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花食记 | 南瓜花丸子vs南瓜花摊饼

花开的节气 2018-08-07 15:37:19


喜欢读汪曾祺散文,喜欢那种亲切的旷达、平和的真诚、朴华的雅致、安定的热情,让人一次次坚信在不由自主的人生大相中、随遇而安自得其乐最是好命。作为吃货,当然很喜欢看他津津有味地谈吃谈食物,喜欢他那种内质的人生态度。



对南瓜,汪曾祺先生也是有谈及的,他在《昆明菜·蒸菜》中介绍了一道南瓜蒸菜:“玉溪街里有一家也卖蒸菜。这家所卖蒸菜中有一色rang小瓜:小南瓜,挖出瓤,塞入肉蒸熟,很别致。很多地方都有rang菜,rang冬瓜,rang茄子,都是塞肉蒸熟的菜。rang不知道怎么写,一般字典查不到这个字。或写成‘酿’,则音义都不对。我们到北京后曾做过rang小瓜,终不似玉溪街的味道。大概这家因为是和许多其他蒸菜摆在一起蒸的,鸡、骨、肉的蒸气透入蒸小瓜的笼,故小瓜里的肉有瓜香,而包肉的瓜则带鲜味。单rang一瓜,不能腴美。”



他在《云南菜》中提及南瓜子的妙用:“在云南腾冲吃了一道很特别的菜。说豆腐脑不是豆腐脑,说鸡蛋羹不是鸡蛋羹。滑、嫩、鲜,色白而微微带点浅绿,入口清香。这是豆腐吗?是的,但是用鲜南瓜子去壳磨细“点”出来的。很好吃。中国人吃菜真能别出心裁,南瓜子做成豆腐,不知是什么朝代,哪一位美食家想出来的!”



他在《我的母亲》一文中说到母亲的家常饭做法:“她做的饭菜有些是乡下做法,比如番瓜(南瓜)熬面疙瘩、煮百合先用油炒一下。我觉得这样的吃法很怪。”


南瓜蒸肉的做法值得尝试,南瓜子豆腐这种特别的美味就只能想象了,而南瓜疙瘩汤咱在老家也是吃过的,用那种不怎么面的南瓜,还真是油炒一下,加水煮熟后再下细碎的面疙瘩,加些盐腌小葱花味道更佳,这吃法并不奇怪,是因为比不油炒更好吃啊,好吃的实践出真知嘛。


南瓜花雄花花苞


汪曾祺在《夏天的昆虫》还说到他逗蛐蛐儿的乐事:“它什么都吃。据说吃了辣椒更爱叫,我就挑顶辣的辣椒喂它。早晨,掐了南瓜花(谎花)喂它,只是取其好看而已。”哈,用南瓜花喂蛐蛐,是小孩子的童趣兴起,更是因为南瓜花是时令花民间花触手可及呀。


蛐蛐吃南瓜花何止是取其好看,用营养学的世俗说法那是很有营养啊:“南瓜花亦蔬亦药。它清利湿热、消肿散瘀、抗癌防癌,治疗黄疸、痢疾、咳嗽、痈疽有辅助作用及结膜炎、乳腺炎等诸多炎症辅助作用,常作强身保健食品。”看,强身保健,用南瓜花喂养的蛐蛐应该斗志更高昂、长得更壮实更好看。


南瓜花雌花花苞


南瓜是雌雄同株异花,其公花母花其实很好分辨。母花是一含苞就由小南瓜蛋儿顶着,公花则只有一根花炳撑着;公花母花的花蕊也不同,雄蕊柱状较长,雌蕊较短柱头有分叉。母花只有授粉后才能结成大南瓜,否则即使有小瓜妞随生也将落果,所以,严格意义上讲,南瓜的谎花不止是指公花,还包括未授粉的母花。


经过授粉的南瓜花,公花就可摘下做好吃的了,母花则要保留让它自生自灭才能结出理想的大南瓜。都说瓜熟蒂落,对南瓜的母花而言,是授粉生长后瓜大花落才是它的自然法则,这份顺其自然也符合人道主义,得遵循。


·1· 南瓜花丸子


刚好遇见拔园后新被扔掉的南瓜,有花朵有小瓜,真好呀。


去掉花蕊的南瓜花和南瓜妞切碎拌入猪肉泥,团圆入沸水锅,肉圆丸子飘起即熟。


煮丸子的原汤里再放入南瓜花和切碎的南瓜尖,加盐和香油调味,原汁原味很美味。


·2· 南瓜花摊饼


南瓜花去掉花蕊,南瓜尖切碎,加鸡蛋面粉葱花和成面糊。电饼铛抹油,倒适量面糊摊饼成熟。


成品的南瓜花摊饼中隐约着南瓜花的色黄和南瓜尖的色青,是不是很诱人。


又甜又香的大麦炒面糊糊,又香又甜的南瓜花摊饼,正相配。


来自老家的大麦炒面,是干锅炒熟的大麦的面粉,现在很少见,那可真是儿时喜爱的美味。开水沏炒面,加白糖调和成糊糊,那熟悉的特有的炒面香气,亲切得简直要让人流泪……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