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瓜子价格联盟

一个,冰西瓜冰可乐的电影

从前是旧书店 2018-09-08 14:41:13




傍晚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坐在阳台里,翘着二郎腿搬着电脑看一部很棒的电影,不开灯。


夏雨将至前呼呼的自然风声,桌子上的蓝色小风扇不知疲倦地转着,木头椅子略微硬了一些。

在这不经意就流走的一天最后恩赐的一点点光晕的笼罩下,一切都显得模糊又真实。


短暂的,窝心的孤独,反倒成为了惬意的事情。


 

嘿,温暖又哀伤的你,都会爱这一部《蓝色大门》的吧。


台湾的小清新起初让你觉得很对,又疑惑这难道是要讲师生恋吗,一个转折却忽然是一个女孩不喜欢男生的故事。


天真又渺小的我们,浩大又波澜的青春,似乎总是要陷在一个泥潭里怎么也拔不出腿来,似乎总是以为一个人,一份感情,就是漫长的一生。

 

孟克柔问她的妈妈,“爸走的时候,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啊”。


她喜欢她的好朋友林月珍,所以帮她追她喜欢的男孩。


男孩总是说,“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血,游泳队吉他社”,踩着脚踏车带着风迎面迎来,衣衫飞扬的模样,明亮,没有忧愁。


但是他喜欢的恰巧是孟克柔。

他没有什么不好,可是她喜欢的女生。

 

她问张士豪,也问体育老师,“你想要吻我吗”。

她以为,只要过了和男生接吻那一关,她就可以喜欢男生。


可是林月珍把墨水笔写干了,张士豪的眼睛也没有望向她。

孟克柔写了千百遍“我是女生,我爱男生”也改变不了什么。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存在,每个人都一样的茫然。

她相信自在率真的张士豪以后会是一个很好的人,却不相信自己也可以。

她以为她快要死了,不知道怎么才会活过来。

但是妈妈说,就是那么顺其自然就走到了那一天啊。


 

朋友最近偶遇了曾经难以释怀的一段时光的男主角。

她说,没有什么戏剧化的场景,更没有什么戏剧化的心理。


十几岁的时候为之疯魔的人,如今看来好像没什么变化。


沧海桑田恍若隔世的只是对于当时的自己,跟那个人好像再没什么关系了。

 

盼着那一天快点到来,

盼着以为的世界末日永不消褪。

夏天快要过去了,好像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

 




会长成,

什么样的大人

Echo和国境以北

|电影|

空·


Copyright © 成都瓜子价格联盟@2017