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趁着嫂子男人不在家,我偷偷爬上了她的床…… 热血贲张难以抑制,处男生涯是否就此结束! 暧昧不断,美艳寡妇还会带来怎样激情?

生活百趣事 2018-07-16 14:23:33

站在田埂上,望着一望无际的麦子已经披上了金灿灿的衣装,张大柱心里乐呵呵的,要知道自己可全靠这一亩三分地为生。

转身准备收工回家,可就在这时,田地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磨蹭啥子哟,你给老娘的快点撒,都憋了三天了!”

“嘿,慌什么慌,这里是张大柱家的麦田,你怕什么?”

“张大柱怎么了?张大柱比你强多了,你看你这猴急的样,上来磨蹭一下就蔫的像晒干了的黄瓜一样,老娘裤子还没有脱下,你的半汤就流完了!”

什么声音,张大柱眼睛一转“猫了个咪的,不会是有人来偷麦子了吧?”张大柱四处张望着,想找个红砖,刚才听到好像是两个人,还是一公一母。

春光大大的无限好,一道唯美而又出色的画面出现在了张大柱的眼里。

此时是清晨明媚时刻,麦子地里更是潮湿湿的,麦秆被这两个光溜溜的两个偷-情者反复翻滚,就乖乖的趴在了身子底下。

张大柱痴巴巴的盯着那对洁白的高峰之上,犹如熟透了的小南瓜垂直挂落,惊骚的身段配上洁白无瑕白皙的皮肤,就像一条小蟒蛇一样的纠-缠着,整个就像山坝垮塌,溪水放-浪一样!

“嗯嗯——啊啊——!”

一段美妙的音乐传到了张大柱的耳朵里,张大柱此刻感觉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对着自己召唤,低头才发现自己裤裆里的小帐篷早已经顶立在那里,迟迟不能退潮。

定了定伸,张大柱再次把脑袋伸了过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把自己还真的吓了一跳:“这不是老村长吗?”

张大柱迷迷瞪瞪的,也没有看清楚他下面的那女人是谁,不过刚才那阵美妙的吟哧声中,张大柱再熟悉不过了,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自己一时想不起来。

妈拉个巴子的,今天可逮住你了,怪不得大嫂说村长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花村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被他搞过,张大柱小嘴微微一翘,嘿嘿

这冷不丁的窜出来一个人,可把村长吓了一跳。“蹭”的一声就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就提着裤子。

揉了揉眼睛一看眼前的是张大柱,那个心里就凉了一大截,车开一半熄火了,那叫个郁闷:“狗日的,你喊个锤子啊!”

张大柱一看,嬉皮笑脸的就来了一句:“原来是村长啊,我还以为谁在俺家地里偷麦子呢!”

刚要回头就发现那个女人是咱村的刘寡妇,心里不由一惊!

刘寡妇一看是张大柱,红润的脸蛋上也羞愧如桃花绽放,久久潮起不落。

不急不慢的系着自己那粉-红小布兜小声道:“大柱啊,刚才你都看到什么了?”

刘寡妇叫张春梅,是本村人,今年才三十岁,老公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死了,一个人过着日子,和张大柱也是隔壁邻居。

张大柱想了想认真的说道:“啥,啥也没有看到,就听到一条小溪在流水。”

“格老子,到底看到没有?”村长提了提裤子故作镇定的问道。

“你不就是一二三,买单咯!”张大柱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格格的笑了起来。

村长知道张大柱这小子虽然没爹没妈的,可是性格脾气还真不赖,更要命的是他那强壮的身体,自己来五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想怎么办?”村长此时的脸色也微微紧张了起来。

原本张大柱对村长意见就很大,自己和他的闺女的事情,他老在中间搅和,今天也算是找到机会了。

刘寡妇一看这情况,也明白了张大柱到底是什么意思。

扭着大屁股就走到了张大柱面前娇气道:“张大柱啊,你就放了他吧,你和小翠的事情,我让村长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张大柱脸上微微一笑道:“还是刘婶了解我。”

“张大柱听婶的,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好吗?”刘寡妇一只手就搭了过去。

等村长走了之后,刘寡妇觉得这事情要是真的说了出去,那自己的脸面也挂不住,虽然自己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但是毕竟能隐瞒的,还是要遮一下。

“张大柱啊,你和张婶说,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刘寡妇提起裤子就把绳子也紧了紧。

“咳咳,大部分没有看见。”张大柱一想起来刘寡妇那对诱人的娇峰,自己的内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的跳呢?

刘寡妇大胆走到张大柱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裤裆里的大兄弟问道:“那你这里为啥翘这么高?”

“刘婶,你轻点!”张大柱像后退了退,脸也红了起来,心里却乐了。

见大柱有点羞涩,刘寡妇格格的笑了起来:“大柱,你要是不嫌弃刘婶,要不,我给你来一次?”

张大柱一听,心里那个昏天地暗白月光啊!

见张大柱没有说话,刘寡妇继续调戏着,“那刘婶让你乐一乐怎么样?”刘寡妇是越来越兴奋,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大柱那高高耸立的小帐篷。

“我怕你接不住!”张大柱说完就起脚想离开麦田。

“张大柱,晚上刘婶找你去啊?”话还没有说完,大柱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回去的路上,张大柱那个心里叫做憋屈,嘴里直骂村长是个畜生,心里还一直挂念着刚才刘寡妇那柔情的肉肉的老玉手。

心里正想着呢,就发现对面来了一个来了个花姑娘。

仔细一看,原来是村长的女儿小翠。

从小张大柱就经常和小翠在一起玩,两个人的感情也最好的,长大后两个人渐渐的也不知不觉有了点暧昧之意。

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张大柱发现小翠那胸前的两个葫芦瓜又长大了,犹如两座小山峰一样的挺拔峻峭。

“小翠妹,你来田里做什么?”

“我妈让我来叫爹吃饭呢。”

“我刚才还看到你爹了。”不过,说完自己就后悔了。

“那他在哪里啊?”小翠惊讶的问道。

“这个,这个?”

“你说嘛,大柱哥。”小翠这时候伸手就抓住了张大柱的手摇晃了起来。

一堆樱桃小馒头就挨在了张大柱的胳膊上,还在来回的磨蹭着。

鸡皮疙瘩加寒毛瞬间就树立了起来。

“小翠,你的猫咪好软?”

“讨厌!”被张大柱这么一说,小翠的的脸一下子就像山上的映山红一样。

张大柱继续说着:“小翠,我们好一会吧?”

“我妈说了,我还小,不能干那事情?”

“哪事?”

“就是那事。”

“那为啥他们就可以?”

此时的小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想了想:“后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你会来找我吗?”

张大柱一听,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自己和她都有点那个意思,只是小翠一直和自己说,等到她十六岁的时候就和自己做那事情,盼天盼地终于把人生的第一次盼来了!

小翠用手缕了缕头发,红着脸小跑离开了,张大柱对着小翠的背影就傻笑了起来。

张大柱推着自行车快跑几下,“蹭”的一声就跳了上去,嘴里又发出了口哨声,心里那个乐喷喷。

“彭……”

一个厚厚的木箱盒砸在了大柱的头上,只见张大柱向前扑了过去。

张大柱好奇的走了过去就拿起了小木盒,打开的时候还发现里面有本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发现上面写了几个大字《驭女之术》。

为什么翻了大半天都翻不开,只停留在第一页?

再仔细一看,发现第一页上面写着一行字;要想泡妞无敌,必先破精毁处,其乃基本之常理。

傍晚。

一阵阵清风,吹动了夏日的败草,吹过粗糙的树干,带来了一股股泥土的清香。

滴滴答,滴滴……

张大柱猛的站了起来,隐约之间还能听到阵阵的踹气声,仔细一听是从大嫂的房间里传来。

此女叫阿娟,就是张大柱的大嫂,自从嫁到张家之后还没有过一天亲热的日子,老公去煤矿井里不幸身亡了,这让她原本美貌如花的小姑娘就这样活生生的熬成现在的寡媳妇。

张大柱轻轻的走了过去,从一道细小的缝隙里透了出来,自己那贪婪的双眼就透了过去,一个洁白而又果果的身-躯出现在了他的瞳孔里。

那一对熟透了的小南瓜上面还带着一点点红-润。

这才发现大嫂此时正在洗澡就发现她的双手已经游走在自己的每一个部位,胸-脯,小山沟,小溪边直道树林中。

这时候的气踹声一阵紧过一阵,在黑暗的小灯光下面显的格外明显。

就在这时,大嫂拿起两条早已经准备好的黄鳝就放进了自己的木桶里……

随着黄鳝的游动,大嫂的妮娜声更加的急促了,那脸上的痛苦表情也越来越浓烈,双手紧握住木桶两边的棱角部位,这个人是身体也跟着起伏了起来,那对雪白的山峰也在此刻开始抖动,摇晃。

大嫂的妮娜冲到了爆发点,起伏的动作也随着越来越快,一阵排山倒海的欲-死欲仙之后,她终于松掉了毛巾。

脸上出现了满足的笑容,人也瘫了下去,三五分钟之后大嫂也站了起来。

正在自己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很小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张大柱,婶来看你了”

“吱……”后门就被打开了。

刚打开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小翠,而是刘寡妇!

“你嫂子在家不?”刘寡妇还没有进门就问了起来,也没有等张大柱答应不答应就走了进来。

张大柱此刻自己的头都大了,这要是真的被大嫂看到,自己就糗大了。

摸了摸脑袋就说了一句“刘婶,那个!我?”

“你说嘛,只要刘婶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快说?”这时候的刘寡妇两眼一直盯着张大柱的小裤-裆里,声音也柔和了许多。

话说张寡妇似乎刚洗过澡,睡-裙外面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吊带睡-裙的襟口出,两团软组织隆成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让人急欲一窥里面的风景。

“婶,我……!”张大柱这次可没有向后退,只是一直站在哪里一直望着刘寡妇。

“来,床上坐。”刘寡妇自己身体向后移了移就坐在了床上。

“哦”张大柱答应了一声就乖乖的坐了下去,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

这答应倒是小事,当张大柱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不设防刘婶坐在床上叉-开腿坐着,腿-间火红色的底-裤非常醒目,那种滚烫的颜色,足以勾起男人心中无限的火焰。

“刘婶,做那事情爽吗?”也不知道张大柱是怎么想的,怎么问起这么幼稚的问题?

刘婶一听就笑了“爽,很爽,今天刘婶好好的让你爽一次。”

此刻的张大柱有点安奈不住了,一想起白天在麦田里的刘婶,那景象还老老实实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真乖!”刘寡妇一见张大柱有点心动了,自己脸上也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张大柱把目光聚集在了她的胸前,有点感叹道“婶,你的猫咪真大!”

“没见过,那肯定更没有摸过吧?”刘寡妇掩口轻笑继续道:“那你现在就摸摸看?”

张大柱立刻接受了刘寡妇的殷勤建议,探出的双手捏住她的胸口,用了一点力道。

“呜,轻点儿,用那么大劲儿干啥?”刘寡妇的神情不像是生气,倒像是在和爱侣调—情。而且,她似乎非常享受张大柱的大力揉动。

张大柱也就像是揉面粉一样的在刘寡妇的胸脯上来回的揉搓。

此刻的自己完全被眼前这个刘寡妇给驯服了。

“张嘴!”

张大柱一听就傻眼了,不过还是愣愣的张开嘴。

刘寡妇似乎真的还想教点张大柱点事情,“把我的舌-头吸到你嘴里!”

舌头!

张大柱顿觉不爽,怎么能那么脏呢,嘟着嘴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当刘寡妇那调皮的伸出舌-头,张大柱看着那粉—红小巧的妇人舌顿时火气攻心,低头把粉嫩嫩的喷香小舌吮入嘴中。

好香!好甜!好嫩!张大柱如痴如醉的吻着刘寡妇,舌头被吸住的自己顿时无法说出任何话来。

张大柱在雄性的天然驱动下,疯狂的扯掉了刘寡妇的薄裤。

“急啥!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张婶,我难受!”

热血贲张难以抑制,处男生涯是否就此结束!

暧昧不断,美艳寡妇还会带来怎样激情?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