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从金庸开始的外来食材谭

中山大学翻译学院学生会 2018-09-13 14:47:07



金庸先生的生活阅历和知识储备

那是出了名的惊人

郭靖黄蓉初遇一节看得吃货们“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郭靖没见过世面,以为牛羊就是美味,结果:


那少年道:“别忙吃肉,咱们先吃果子。喂伙计,先来四干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店小二吓了一跳,不意他口出大言,冷笑道:“大爷要些甚么果子蜜饯?”那少年道:“这种穷地方小酒店,好东西谅你也弄不出来,就这样吧,干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鲜果你拣时新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买不买到?蜜饯吗?就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梨肉好郎君。”店小二听他说得十分在行,不由得收起小觑之心。

那少年又道:“下酒菜这里没有新鲜鱼虾,嗯,就来八个马马虎虎的酒菜吧。”店小二问道:“爷们爱吃甚么?”少年道:“唉,不说清楚定是不成。八个酒菜是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子。我只拣你们这儿做得出的来点,名贵点儿的菜肴嘛,咱们也就免了。”



然则金庸先生虽然见多识广、妙笔生花

不过一些历史的边边角角

他似乎与我们大部分人一样不甚清楚

比如射雕里1199年的花生(第1回)

神雕里南宋末的玉米(第6回)

倚天里元末的苹果(第16回)......

偶尔也会有关公战秦琼的情况发生



考虑到美食乃写手和穿越者们不可缺少的一环

我们有必要注意那些曾经不存在的“洋人的”食材

免得闹出关公战秦琼、杨过吃玉米的笑话


先秦:开水烫白菜时代


我们把限制放宽,毕竟无论哪个文明

完全由自己驯化的动植物其实都很有限

比如华夏先民独立驯化的仅有二十余种

(似乎已经高于平均水平一大截)

主要有

水稻,大豆,绿豆,冬瓜,猪,鸡

生姜八角

柑橘类,枇杷,枣,桃,荔枝

等等等等

(连小麦都是4000年前从原产地西亚传来的)

除此之外就全是野菜、野果、菌类、鱼等等

毕竟找到一种新的食物比找到新元素还要困难

哪个正常人会把路边的野草(今天称为小麦)的种子去皮磨粉掺水加热?



(↑陕西出土的小麦)



此外还有很多本地物种被外来物种淘汰的记录

像我们的“柰”(一种产量低、口感差的苹果品种)被近代欧洲人带来的“苹果”淘汰了

豌豆、大蒜之类亦然

令人无限惋惜......


然而即使放宽到先秦,我们会发现:

普通人家还是没什么可吃的

馒头面条一类的东西别想了,都没有的

米饭只有南方有

肉?按《周礼》,士也只有干肉吃,鲜肉起码也是大夫级待遇

(虽然战国时代有钱商人也能吃到肉)

而且牛肉更尴尬,牛是生产力,比今天一辆车还珍贵

历代基本都是大力保护耕牛不让吃的

酒倒是有,茶是贡品一级的(蜀人在武王伐纣时曾缴纳),饮茶普及再等个千年吧

普通人喝点菜羹,嚼小米窝窝头,拿开水烫点白菜或者野菜,差不多了



其实这些东西不一定是没有

一方面食材本身可能没普及

一方面当时的炊具实在是不过关

连铁锅都没有,油那么少,想做点什么还真是难如登天

(不过我们会蒸,这比欧洲好,欧洲直到中世纪还只会烤)


秦汉南北朝:“胡说!”

热烈欢迎“胡”字号大军登场~

当时称外国为“胡”

所谓“胡说”“胡闹”等等词汇大抵由此而来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

——《汉书·匈奴传》


前139年、前119年,张子文(张骞)先生两度通西域

带回来不少好吃的



首先是几个富有时代特色的名字:

胡麻、胡瓜、胡桃、胡豆、胡荽

(译:芝麻、黄瓜、核桃、蚕豆、香菜

从名字上看很显然就是外国货

除此之外,在这位博望侯的队伍里还能找到

石榴、葡萄、西瓜、甜瓜、胡萝卜、蒜

同时代传入的还有豌豆、莳萝、大葱、橄榄、胡椒(这个倒是没改)

(想想要是没有芝麻,就没有香油,那凉拌菜怎吃得下?)


汉代皇上一日四餐,富贵三餐,布衣二餐

普通人多以盐菜(腌渍泡菜)、酱汤度日

富人倒有肉脯吃(土豪:以为我们真喜欢吃?其实是没冰箱啊!)

也就是说......

诸位穿越回去还是大概率吃不到胡萝卜的......


稍晚些时候,南北朝时期,还有两样重要蔬菜传入:

茄子

扁豆



茄子是从南亚同佛教一同传入的

《齐民要术》中记载已在北方大量种植

可见其传入尚要更早

扁豆则是从东南亚来的

(当然南北朝这个时代更容易被记住的舶来品是桌椅板凳,我们不再坐在榻榻米上了)


隋唐五代:过渡


奇怪的是,作为一个与大汉一样开放的时代

隋唐居然没有多少物种传入

(大概是我军把各种歪果仁打得太疼了?)

传入的物种似乎也不是我们今天经常吃的


首先是无花果

直接来源于原产地西亚




可能大部分人对该物不甚了解

但在西方文化中无花果具备非凡的意义

《圣经》中的无花果象征着以色列民族

每当先知或者耶稣警告“末日将至”时

都会以“无花果树结不出果”为隐喻

甚至

亚当夏娃吃了禁果后,扯来遮羞的叶子也是无花果叶......

不过唐人真的会吃这个吗......



隋唐传入食材中还包括大力水手......

呸!菠菜。

难以置信,这玩意儿居然还是从尼泊尔来的!

还有就是......



小时候的女神莴苣姑娘

居然也是隋代传入的

这真的不是西方文学经典意象大杂烩么......


当然我们今天还常吃的东西也是有的——

比如说,阿月浑子(有些地方称它为开心果



差点忘了超级重要的一味调味料

没有它我们的祖先们该少多少甜蜜啊——

隆重有请,贞观年间传入的——



南宋元明:熟番上岸


东京开封府之梦华,令后人神往

与此同时,“番”字号的诸位也在临安时代以后陆续上岸了

按照古人的分类——


中茶纳马的是熟番,其余的是生番。

——《明神宗实录》卷225


也就是说与天朝做生意的是熟番,不往来的是生番

那么这些来杭州泉州等地做生意的歪果仁也就是“熟番”一类了

宋元海贸繁盛空前绝后

明帝国虽办海禁

但是江湖骗子哥伦布发现美洲后

各种土特产还是不断涌进

这个时代的歪果食材多带“番”字

番茄、番石榴、番木瓜、番椒(辣椒

(想想那时候没辣椒的川菜会是什么样的?)

当然还有教科书上大书特书之——



藩属......番薯

如此大块的粮食,而且不需加工,弄熟了就能吃,吃一点就能饱

凭借本土的粟米和远古时期传入的小麦

加上水稻

无论如何不可能养活两亿甚至清代的四万万人

外来的番薯功不可没

玉米:我呢?!就因为没有番字吗?)



不带番字的食材同样不可忽视

当然元代的海贸向南洋进一步伸展时

带回了更有意思的新奇水果:




岭南终于有香蕉椰子了......

与此同时北方则有苹果

(作为宫廷贡品,张无忌不可能知道它的存在)

晚些时候,明代从巴西弄来菠萝

算是把水果家庭的拼图补得差不多了

明代进口的蔬菜还有苦瓜(郑和收获之一)、南瓜甘薯



美洲方向还迎来了一位调味大佬

对吃货来说大概其不可缺少程度与番薯一级吧——

葵花籽

除非你想每天吃猪油捞饭,不然好好感谢它

为我们提供了葵花油(不过从引入到炼油过了两百年)

此外继开心果之后我们终于等来了花生

以及花生油

零食则有美洲的可可豆(巧克力!)

清代:洋玩意儿


汉代有胡玩意儿

宋明有番玩意儿

清代则有洋玩意儿

尾随在番薯之后的是大名鼎鼎的洋芋(马铃薯




除此之外还有洋葱洋姜、洋白菜(卷心菜)等等

长得很像是树的花椰菜乃至草莓

也是这时候传入的

不过如花椰菜这种晚清时期引进的食材

难免让今天的我们产生一丝涩意

......

品一口

如今已随处可见的舶来之食

如今已完全融入我们生活的舶来之食

它们大概就像另一种永恒的纪念碑

镌刻了先人们开放包容的心态吧

就如鲁迅先生所言——

遥想汉人多少闳放,新来的动植物,即毫不拘忌,来充装饰的花纹。唐人也还不算弱,例如汉人的墓前石兽,多是羊,虎,天禄,辟邪,而长安的昭陵上,却刻著带箭的骏马,还有一匹驼鸟,则办法简直前无古人。

——鲁迅:《看镜有感》


编辑 / 琦琦

撰稿 / 琦琦

审核 / Ling

栏目 /美食铺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