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海上花》:爱情这门高端生意怎么做?

颐小姐讲文艺 2018-10-02 10:22:33


《海上花列传》——简单来说:这是关于晚清上海长三堂子里的爱情小说。


长三堂子就是高级妓院,长三就是高级妓女。


推杯换盏的风月场卖的却是真爱。


▲《海上花列传》作者韩邦庆 (1856-1894) 是个落第秀才,后来为《申报》写稿,拿到稿费就花在妓院。果然是深入实践才能写出奇书。文艺祖奶奶张爱玲也是这本书的粉丝:“《海上花》是最好的写实作品,我觉得它是世界名著”。电影《海上花》由侯孝贤导演,网罗了梁朝伟、李嘉欣、刘嘉玲一批明星大咖。


早期长三堂子纯粹为说唱女艺人,卖艺不卖身。说唱这门艺术得下几年苦功,若要开张营业,还得通过官府专业考试。女艺人算职业女性,别人尊称一声“先生”。


但到了晚清,规范大不如从前严格了。


喝茶打牌、代酒助兴成了她们主要业务没有“先生”那么高格了,却还不到“人尽可夫”的程度她们还有一个名字叫倌人,吴侬软语唤来不知多酥人。


▲“长三堂子”是指进堂子需給三块大洋。当时三块洋钱什么概念呢?长三卫霞仙请全日制小保姆,粗细活都干,一月一块洋钱。上好的翡翠首饰十块洋钱。海归官员王莲生给相好租的CBD豪华公寓,一月三十块洋钱。一块洋钱相当于今天几千人民币。


这是个交际的场子。


长三堂子是个高级俱乐部,汇聚了土洋官员、大小商人、才子名士及其帮闲。见朋友混圈子,都少不了堂子里走走。长三里有个相好的倌人,倍有面儿。巴结上头、应酬生意才会方便。



男人要在长三堂子里做上个相好并不容易。


进门——请注意生客若无引荐恕不接待。

打茶围——三块洋钱喝喝茶,吃吃瓜子,聊聊天。

少坐坐——除非特别相熟,有品的客人不会为这三块洋钱坐半天,会被鄙视。

出局——当红的倌人露个脸,唱个曲,代杯酒就走了,还要转别的局,不是一直陪你吃喝。人家见过世面,受过调教,不馋。


不知打多少茶围叫多少局还不一定能做成相好——人家是“先生”,不明码标价。没有风度、不解风情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本来就是高端销售,在质不在量,做坏身价得不偿失。


▲倌人们穿戴的都是贵重物件:戴上好的翡翠,用银匣子装肉豆蔻,用象牙扇骨镶折扇。对于客人来说,要是能仔细区分这些装束服饰,对之如数家珍,就说明他有鉴赏力,有品味,是个行家上等人。


以前男人娶老婆很多不由自主。明媒正娶的老婆五大三粗?河东狮吼?不解风情?不要紧,长三堂子多的是明眸善睐温婉可人的美人儿和软妹子。


长三堂子是出售自由恋爱的精神家园,这才是这门生意的高端之处,这比单纯出售身体更有技巧,利润更大。


男人心甘情愿挥金如土追求这些倌人,就像如今富豪追求女明星——她们都是美丽昂贵,令人目眩神迷的女人。


这过程是一场场角力和博弈。


 沈小红:公主病活不过第二集


▲羽田美智子和梁朝伟分别饰演沈小红和王莲生。梁生一半阴郁,一半痴情。王莲生这个角色和《色戒》里的易先生相似,有权势的男人要同时占有女人的身体和灵魂。


沈小红曾是上海滩当红倌人,一向傲娇,如今生意大不如前了。越是气闷,越是拿相好的王莲生撒气。王莲生把沈小红当一回事儿,她想怎样都哄着。



沈小红却是典型的公主病人格,对感情忽冷忽热,劈腿和戏子好上了。王莲生醋意大发,马景涛上身咆哮大喊,疯狂打砸。



棋错一着,两人感情上的角力势态便倒转过来。王莲生另有新欢,不再留恋,沈小红苦苦哀求也没有用。这个圈子,风光和情爱都是一时的,稍有差池,便陷入危机,连贴身娘姨都离了她另谋高就。


 黄翠凤:什么都不如钱实在


▲李嘉欣饰演黄翠凤。一直觉得李嘉欣是本色出演,李美人自1988年以“史上最靓港姐”身份出道,一路不知多少富豪拜倒在石榴裙下,却没几人能沾到她的裙边。


比起任性的沈小红,黄翠风泼辣精明得多。风月场上自带强大气场。一双冷冷丹凤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美艳不可方物。



她伶牙俐齿,嘴里全是厉害话。连珠炮般教训做赔本生意的妹妹,不要和客人谈感情,耽误了挣钱。



爱情于她而言,不是情感的港湾,只是获得钱的途径。


为了钓上政府大员罗子富,她工于心计,故作清高拒绝罗子富送的十两重金镯子,让男人爱上她的美丽,更爱上她白莲花般的灵魂。



罗子富为她赎身。她知道老鸨着急用钱,就砍价砍到底,绝不让任何人捞到便宜。赎身后自主创业另立门户,称得上精明强悍的女强人。


周双珠:不动声色是高手


▲刘嘉玲饰演周双珠,陪在老情人洪善卿身边。洪善卿是恩客们的带头大哥,刘嘉玲一贯善于饰演大佬的女人,八面玲珑,不惊不慌,有分寸有手段。


周双珠是个标准的倌人,她在屋里不急不缓点着水烟,温吞地倾吐;她在酒席上摇着扇子,只做热闹的点缀。她却是看透一切的人,深谙长三堂子的处事门道——局上恭迎与局下谋划。



正当红的新人双玉欺负同行。她像职场前辈一样告诫双玉:一时得意未必长远,得饶人处且饶人。一半呵护照顾,一半晓以利害。



双玉把富二代娶她的承诺当了真,要寻死觅活。她点醒小姑娘:欢场上太傻太天真死得早。富二代想要拿钱摆平,她也没放过,联合老相好洪善卿狠狠敲了一大笔竹杠。


花花世界,承诺是一场笑话,认真的人总要倒霉。


长三堂子当然不太可能产生“真爱”,产生的只是“爱情的幻觉”。一方装多情,一方装有意,也算恋爱了。



张爱玲说:“在男女禁隔的社会里,只有未成年而情窦初开的表兄妹之间才能尝到恋爱的滋味。一成年,就只有妓院这脏乱的角落里也许有机会。”


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如今各种交友软件上,姑娘潮水般地涌出来,男人们随处都可以找到不花钱的恋爱。


然而,恋爱从其本质来讲仍是出售个人魅力与感情的交易,希望得到好的回报:无论是钱,还是温情,爱慕,幸福,体面,安全,快乐。


这种交易,是永恒的。


从这个角度讲,长三堂子还真能揭示男女关系的真相与规律。这么来看,长三堂子无处不在,也永不消失。


参考文献:

王德威《现代小说十讲》,复旦大学出版社

刘半农《读<海上花>列传》,海南出版社

范伯群《海上花列传:现代通俗小说开山之作》,《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