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山村少年偶得神戒,无数美女都想跟他产生些许纠葛

斑马阅读网 2018-10-10 14:28:39

“胡小林,我不就让你签个字嘛,你跑什么!”何菲菲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这大学生村官真不好当。蘑菇屯这些人冥顽不灵,根本不懂与时俱进的道理。好容易找到了突破口,还死活不配合工作。

“这是能随便签的?从银行贷款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还不上,人家要抄家封门的。”胡小林走的更快了,连头都不敢回。虽然何菲菲长得玲珑有致,会穿衣打扮,两条美腿都能把人眼晃瞎。

“你怎么知道还不上?我还能把你们带沟里去啊!”满脸气恼的何菲菲疾走了几步,挡在了胡小林跟前,“我这是带领你们致富!亏你还读过高中呢,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咱知道先把正事儿做了再说。”胡小林眉一挑,拎着水桶准备给猪喂水去。

蘑菇屯村穷,村里人更穷。因为过于落后的原因,县里给这里送来了一位大学生村官,并提名让她当副村长,带领全村脱贫。

新官上任三把火。走马上任的何菲菲考察了一下情况,便提出‘修建养猪场,致富奔小康’的计划。村名都以为只需要出力盖上厂房,喂猪就成了。可谁知还要贷款,每家每户五万。

这数额当场就把人都吓跑了,连村干部都不例外。贷款?还五万!辛苦在地里折腾一年才挣一万多点。要是赔了钱,那得不吃不喝不病不糟攒五年才能还上。

何菲菲做了一番动员工作也没有取得什么效果,便把主意打到了胡小林身上。高中毕业在大城市算不上什么,可在蘑菇屯就不一样了。那是状元级的人物。尤其是胡小林还帮家里养了十头猪,这都算村里的小养殖户了。

“我难道说的不是正事?”何菲菲夺过水桶丢地上,“全村人都看着你呢!你签了字,回头我给你记一功!”

“得了吧,你不添乱咱就念阿弥陀佛了!”胡小林没好气的看她一眼。

“你是不是还为你家那锅肉汤生气呢?”何菲菲这才发现他这么小气,“我已经给你道歉了,你还要我怎么着?整天卖那么点卤肉能挣多少钱?你只要跟我混,一年就能让你挣两万,啊不,三万。”

“锤子!”胡小林一提这事就来气。上月初七,何菲菲跑到家里看父母卤肉。一不小心把一碗醋倒进了汤锅里,卤肉就彻底变了味道。

虽然连夜换了老汤,可再也做不出之前的味儿了。胡小林的父母为此试验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把头发都愁白了。

卤肉虽然平均一天才挣几十块钱,可那都是父亲起早贪黑,赶着毛驴车疾驰十多里山路去镇上摆摊换来的。

胡小林原本还想多养些猪大干一番,过两年盖栋新房,把梦中女神娶进家门呢。

这下可好,全黄了。搞不好养的这些猪都得砸手里。

“胡小林,你怎么说话呢,有没有把我这副村长放眼里!”何菲菲柳眉倒立,被修身白色半袖勒紧的娇躯更加玲珑。

她喘着粗气,像只发怒的小公鸡,颤颤巍巍的大温柔差点让胡小林看直了眼。“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签不签。”

“你找点靠谱的再说吧。”他急忙挪开视线,还忍不住叹了一声。多好的姑娘啊,腚也不小,好生养人漂亮。要是多动动脑子,也能算得上完美女人了。

“你……”何菲菲气的娇躯乱颤,“谁说我的计划不靠谱了?”

“首先贷款就不靠谱。”胡小林觉得她就是瞎胡闹,一点也不考虑本地情况。

“小林哥,你就帮我签了嘛。”何菲菲美眸一转,忽然变了脸,扯着他的手撒娇道:“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计划呢。”

“不行。”胡小林脑瓜子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手脚麻利的往水桶里倒满了水,倒进猪圈的水槽儿。

“你怎么这样呢!”何菲菲急的直跺脚,眼珠子也转的飞快,“只要你答应我,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那可是我大学的同学,长得跟朵花一样。”

“没兴趣。”胡小林才不上当呢,哪个漂亮姑娘会来这穷山僻壤,除非脑瓜子进水。“换个现实点的。”

“我给你当女朋友,这总行了吧!”何菲菲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撕了。

“也不咋样。”胡小林想了想,她虽然长着一副全村上下老少爷们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的俏脸,可是城里人啊。这没钱没势的,搞不好哪天就飞走了。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会被人笑话的。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处对象啊!”何菲菲看他这么不上道也火了,“就你现在这样儿的,还想娶徐梦雅,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那你还跟咱废话干啥?”胡小林不耐烦的挥挥手,“就知道你没诚意。”

何菲菲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小子软硬不吃,原来是想让自己做点委曲求全的事。

“你混蛋!”她越想越怒,猛地推了胡小林一把,“我就是死也不会便宜你的!”

重心不稳的胡小林向后踉跄了两步,一股坐在了地上。右手也要要死不活的按在了割草的镰刀上。

顿时,鲜血染红了手掌,也染红了中指上那枚树叶状的古铜戒指。

“何菲菲,你特娘的就是个灾星!”头晕目眩的胡小林两眼一黑,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啊!”还没走出院门的何菲菲慌了!拽着胡小林的脚就往外拖,还大声呼喊着救命。这养猪场到处都是细菌,如果伤口感染,闹出人命就麻烦了。

而此时的胡小林,却出现在了一座优美的山谷中,四周都是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苍天大树。正前方还有一口清泉,水坑不大,能看到底部的泉眼。周围空地上青草翠绿,野花绽放,恍若仙境。

头顶上蓝天白云,微风轻轻吹拂,树叶晃动时,飒飒作响,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世外桃源。

明明就划破了手掌啊,怎么恍惚了一下整个世界都变了?难道是在做梦?可这也太真实了吧?

“这到底是哪儿?”胡小林摸着树皮,触感清晰,跟真的一样。“难不成遇到鬼打墙或者狐老仙了?不应该啊!大清白眼儿的不可能有这个。”说完,又东张西望的瞧了几眼,便朝北方的小山走去。


也不知道那后面有什么。

可谁知刚走一半,心底便生出剧烈的恐惧感。这种感觉好像是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异常清晰!

“后面难道藏着妖魔鬼怪?”胡小林不信邪,小时候跟爷爷上山打猎,虎豹狼熊都见过。区区牛鬼蛇神有什么可怕的,又不能吃人!猫腰捡起一根粗木棒,咬着牙往前走了两步。

顿时,双腿剧烈的颤抖起来,人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前所未有的恐惧让脚步不稳的胡小林差点趴在地上。

“这后面到底有什么!”退到山下的胡小林松了口气,目光也落到了旁边的泉水坑上。用手拨弄了下水面,清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哼哼了两声。

他随手扯了根儿草叶叼在嘴里,又开始重新审视这座如世外桃源般的山谷。

“小林,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死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救命啊!来人啊!胡小林晕倒了!”跪在地上的何菲菲用力摇晃着胡小林。

听到求救声的村民也乱糟糟的赶了过来,一位脸色慌乱,脑袋上已经出现了白发的中年男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

“何菲菲,咱家娃怎么成这样了?”胡小林的父亲胡树祥吼道。

“我,我不知道啊。”何菲菲根本就没经历过这种事。

“徐大夫呢?来了没有!赶紧看看咱家娃这是怎么了!”胡树祥也顾不得发威了,儿子还没醒过来呢。

“什么怎么了?”身处山谷中的胡小林感受到了外面的争吵,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小林,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胡树祥紧张道:“走走走,咱赶紧带你去徐大夫家瞧瞧。”

“我觉得挺好啊。”胡小林看了看手掌,竟然已经结痂了,身上也没什么异常,“爹,不用瞧大夫,就是摔了下。”

“你吓我一大跳。”何菲菲气的锤了他的胸膛两拳,“你刚刚是不是装的?”

“你是不是神经病啊。”胡小林觉得这婆娘就是灾星,自从遇到她就没一件好事儿。幸亏没让她做女朋友,不然迟早得给克死,老胡家都得绝后!

“你!”脸都气绿了的何菲菲转身跑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周围的村民们看到胡小林没事,也都稀稀拉拉的散了。眼下正是农忙锄草的时候,地里还有很多活儿呢。

胡树祥让他去徐大夫家瞧瞧,胡小林觉得没必要。安慰了父亲几句,等他走了才重新跑进养猪场旁边的小屋里,打算休息片刻再给猪喂食。

可谁知正准备洗手的时候,血痂竟然脱落了。手掌上不但没有鲜血,甚至连伤口的痕迹都没有。

“邪了门儿了。”胡小林盯着古铜戒指多看了两眼,顿时便觉得两眼一黑,又出现在了之前那座优美的山谷中。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拥有了一座独立的空间?”他跑到泉水坑旁边撩拨了一下水面,还是那么清凉。他捧起些水想尝尝,可谁知根本送不进嘴里去。

“也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能不能带出去。”胡小林突发奇想,捡起一根儿木棒。

下一刻,他又看到了小屋内的景象,手里也多了根儿木棒。

“嘿,神了!”胡小林咧嘴一笑,拿起水杯准备弄些水试试口感:“里面的水凉飕飕的,肯定好喝。”

话音刚刚落下,古铜戒指里便飞出了水流,注入了水杯。

“真方便!”胡小林眼前一亮,抓起水杯喝了两口。甘甜清冽,跟琼浆玉露一般,好喝的差点把舌头吞下去。

一连喝了两大杯,等有些腹胀感才不甘心的停下来。他擦着嘴角,嘀咕道:“可惜没钱,要是能开个矿泉水公司就好了,发家致富指日可待啊,还能风风光光的把小雅娶进门。”

躺在床上的胡小林瞅着手指上那枚呈树叶形状,有些地方还有窟窿,看上去像被是被虫子咬过的古铜戒指。

这戒指是他读高中的时候寒暑假勤工俭学,帮人背装修垃圾的时候发现的。当时觉得造型别致,便戴在了手上。时间长了,戒指也被磨的蹭明挂亮,不像刚开始那样黑不溜丢的。

“还真没发现你是个宝儿。”休息了片刻的胡小林咧嘴一笑,爬起来给猪喂食去了。

这些猪都是本地黑猪,原本打算够了分量挨个宰杀做卤肉的。那样能多挣一些钱。现在家里的卤肉汤坏了,这些猪就更得用心喂了,要不然今年就白折腾了。

胡小林盘算着等再肥一些,就找个贩子把猪卖了,然后多喂几头小的。虽然挣钱周期长,可也比锄那几亩地强。

把割来的猪草丢进猪圈里,胡小林又累了一身汗。十头猪吃了几口,便哼哼唧唧的趴在了阴凉里。

天气太热了,它们很没食欲。

胡小林发现水槽空了,又不想去提水。心思一动,古铜戒指里便喷出了水流。顷刻间,能装两桶水的洋灰槽子就装满了水。

一只离的近的黑猪抽着鼻子哼哼了几声,爬起来大口的喝起水。其它的黑猪也乱糟糟的冲过来,争先恐后的抢水喝。

“感情你们也知道好喝啊。”胡小林还没笑出声,几只黑猪为了水便打了起来,哼哼唧唧的撞着对方。

他用木棒把猪赶散,等它们恢复了秩序才笑道,“好喝就多喝些,多长点肉,让咱多卖俩钱。”

“小林,过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他话音刚落下,冷冰冰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胡小林扭头便看到一位大眼睛,小鼻子,红唇如火,玲珑有致的高挑少女。

女孩儿穿着黑白花的短袖,淡灰色七分裤,不胖不瘦。白嫩的肌肤像是剥了皮的花生米,又好像春玉米,绝对能掐出水来的那种。


“小雅,你见过壮的跟牛犊子一样的爷们会生病吗?”胡小林说着还做了个弯臂的动作,指着肱二头肌,“瞧见没,一拳能打死头牛!”

眼前的女孩儿叫徐梦雅,衡林市医科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也是胡小林的梦中女神。原本学校给她分配了工作,可她因为挂念爷爷拒绝了。现在除了帮忙照看爷爷徐大夫的诊所,还要收拾家里的几亩地。

“就你瘦的和猴子一样,还打死牛呢。”徐梦雅哼了声,“吹牛皮也不怕闪了舌头,赶紧去屋里躺好。”

胡小林这才发现她背着小药箱,忙不跌的把她引进了屋里,“别瞧咱瘦,浑身都是肉。你给咱两年时间,咱盖个大房子就把你娶过门。”

“胡小林,你除了这个还有正事儿吗?”徐梦雅秀眉一挑。

“娶媳妇还不是正事儿?”胡小林拧着眉。

“你真想娶我?”徐梦雅和胡小林也算青梅竹马了,也知道他为人不错,就是太没理想。说难听点,就是胸无大志,浑浑度日。

胡小林的脑瓜子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就等着她说话呢。徐梦雅可是蘑菇屯的村花,这要是弄家里炕头上,能乐的睡不着觉。

“也行!”徐梦雅秀眉一挑,“不过你得答应我俩条件。”

“别说俩,就是一百都行。”胡小林噌的站了起来,大包大揽道。

“你在牛角山上盖栋别墅,再给我盖一家小诊所。”徐梦雅也不看他的脸色,继续道:“我上学的时候,很多人都许诺过这些,还有要送我宝马的。不过我都拒绝了,所以这要求并不高。”

胡小林张大了嘴,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这牛皮吹破了!

“吓到了?那就别娶了,省的费心劳神。”徐梦雅俏皮的说道。还抓过胡小林的手腕开始号脉,这才发现跳动有力,特别健康。

“就这点鸡毛蒜皮的事还能吓到咱?咱到时候送你辆奔驰!再混个大学毕业证!省的你觉得跟着咱委屈!”胡小林豁出去了,关键时候不能认怂啊。不过好火费碳,好女费汉这话还真不假。

“整天就知道吹牛,你迟早跟村里那些闲汉一样。”徐梦雅气呼呼的瞪他一眼,提着小药箱走了。

“小雅,咱说的是真的啊。”正盘算挣钱的胡小林顿时便醒过腔来,不就是一辆车嘛。咱现在可是有独立空间的人物了。那里面有的是苍天大树,实在不行就砍下来卖钱啊!

他火急火燎的追到大门口,才发现徐梦雅早骑着电动车走了。

有些懊恼的胡小林锁上养猪场的大门儿,倒背着手朝村里走去。赚钱的路子有了,可树该怎么卖出去呢?如果没有好途径,被扣下个乱砍乱伐的帽子可是要蹲大狱的。

那时候就算有钱也白搭,说不定女神都得跟别人跑了。

刚进家门,母亲崔淑芬就拽着他一通询问,等知道徐梦雅已经给检查过,才松了口气,“你这小兔崽子,是不是想把娘吓死?你说你也不多吃些,划破个手掌就能晕过去!咱老胡家可就你一根儿独苗,要是出个好歹你让咱跟你爹咋活?”

“咱姐不是咱家人了?”胡小林笑嘻嘻的,“您啥时候舍得把她开除了?”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姐现在是婆家人!”崔淑芬瞪他一眼,“娘去给你炖只小公鸡补补身子。”

“赶紧的,咱吃饱喝足要做番大事业。”胡小林想到神奇山谷就来了精神。

“你小子啥时候这么有雄心了?”吧嗒着烟斗的胡树祥从堂屋里走出来,难不成摔明白了?

“咱要是不做点成绩咋把小雅娶过门?”胡小林皱着眉。

父母一听眼珠子都瞪大了一圈儿,徐梦雅可是好姑娘,打着灯笼都难找。她原来可是一直嫌弃胡小林,觉得他吊儿郎当的。怎么今天瞧了瞧病就变了卦了,难不成还瞧出感情来了?

他们拽着胡小林一通询问,等得知儿子的许诺之后,顿时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胡树祥还气的抽他个响头,“嘴上连个把门儿的都没有,小二层楼是一个钱儿俩钱能盖起来的?你姐读书,你读书,你爷爷奶奶前两年过世,这花了多少钱?咱家家底加起来还没三万!还小二层楼呢!”

“唉,都怪咱和你爹没本事。”崔淑芬直叹气,劝解道:“小林呐,咱瞅杏花家的月影也错。那姑娘虽然没读过初中,可是把过日子的好手,也不会跟咱要那些不着边的东西。”

她这话说的不夸张,胡树祥算是蘑菇屯的手艺人。腰包里的钱对城里人不算什么,可在村里算得上富户了。

“娘,您就瞧好吧,不出两年小雅就得喊你娘,还能给咱老胡家生个大胖小子!”胡小林乐的直咧嘴。咱可是身怀异宝的大人物。不过这事不能说,不能让他们提心吊胆。

“别吹了,赶紧再试一锅卤肉要紧。”胡树祥虽然觉得吹牛不好,可还是为他的宏图大志感到高兴。

这也算有点理想了。

随着父亲一句话,全家人都忙活起来。盖房娶媳妇是正事儿不假,可挣钱是大事儿。要是连新房都没有,谁家的姑娘都不乐意跟着。

崔淑芬点火,胡树祥拿着喷火枪烧方子肉上没刮干净的猪毛。

方子肉就是猪肉切块,每块重量大概一斤。太小容易把肉煮散,太大不易熟,煮制时间过长也会影响口感。

胡小林拿着水桶跑进灶房,等拿起瓮盖之后才想起神奇山谷里面的水特别好喝,“也不知道用山谷泉水煮出来的肉是啥味儿的?”

反正是做实验,用的肉也不会太多。胡小林心思一动,古铜戒指里便喷出了水流。

夏季温度高,水也容易开。没过多久,大铁锅里的水便沸腾了,料包打滚之后,汤水的颜色也变成了微黄色。与此同时,淡淡的香料味儿也在空气中蔓延。


炖肉在刚开始时,要用旺火。煮开以后则要用微火,让汤水冒泡,但是不沸腾即可。道理与炖肉不宜用冷水是一样的。为的是使肉块表面的蛋白质迅速凝固。这样,肉中呈鲜味物质不易渗入汤中。一旦肉稍微挺实后,撇去浮沫,就可以该用微火了。

微火的优点是浮油不易翻滚,锅内形成气压,既保持了肉汤的温度,又使汤中香气不易挥发跑掉,炖肉熟的快,肉质也相对松软。

这时候也不适合放盐。否则细胞里的液体盐分低,外面汤盐分高,细胞容易脱水,会让肉质变紧,影响口感。

方子肉提前就在开水里焯了一开儿,胡树祥事先还洗过一遍。可就算这样,在大铁锅里翻滚了几下也生出了油沫。胡树祥拿笊篱撇干净之后压上铁篦子,又放上铁砣压住。

“当家的,你闻见啥香味儿没有?”烧火的崔淑芬抽了抽鼻子。

“咱卤的肉哪锅子不香?”胡树祥说着往里面撒了一把山楂片儿,“要是这锅肉还不成,咱就去外地买一锅老汤!”

“再试试吧,那一锅汤水得要好几千呢。”崔淑芬提起这事就心疼,这锅老汤是十几年前从外面买的。花了八百,又经过十几年的时间,早就成了地道的老汤。可谁知道就因为何菲菲那一碗醋,彻底毁了。

“咱来烧火。”胡小林比他们还紧张呢,这是神奇山谷里面的泉水。如果除了好喝没别的效果,只能像傻小子一样提着斧头砍木头去了。

这次放的也是五花肉,这个部位的猪肉优点是肥瘦均匀,是卤肉爱好者的首选。

家里的卤肉不放硝,也不放嫩肉粉。这两种东西都属于化学物品,会破坏肉质。山楂属于天然佐料,里面的脂肪酶和山楂酸可以促进脂肪分解,提高蛋白分解酶的活性,可以起到滚烂易熟的效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汤锅里的香味也渐渐挥发出来。一时间整个院子里都是浓浓的肉香味儿。胡树祥也坐不住了,围着汤锅一圈圈的走,还时不时的搓手,“味儿的确有些不一样。小林,你是不是往水里掺东西了?”

“啥也没放啊。”胡小林脑瓜子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可不能说大话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胡树祥拿起铁钩子试肉的生熟程度。这个也是有标准的,以钩子不费力便可以插到底最佳。

“成了!”胡树祥试了一下,示意胡小林停止烧火。等把铁篦子拿下来之后,他迫不及待的捞了一块儿,跑进了灶房,“好家伙,真香!”话音落下,他便端着盘子跑了出来,“你们尝尝,咱之前的肉都没这么香。”

“真的?”肖淑芬眼前一亮,也顾不得手上还有灰尘,捏起一片塞进嘴里。登时,眼睛便瞪大了一圈儿,“是香,咱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呢!当家的,这下咱又可以挣钱了。”

提心吊胆的胡小林这才把心放了肚里,他压住内心的惊喜,拍了拍手才捏起一片肉。

热气腾腾的肉片刚刚入口,别具一格的味道便席卷了口腔。细细咀嚼之下,才发现各种香料的味道都融入了卤肉之中,甚至还能感受到山谷泉水的甘甜和野山楂中的微酸。

被山谷泉水煮制而成的卤肉香浓不腻,皮烂肉嫩,味道醇香,肥肉不腻口,瘦肉不塞牙,各种味道相互交融,恍若浑然天成。

就算家里之前那锅老汤,也没有煮出过这样的人间美味。胡小林仔细吧嗒几下,比他上学时在城里吃的掺了烟壳子的卤肉还香。

“就咱锅肉往镇上一摆,能把他们都比下去。”扬眉吐气的胡树祥拿着烟斗吧嗒了几口,“等下在弄一锅,咱多攒下点钱给小林盖新房。”

“咱盖新房不用你掏钱。”胡小林底气更足了。

“你小子犯啥病呢?”胡树祥瞪她一眼,看着崔淑芬说:“瞧见没,都是你惯得!”

“爹,亏您还是跑江湖的呢。您就不想想,您要是给咱盖了新房,小雅不还得说咱没本事?”胡小林翻着白眼。

“那咱把这手艺传给你不就得了?”胡树祥上下打量着他,这混小子好像懂事了。

“咱可不想捣鼓一辈子这玩意儿!”胡小林倒背着手,“再说了,桥沟镇一斤卤肉才卖十八。刨去成本和税啥的一斤才挣一块钱,一年下来也没几个钱。”

“你觉得咱这肉能卖多少?”胡树祥也犯嘀咕,这么好吃的卤肉卖便宜了有些亏。

“这事儿咱得好好想想。”胡小林觉得卤肉这事儿要是弄成了,比砍树卖钱靠谱多了。整个蘑菇屯的本地山猪没一百头也有八十头,到时候统统收上来宰了炖肉,弄到城里换票子。

正好还能让村民多挣些钱,落个好名声,一举两得啊。

整整一下午,他都在家里帮父母煮肉。这让胡树祥两口子老怀大慰,还说儿子长大了,知道给家里排忧解难了。

快天黑的时候,一百斤卤肉才煮完。胡树祥和崔淑芬要去给菜园里的蔬菜浇水,胡小林则渡着步子去了猪场。

可谁知刚出胡同,便发现村民看向他的目光都特别古怪,远处几个婆娘指着他嘀咕,几位离的近的闲汉也笑的特别猥琐。

胡小林还没走多远,脸色青红不定的何菲菲便挡在了他的前面,“胡小林,你必须给我道歉!”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