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在欢笑中,我的初恋宣告结束(毕业故事55)

钱饭饭 2018-09-16 13:52:27



别哭,要笑


再见,初恋


@钱饭饭



凌晨,舍管阿姨的训斥声将我吵醒,依稀记起昨夜有男生喝醉,酒瓶乱砸。


别骂他们,毕业在即,没有饭碗,捧着一摞证书和户口回娘家,谁也不好受。

 

导员闻讯赶来处理,眼看着各种匆忙混乱的毕业生,也深陷到离别情感中,最后说,罢了,罢了,我找你们的学弟学妹们收拾酒瓶…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指点我们几句,导员嘛,统统都是话痨,无一例外。

 

你,别哭,不就是没签吗?你们,分开,大白天的抱什么抱!还有你,导员指着我,你下场最好,帮着善善后。

 

我…错愕…下场和善后这俩词怎么让我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吧,毕业大战,我赢了首场,签了人民教师这个铁饭碗,算是有个好“下场”。

 

二本的校园,少了些许厚重,多了几分雷同。来来往往的人,十个有八个的未来,打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哐铛,大牛的响指打醒了我的感怀,他说,瞧,考试那天和我们打一个三轮摩的车的那几个都考上公务员和选调生了,咱俩运气不错。

 

我:“哦?哦?咋唯独你没考上?运气都做好人状分发了吧?!”


他不悦:“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这么尖酸刻薄,咱俩早晚得分。”


哼,他对我的这点小别扭还是蛮喜欢的,虽然一年两千八百遍提醒我不能说话太难听,但我还是不在意的。


因为他也说过嘛,就喜欢和我吵架时谁也不让谁、我还略占上风的的痛快劲儿,比小绵羊女朋友劲爆多了。

 

大牛是我们的班长,忽悠能力了得。而我,高挑,漂亮,成绩好。如此般配的俩人儿,手拉手毕业了。


似乎,有大好的未来在等着我们去开辟呢。




嗯,首先开辟回一个晴天霹雳。

 

先是整整一个暑假大牛都没有联系我。期间,我各种猜测。查出癌了怕连累我?车祸了?被人传销了?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呸呸呸,想些什么呢!


在暑假被大牛打入冷宫的那段日子里还被自己恶毒的语言笑到 ,也是没谁了,我捂嘴偷笑,哎呦,姐妹,对你自己男朋友能嘴下留情么。


但是我就是这么矛盾,刻薄又清高,你不联系我是吧,我也不理你,我是不会低下头跪舔你的,即使内心在翻江倒海的难过,身体在千刀万剐般肉疼。

 

八月我该入职了,大牛的电话姗姗来迟,接电话之前,我想了很多种他开口第一句要说的话,并且把每一种可能,都想了应对方案。


是的,十秒钟我内心就已经过完各种彩排。

 

比如他要是说还好么,我就说比你好。他要是说对不起,我就说我谢谢你。他要是说出来吃饭吧,我就说酒足饭饱正在看婆媳大剧。


好吧,事实是这事儿我想了一整个暑假啦。

 

可是,我想多了。

 

接起电话,我说“喂,你好”,以示生分,潜台词就是你他妈还知道联系啊,谁料,他接的很快:“我们分手吧。”

 

我很惊讶,试图合上嘴,却合不上,张大的嘴巴停在半空悬着,里面全是前一秒准备就绪就待这一秒喷薄而出的骂战口水。

 

眼泪抢了镜,率先落下,呼吸紧跟着变急促,口水失去重量自由落体到小舌头处,又呛出来,我猛烈的咳嗽,咳嗽,咳嗽。

 

给我来这一出是吧,我那是假装生分,你给我来真生分是吧,咳咳咳。

 

瞬间,我内心深处生出一丝对父母的怨恨,他们教会我吃喝穿衣,却没教给我随机应变,尤其是当我的初恋男友说要分手的时候。

 

大牛说:“喂,喂,大众,你感冒了吗?怎么咳嗽那么重?”

 

天很热,我的汗越流越多,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劲儿的擦汗,我用手擦,我撩起衣角擦。

 

大牛叹了口气,继续说:“你看,你就是这样,平时架一副刀子嘴,可遇事就不说话。你这样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不能这样,哎。”

 

天怎么突然这么热,我明明开了空调啊,我听到对方说别咳嗽了说句话。我说:“哦,哦,你等一下,天太热,我脱件衣服。”

 

我手忙脚乱的脱掉衣服,只剩背心裤头,再抓起电话,对方已经挂了,我愣愣的坐着床边,看到从电脑屏幕里映照出的几乎没穿衣服的自己,特悲凉。


然后回过神来,靠,都没开骂,就让他跑了。

 

我站起来指着那个影子,幽幽的说:“你真是神经了。”

 


 


到了报道那天,别人都有男朋友送,我没有,但是我有帅气的表弟章贝啊。


他问朋友借了辆豪车,故意在校园里开的很慢,说是给我助助威,有钱有帅男友的人没人敢欺负。


我白了他一眼,说:“真土鳖,谁还没见过个豪车啊。就凭你老姐随身携带着这三寸不烂之舌,谁敢欺负。”


章贝笑得前俯后仰,连连点头同意,说:“姐,状态不错,丝毫看不出失恋来哈。”


话音未落,我看见大牛了,他在分给我的班级外头,扒在门口往里看,我恨不得一脚把他踹进去,摔他个四脚朝天。

 

还是算了吧,免得闪着我脚。

 

我站在他背后冷冷的说:“大牛?”大牛慌忙转过身,眼睛匆忙扫我一眼后就不再敢看我。

 

我们站在校园墙外,间隔一米,面对面站着,我严肃的直视对方,简短的问:“给我一个理由。”

 

大牛面露难色,表情痛苦,支支吾吾的开口:“对不起”,就再也说不下去,他的两只拳头握在一起,在使劲。

 

我很恍惚,回到大二那年夏天,他和我表白的时间,也是这个表情,也是欲言又止,也是拳头握在一起,暗暗使劲。

 

不同的是,那个时候,我很激动,开心的说:“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

 

大牛上前使劲抓住我的手,说:“必须得说。必须得说。必须得说。必须得说。”

 

紧张的他手心里的汗汩汩渗出,我却一点也不反感,我知道,越紧张代表着越在乎。

 

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学他当初结巴的样子,搞得他脸红一阵子白一阵子。


更多时候,我们会相视一笑,以示默契。

 

而如今,惊人雷同的一幕,内涵却截然不同。


我很难过,使劲压抑着情绪,说了那句他很熟悉的话:“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懂。”说完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大牛低着头不敢看我,说:“你还是说点什么吧?这样我会内疚的…”

 

第一次感到自己这么没用,因为眼泪还在为这个不能善始善终的人而流。


我看着他,他低头像个认错的孩子,仿佛只要一得到我的原谅,就可以可以兴高采烈的奔赴下一场恋爱。

 

那我干嘛成全他?!

 

我摸了一把眼泪和鼻涕混合物,让它们不再我脸上影响我口水乱喷。


然后,开口说话:“内疚?!你早就该内疚!这一整个夏天爽死了吧,分手了痛快是吧?”

 

大牛无声的叹了口气,声音低沉的说:”没有,不是,那个那个那个……“


我气的真想上前扇他几个耳朵刮子,他以前虽然嘴笨,但没有这么墨迹啊,我说:“快说,麻溜点儿说。”


他终于开口了,“那个,那个,我妈不同意。”


我愣了,果不其然啊,躲也躲不过,我愤恨的说“你妈?你妈!”


“去你妈的。”最后这句,我用了二十多年最大的自控力才憋了回去。


我的眼泪滚滚落下来了。


说实话,在班级门口看到他的那一瞬,我以为他是来和好的,我以为拿出我的小脾气治治他就好了,我以为我们还有机会。


当他搬出他妈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俩,真的彻底结束了。




开头我没敢说实话,毕业后我是随大牛去过他家、见过他父母的。


他的父母是处级官员,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样子,殊不知内心却是暗流涌动啊。


刚开始对我客客气气的,气氛还算融洽。在把我的家庭条件都打探去之后,他的妈妈开始露出狐狸尾巴。


他妈递给我一块西瓜,说:“你名下有房子么?”我一愣,如实回答:”没有。“然后就尴尬的咬了一口西瓜。


他妈又问:“你考上教师了啊?工资能有多少?三千?五千?哎……这得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房子啊。”


我想说话来着,可是上一口西瓜吞下去,满嘴的西瓜籽没处吐,怎么办,如何是好,他妈妈没有给我递垃圾盘或者纸巾的意思啊。


他妈又说:“这往后你俩的日子怕是要苦啊,你看,大牛,从小到大可是一点苦都没吃啊。……”


我听出来一点什么味儿了,想着赶紧把西瓜籽处理了,倒出嘴来说话啊。


可是吐哪里呢,幸好好我人机灵,一口把满嘴的西瓜籽吞了下去。


虽说长在农村,生活粗糙惯了,可是吞西瓜籽还是第一次。


他妈还在不停的说,眼神一下比一下意味深长,语气一声比一声唉声叹气。


我被西瓜子噎着了,满嘴的话满腔的解释想说说不出来,想哭。


我的内心在自责:”你怎么就没有房了,你怎么就工资那么低,你怎么就亏待人家儿子了……。”


两秒钟之后,我觉得不对劲,内心开始咆哮:“特么的,有病吧这人,没工作的那个人,是你儿子!”


我当时一肚子气,满口腔的话等着还回去,可是那是他妈啊,我未来婆婆啊,不能见第一面就掐啊。


可我天生不是什么会忍的人,就连我真的是在忍,也还是表现了出来。


据后来在暑假期间的数次回忆,我当时是耷拉着脸出来的,甚至换上鞋,连句“叔叔阿姨再见”都没说,就走了。


后来,大牛就不再联系我了。


我把原因猜来猜去,最不敢猜的就是这个,因为我觉得这个极有可能是正确的。




“你真是没礼貌,我妈觉得不靠谱。”


大牛在我面前喋喋不休的讲述着我的不好,我好沮丧,忽然觉得他很有道理,你看,我自己把自己的婚姻大事搞砸了。


我要失恋了。


大牛开了话匣子,顺着他妈的意思,细数我的不好,刚开始我还很自责。


可听着听着,火就开始往上窜。


我这么不好,你眼瞎啊你早干嘛去了。为毛要陪我度过几年大好的青春,才在你妈妈的意见下醒悟。


你自己看好的女孩就这么不堪,你的初恋就这么容易放下么。


虽然我心有不甘,但我还是明白我们不会有什么未来了。


那么,我为啥还要站在这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听你的指责,就像一个月前在你家里那样憋屈,我不干了,我得给自己争最后一口气。

 

我厉声说:“你来找我干吗?有事?你不该来找我,你应该回家找你那趾高气昂的妈妈谈一谈,什么?谈不拢?那你们该一起回小学去上课,找老师给你们好好讲讲什么叫谦虚礼貌什么叫尊重。你们老师肯定会苦口婆心的说注意素质!素质!”我一边说一边愤恨的拿手对着他的眉头。


不是已经分手了么?那索性把气出个痛快,以助我一身轻松的开启人生新篇章啊。

 

没想到,我说完后,大牛直接反抗了,声音也抬高八度,说:“你怎么说话呢?分手是咱俩的事,扯上我妈干嘛呢?有意思么?”


我这才知道,特么的,敢情大学四年喜欢的是一个“妈宝”男啊,还好,他和他们主动露出无耻嘴脸了,不然我买票上船后逃都逃不了啊。

 

虽然被他的反应吓愣了一愣,可吵架的气场不能丢啊。


我防晒衣一脱狠狠砸大牛身上,接着拿指头点在他的肩胛骨,左边点完点右边,口里也片刻不停,绝不给大牛插嘴的机会。

 

那一刻,我的情绪由悲伤转变成绝对的愤怒:“大牛。你说的什么话?你敢说走到分手这步和你妈没关系?既然话都说到这了,回去给我带个话哈。我不是草率的女孩,草率的是某些人的宝贝儿子,没回家报备就私自交女朋友,没自由就别出来滥情,还有没工作没未来的他么的是你,本姑娘今天就把话撂这儿,要分手对不,分,分分钟的分掉,不分都不行,也不撒泡尿照照,我他么的近视眼看不清,你自己有几分几两不知道啊?”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脸由被骂娘时的不满变成被指责的懊恼最后还带上那么一丝丝恐惧。

 

他摊摊手,惊恐的说:“别,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我实在看不起他那样,说:“瞧你那怂样?!啊呸。”转身欲走。

 

一回头,看见一众穿校服的男生跑跑颠颠而来,他们看到我回头,大声说:“老师别怕,我们来了。”

 

我也一愣,再看大牛,完全怂掉,双手依旧抱拳,却变成一副恭维的样子,眼里分明再说:“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我哈哈大笑,示意学生停下来,然后转向大牛,以从来没有过的释然姿态,淡淡而友好的说了句:“可以滚啦。”

 

学生们夸张的过来七嘴八舌到:“老师,系主任说你有麻烦让我们过来的。”

 

“老师,你这温柔外表和刚才的战斗风范好不搭…”

 

哈哈哈哈,被学生们簇拥着进入校园时,收到一短信.


是章贝发来的:“老姐,大牛是我给你绑去的,怎么样?骂够了么。”

 

我回:“挺过瘾的。”

 

嗯,就这样,在欢笑中,我的初恋宣告结束。




可是一转身,泪水出卖了我,我从没想到刁钻野蛮惯了的我心里会下这么大的倾盆大雨。


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失控成这样,我给章贝打个电话:“走到哪儿了,掉头回来吧,陪你老姐哭会儿。”


章贝回来说,很是内疚,说:“姐,我只是不想你这么稀里糊涂分手了,叫他来给你个说法的。没想到,弄到你们撕破脸。”


我还是哭,伶牙俐齿的我打架打累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并不是难过和大牛的撕破脸皮,而是难过人生的无常,前面四年我们还在浓情蜜意的仿佛离开对方都没法生存下去,刚刚过去的那一个小时我们却已经在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


我们不是没有爱过的,即使毕业后遭遇了他妈妈的反对,依然抹杀不掉校园里那些甜蜜的时光。


一起压过的马路,吃过的同一个甜筒,手拉手度过的无数个白天和黑夜,我不敢想,也不能想。


我忽然好恨自己的性格,即使分手已经成为定局,为何不能好好的把话讲开,好聚好散,为何要剑拔弩张的互相伤害。


我觉得刚刚我一定是疯了,真的,悔恨的泪水一把接着一把。大牛,走了,那是我的爱啊,我的青春啊,我的初恋啊。我为何要那样伤害他?


哭累了,我抬头和章贝说:“刚刚我捅向大牛的刀,会不会太狠了,他会不会疼?”


章贝说:“疼不疼也与你没有关系了,姐,忘了他吧。”


他见我不开心,又补充说:“这样也好,彼此都不念好,能尽快的翻篇儿。”


 嗯,翻篇儿了。


可我已经在心里暗下决心,不论大牛会不会恨我,我都要改改自己的脾气,我再也不要看到那样伤人的自己,希望下一段恋情会安好吧。


PS:这是位女侠的故事,现已经嫁到合适的人了,敬请期待这位女侠的相亲故事,也很痛快哦~~




识别如下二维码

1001个姑娘的毕业故事等你来读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