。”

周白则是说话不容置否的道:“医生,这是我的外公,你以为我是儿戏,我是来救他的,你们立刻给我准备银针。”

说着周白走过来,屏息凝气,运气与手指之上,快速的在杜长水胸口上点了几下。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刚才训斥周白的护士,则是抬起头,语气相当不悦的道。

而这个时候,旁边一个护士则是惊喜的看着仪器道:“钱医生,病人的心率正在趋于正常,血压也已经是达到正常的范围。”

钱医生是主治医生,在听到护士说的话之后,他看了一下仪器,脸上也是露出意外之色。

他知道杜长水的情况,肝功能衰竭严重,他的身体状态,想要抢救过来都不可能的。

那么只能说,周白点了几下之后,起到作用了。

“快,给我准备银针。”

周白头也不抬的道。

钱医生立刻道:“快,去拿针灸银针。”

周白只是用点穴的手法,渡入了一些灵气,而想要救杜长水的命,必须要施展松元子的五行针灸术才可以。

庆幸的是,他从小跟着杜长水学过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他的针灸术也被周白学到了几分火候。

所以他有把握使用五行针灸术。

针灸可是讲究手法的,对于穴位和筋脉,需要无比了解,并且不出差错才可以。

躺在手术台上的杜长水睁开眼睛。

周白连忙上前道:“外公。”

杜长水伸手想要抓住周白,眼泪从他眼中流了出来,“小白,外公对不起你妈,你妈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却死了……”

“外公,我没有死,我被一个老爷爷救下了,我现在回来了。”周白强忍着眼泪道。“外公,你现在先不要说话。”

杜长水是他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亲人。

从小他就没有见过他爸爸,他妈妈杜月溪在他三岁那年,说去找他爸爸去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对于他妈杜月溪他只能从相片上知道。

至于他父亲,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父亲的相片。

他父亲是谁,到底长什么样,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迷一般的人物。

“小白,你……你……你没有死,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走了也安心了。”杜长水听到周白这么说,然后确认自己不是做梦之后,周白没有死,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外公,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周白握着杜长水的手连忙道。

杜长水慈祥的看着周白,笑了笑:“傻孩纸,人都会死的,你外公的身体,我心里清楚,你把耳朵靠过来,我和你说一些事情。”

周白将耳朵凑了过来。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什么事情,拿着挂在你脖子上的玉佩,到京都找周家,他们一定会帮助你的,因为你爸是周家的人。”

杜长水小声的道。

京都周家……

“小伙子,银针来了。”

钱医生接过银针,然后将银针递给了周白。

周白对杜长水道:“外公,我为你治病,你放心,我说让你长命百岁,以后你绝对会长命百岁的,因为有我在!”

他的语气中,带着强大的自信。

拿起银针,开始为杜长水针灸。

很快,在杜长水的身上插上了数十支长短粗细不一的银针。

落针结束。

他的额头上微微出了一些细汗。

接下来,便是捻针。

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捻针的同时,将灵气注入到他的体内,改善他体内的五行之气,并且修复他衰竭的肝脏。

大概半个小时候之后,当捻晚最后一支银针,将银针给收回之后,他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差一点仰了过去。

好在身边有一个护士就这么扶住了他。

“小伙子,我对我先前的无礼,给你道歉,想不到小伙子医术居然如此高明。”钱医生面带诚恳的道。

“杜老,你外孙医术厉害,他继承了你的医术。”

周白则是抱拳说:“钱医生,你夸奖了。”

现在几台仪器上显示,杜长水现在各方面都恢复了正常。

甚至是杜长水已经是可以能自如行动了。

杜长水笑着道:“小钱,小白的医术比我厉害的多,小白,你用的什么针灸手法。”

他是老中医,在针灸方面也有相当不错的研究。

他自然是看出来,周白使用的针灸手法,并不是他教的。

还有,他捻针的时候,进入到身体中那舒服的力量,可见他的针灸术不简单。

周白则是笑道:“外公,以后我再告诉你。”

钱医生在一边笑道:“杜老,既然你现在没啥事了,我们把你先转移到病房里去了,你们几个把这里收拾一下。”

周白转身外走,这里留给他们收拾便是了。

他这一走,眼冒金星,双脚有些无力。

稍作停顿,运转了一下混元功法,调息了一下,这才让自己恢复了一些。

“自己还是太弱啊。”

“得想办法提升一下修为才是。”

“修为高了,那样子,自己才可以做很多事情。”

修为提升可以凭借自身修炼吸收游离天地间的灵力,还有就是,可以利用天材地宝提升自己的灵力。

修为越高,体内灵力越多,那么他所能做到的事情,也是越多。

现在,他对于修行可是充满了十足的兴趣。

“看来得想办法多找一些天材地宝,或者蕴含灵力的东西才可以。”

周白这才刚打开门,杜家几个人便走上前了。

其中杜月新见到急救室中安静一片,医生和护士们正在收拾着东西,她直接破口大骂:“你小子不是说能救活你外公,可是现在呢,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外公都是被你给害死的。”

“还不知道你爸这个狗东西是谁,当初害了你妈,现在你这个狗东西害死了你外公。”

这个时候,杜长水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声的吼道:“月新,你给我滚出去。”

见到杜长水突然从病床上起来,杜月新一下子愣住了,至于杜家人,他们脸上也都露出看了意外之色。

至于周白,他则是上前一步,直接一巴掌抽在了杜月新的脸上,“啪!”

这一巴掌抽的那是一个响亮。

他的心中此刻有种强烈的念头,驱使着他想要狠狠收拾面前这个女人,左手手臂上的黑龙纹身若隐若现,如同活了一般。

他细长的眼睛眯缝着,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你是我大姑,从小我都尊重你,可是你从未把我当做你的亲人,我一直在忍着你。”

“我虽然没有见过我爸,可是我不允许你侮辱他。”

“还有,以后你如果再侮辱我的话,我将不会再忍着你。”

他并没有觉察到,邪龙之气灌体之后,他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龙有龙的高傲。

岂能容他人羞辱!

周白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势,让杜家人一下子怔住了。至于被抽了一巴掌的杜月新,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被周白身上的气势,吓得完全说不出来话来。

古代大多开朝皇帝,都是龙脉之气灌体之人。

龙脉之气做为这世间玄之又玄的力量,无形之中可以改变附体着身上的气势。

古代天子龙颜大怒,伏尸万千。

光是气势,便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周白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大步走了出去。

她是他大姑,打她,看起来有些不尊敬长辈。

但是周白一点也不后悔。

她为老不尊!

打之有何妨!

从小到大,杜家人只有外公外婆最疼他,其余的杜家人对他都是冷眼相看。

因为他的父亲从未出现过,并且他还听到不少杜家人说,是他父亲害得他妈杜月溪这么惨。

他们对于他的父亲,心怀怨气,然后将这个怨气发泄在了周白的身上。

以前,他忍着了。

而现在……

他将不会再忍着。

他差点死了,相当于重活一次。

那么,他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活着。

“羞辱我者,我必定十倍奉还!”

“打我一拳者,我必定十拳还之。”

“欲杀我者,我必定让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刚离开急救室,门口站着一个人,在见到这个人之后,周白为之一愣,因为……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